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作品集 > 幼稚園:今日宜遠遊(籌備三年,韓寒再創文藝品牌「幼稚園」)

『簡體書』 幼稚園:今日宜遠遊(籌備三年,韓寒再創文藝品牌「幼稚園」)

自編碼:1820707
商品貨號:9787533954277
作者: 韓寒主編;葛亮、吳浩然、姬霄、張曉晗等,果麥文化 出品
出版社: 浙江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11月

售價:NT$ 249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幼稚園》是韓寒親任主編的原創文學係列叢書。   ◆《今日宜遠遊》是《幼稚園》係列的*本,特邀民謠歌手周雲蓬、陳鴻宇撰文獨家首發。葛亮、吳浩然、姬霄、張曉晗、張怡微、陶立夏、七堇年等16位作家與你同行。你也會在書中看到韓寒特別撰寫的後記。   ◆《今日宜遠遊》--"我還年輕,我渴望上路。--那麼,去遠遊吧,和你*愛的一切在一起。"   ◆民謠詩人周雲蓬在《京都夢尋》中記錄了一段有趣荒誕的"京都巡禮"。   ◆陳鴻宇的《遠不遠》寫於2018年巡演之後,他說他要做個實驗,關掉手機,看看會發生什麼。   ◆這是一本探討年輕人的生活與理想的文學合集。幼稚園裏,一切仍舊來得及。

內容簡介:

《今日宜遠遊》是韓寒親任主編的原創文學合集,本書向你展現複雜世界中的純粹與真實。故事、隨筆、圖片和觀點為主要的內容組成部分。
  作家葛亮的"香港鋪子",閑逸的文字為你呈現出溫情獨特的港式生活;吳浩然和你分享他的畢業季,不同的兵荒馬亂,相同的散場,別離後我們帶著回憶天各一方;張曉晗為你帶來催淚美文,遠遊在外的孩子們即使飛得再遠,也有一根線握在*親的人手上;姬霄的一句"你一定走了很遠的路吧",不是寬慰卻告訴你路再漫長除了鼓起勇氣走,別無他方;更有陶立夏、七堇年、鄭執、蘇更深、蕎麥等人氣作家為你帶來他們的故事。此外,還特邀了民謠詩人周雲蓬在《京都夢尋》中記錄了一段有趣荒誕的"京都巡禮";音樂人陳鴻宇的《遠不遠》寫於2018年巡演之後,他說他要做個實驗,關掉手機,看看會發生什麼。書中還有韓寒為本書特別撰寫的後記。

作者簡介:

韓寒:作家,導演,賽車手

  葛亮:作家,代表作《北鳶》《朱雀》
  吳浩然:青年作家。
  姬霄:人格分裂三瓣的不安分寫作者,做廣告、寫小說、當老師。
  張曉晗:賣自己的小女孩,講故事的小火柴。
  張怡微:職業:寫作。
  周雲蓬:歌手,詩人。
  陳鴻宇:音樂人,眾樂紀勤雜工。
  陶立夏:作家,特別會拍照的譯者。
  蕎麥:寫作者。正在練習寫沒有人看的小說。
  七堇年:作家,黃昏收集者。
  張天翼:(青年女)作家,沒寫過《寶葫蘆的秘密》。
  壞藍眼睛:作家,編劇,情感專家。
  康夫:滯銷書作者,不知名編劇。
  毛利:一個自詡勤奮但是常年拖稿的作家。
  蘇更生:作家,網紅,愛德華·諾頓女友。
  鄭執:酗酒者。

目錄:

隨筆 Essay
  香港的鋪子,好景常在/葛亮
  燼餘錄 / 吳浩然
  你一定走了很遠的路吧/姬霄
  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張曉晗、
  我敢在你眼底孤獨/張怡微

  特邀 Special
  京都夢尋/周雲蓬
  遠不遠 / 陳鴻宇

  觀點Q&A
  你有哪些通過自我修複來度過艱難時光的經曆?
  如何看待"眼前的苟且"?
  一個人需要走多少路才可以被稱作男子漢?

  故事 Story
  看不見彩虹的人/陶立夏
  情感教育/蕎麥
  一葉之吻/七堇年
  等待戈黛娃夫人/張天翼
  科倫坡戀人/壞藍眼睛
  歸途快遞/康夫
  夜車 / 毛利
  去吉姆酒館的好天氣 / 蘇更生
  消失的海灣 / 鄭執

內容試閱:

香港的鋪子,好景常在

  葛亮,作家

  1.
  現在住的地方,若用地產中介的口氣﹐便說是"旺中帶靜"的。這街的形狀﹐是一個長長的弧形﹐好像一枚新月。街道兩邊是一些有了年歲的樓宇。靜的確是靜的﹐其實鬧市並不遠。因為這街的形狀﹐自成一統﹐便滌清了外界的許多聲響。或許也是因為老舊﹐最初並不打算長居。因為家中曾經的變故﹐租住這裏﹐是為了能在中午趕回家來﹐陪母親吃飯。後來竟就住了下來﹐一住就是幾年。
  一則是因為房東人實在是很好。房東葉老先生,是上海人。據說當年出租的時候,他有自己的挑剔。但因為聽說我是南京來的,引為老鄉,竟然很爽快地答應下來。葉先生是五十年代來港創業的工廠主,時當壯年,現在說廣東話也還帶了濃濃的鄉音。當時香港的大環境和後來的經濟起飛尚有距離。
  所以,艱苦的日子也是經過了的。第一次的置業,便是在這裏買下了幾個單位。自己住過紅磡、灣仔。老了,就搬回了這裏。大約也是好靜,又見得到老街坊吧。葉先生喜烹飪﹐興起,會燒一些地道的本幫菜,送過來與我分享。又喜歡京劇,有很多京戲的影碟。有時候聽得見隔壁的聲響,最多的是《法門寺》。
  這出我不陌生。大約因為外公也喜歡。有一次他還特來邀我和他一起聽。是一出《空城計》。他說他其實最喜歡的,是馬連良和周信芳。談起來,竟也知道年輕得多的於魁智。便又感歎,他來香港的時候,於還未出生呢﹐現在居然就在大陸當紅了。說完後﹐自己去了裏屋翻了半天﹐翻出一把京胡,沾滿了塵土。他一麵擦灰,一麵說這京胡跟他來了香港,也老了。原先弦是上好的馬鬃,斷了,在這裏竟再也配不上。現在勉勉強強裝上了鋼絲,隻有湊合地聽了。說完就拉起一曲《大登殿》,聲音有些尖利,但力道卻是足的。在這咿咿呀呀裏,窗外暮色也低沉下去。我便有些愛這條街了。

  2.
  回憶起來,在香港也遷居了多次。早前在港島的西區﹐第一個住處,在山道上,四周的風物似乎是讓人喜愛的。早上推開窗子,遙遙地能北望到海和濃重的晨霧。下了樓﹐看得見有許多彎折的小道。傍晚的時候,和緩的風也是山上來的。夕陽的光線從法國梧桐的葉子裏篩下來,落到地上是星星點點。間或又吹下一兩朵洋紫荊或者合歡,便是這光斑中的一兩點錦簇。景全是小景,因和日常相關,也更入眼入心。
  這些小道,都不起眼,其實是西區的血脈,內在有嚴整的秩序。街邊琳琅的小鋪,都是因地製宜,見縫插針。名號卻時常分外地大,比方說"貝多芬琴行""劉海粟畫院"﹐ 通常卻不過十米見方﹐大約也是香港寸土寸金的明證。
  靠著正街,是很陡峭的一條街,從般鹹道落下,站在上方,目光直上直下,可一直通向德輔道。整條街都是石板鋪築的階梯,密集集地下落,幾乎有點壯觀的意思。這裏是很多香港電影取景的地方。
  我常去的是靠近山腳下的一爿舊書店,叫做"平記"。終年是一盞泛了藍的日光燈,瓦數很小,並且閃爍不定。倚牆擺了幾個通天大書架,生鐵或是木的,裏麵有很多漫畫,因為有些是限量版,待價而沽。香港有數不清的漫畫收藏迷,真的有肯為一本上世紀七十年代出版的《龍虎門》出上好幾舊水的(香港白話稱一百元為"一舊水")。這個書店卻專有一個中文書架,間歇讓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在這書架上,我淘到過天地初版鍾曉陽的《流年》、聯文版的《喜福會》、王瑤先生的《中國新文學史綱》,甚至有一本五十年代出版的豐子愷《繪畫魯迅小說》,品相十分地好。後來這間店,大約也關了門。
  山腳的德輔道是電車道。電車也算是香港的一道景致,一九〇四年開通迄今,竟有一百多年了,緩緩來往於港島北的堅尼地城至筲箕灣,還在做著實際的用途。這車在香港人的口中又叫做"叮叮",是它行動時的聲響。響起來,大約就是張愛玲說的"市聲"。可電車聲在上海卻是聽不見了。這車是談不上效率可言的,所以車上除了觀光客,便是些師奶與孩童﹐一律都是怡然的神情。
  沿著海﹐"叮叮當當"地駛過上環,再進入中環、金鍾。"中環速度"也便在這聲音裏不情不願地慢下來了。搭乘這車,會聞見濃鬱的海味,這是海產街上的氣味,來自魚翅﹑海參﹑花膠與其他幹貨。繞過梅芳街上了荷裏活道,便有了另一番天地。
  這條道路Hollywood Road的起源,是因早年種植在路旁的冬青樹名,又有一說holly其實是一種榕樹。無論如何﹐也是早於美國"荷裏活"的產生。曾經陪一個朋友、王家衛的粉絲﹐專程來這裏朝拜《重慶森林》裏梁朝偉的住處。隻是行人電梯附近很普通的中式唐樓。朋友不免失望,說相見不如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