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文学 > 散文随笔 > 日食記: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吃一生

『簡體書』 日食記: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吃一生

自編碼:1820642
商品貨號:9787541147531
作者: 薑老刀
出版社: 四川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8月

售價:NT$ 345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如果沒有故事,食物就隻是食物而已。是因為記憶裏難以忘懷的那個人,食物才變得特別。食物美妙的香氣,是開啟回憶的鑰匙。一瞬間的滋味裏,也許封存著一生的故事。 縱使時光流逝,但味蕾會永遠記得。 粉絲逾千萬的人氣美食視頻自媒體“日食記”,自2013年上線以來,視頻點擊量累計逾70億,文章閱讀量累計超5億,以充滿人情味兒的美食故事打動了千萬人的心和胃。449萬人,因為萌貓酥餅而成為“雲吸貓”人士;1275萬人,跟著薑叔學做了人生*道菜;3500萬人,日常就著“日食記”視頻下飯…… 從出租車、地鐵、航班,到愛奇藝、優酷視頻、YouTube,隨處可見的“日食記”成為了“治愈係美食”的代名詞,食物背後的故事,喚起了每個人心中對難以忘懷的那道菜的美好回憶。 《日食記: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吃一生》是“日食記”創始人薑老刀的首部美食故事集,由韓寒監製,「ONE·一個」工作室出品,收錄了自2013年“日食記”創辦以來的經典菜品背後,一個個治愈人心的溫暖故事。 內文采用100g進口特種紙印刷,顯色細膩,手感厚潤; 護封翻折設計,展開後為完整海報; 隨書附贈厚達四十頁的精美別冊,內含充滿文藝氣息的手繪菜譜,薑叔的廚房經,以及酥餅的超萌日常。

內容簡介:

一群人,一隻貓,一日一食一記。

用心製作美食,用情感和故事賦予美食獨特的意義,是薑老刀喜歡的記錄生活的方式。

 “美食和做飯,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一般來說,我應該回答,做飯意味著對生活的熱愛……然而並不是。美食不是我生活的調劑品,而是助我渡過難關的重要存在。”

五味雜陳的人生,有時需要一點時間的療愈,又或者是,一塊蛋糕;傷心時渴望得到溫暖的撫慰,就像爸爸燉的雞湯一樣熨帖;來不及告別的人,在那份不能複刻的菜譜裏,一遍遍說著再見;細水長流的愛情,是樸素生活中絮絮叨叨的甜蜜……

味蕾是不會忘記的,哪怕回憶已在時光裏變得不再清晰。

普普通通的食物,因為有了特別的你,才成為心目中獨一無二的美妙滋味。

製作這些獨一無二的美食,是平凡日常裏的小小儀式。如何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品嚐它們,便如何記住這一生。

作者簡介:

薑老刀:導演,罐頭場創始人。畢業於上海財經大學,微博粉絲101W 。2013年起導演短視頻係列“日食記”,獲土豆映像節樂活最佳自媒體、微博十大影響力視頻欄目/視頻機構、今日頭條年度頭條號等多個獎項,是互聯網美食垂類影響力排名第一的內容品牌。



新浪微博:@薑老刀

目錄:

序 幸好,我隻是一隻貓





12月31日 天氣:雪

新年雞湯麵



1月1日 元旦天氣:多雲

孤獨的醬豬腳



2月8日 小年天氣:小雨

耳光炒飯



2月11日 天氣:晴

一隻蛋餃



2月14日 情人節天氣:晴

彩虹蛋糕





3月21日 春分天氣:大雨轉晴

酥餅的鮪魚蛋杯



4月3日 天氣:陰

二分之一的泡麵



5月9日 天氣:多雲

搖滾的番茄打鹵麵



5月21日 天氣:晴

落幕的糟肉和花卷





6月5日 天氣:晴

貓背魚片粥



6月17日 父親節天氣:大風

涼麵和小排



7月12日 天氣:小雨

等你長大的青菜



8月15日 天氣:晴

人生菜單牛肉麵





9月1日 天氣:晴

落滿星星的水信玄餅



9月23日 秋分天氣:多雲

貓島魚之味



10月4日 天氣:晴

療傷的卡斯特拉



11月16日 天氣:雨

說再見的烤肉



後記 一個居心叵測的美食博主



別冊 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吃一生

手繪食譜

薑叔的廚房

酥餅君的日常

內容試閱:

一月一日 元旦

孤獨的醬豬腳



我一直覺得孤獨這個詞,如果賦予悲情色彩,挺矯情的。

如果說我自己有什麼跟“孤獨”相關的經曆,那就是我曾經也勉強算是“留守兒童”。我父親來自上海,母親來自蘭州,原本並不可能有交集的兩個人,因為一場支援大西北的政治運動,讓他們在一個西北小城天水相遇。我在天水出生時,就被冠以一個時代名詞:知青子女。

天水這個城市很小,小到幾乎所有人都互相認識。父親在當時的工廠已經謀得了一定的事業,並不打算回上海,但同時又希望能讓我看到更大的世界。於是在我剛滿周歲的時候,就被送上了去往上海的列車,通向我奶奶的家。

餘姚路的弄堂,在我的記憶裏,就是我童年的全部了。可能是性格的關係吧,我並沒有什麼同齡的朋友。陪伴我的,就是油墩子、醬豬腳、獅子頭、油麵筋塞肉、排骨年糕等等這些好吃的。從小我最常做的,就是從家裏一溜煙地跑出,一手拿著奶奶做的醬豬腳,另一手捏著彩色粉筆,從弄堂這頭跑到那頭,滿頭大汗地一邊往嘴裏送豬腳,一邊在牆上塗寫。寫著寫著,順序就發生了顛倒:豬腳塗在了牆上,粉筆送進了嘴裏。接著——身後那條狹小而窄長的弄堂,盡頭處飄出香味的窗戶是我家——奶奶走出門口,在我背後,用方圓幾十米都能聽到的、近乎嗬斥的嗓音叫我的名字,催我回家吃飯。

當時的我還有個朋友,就是奶奶養的貓。奶奶愛貓,我如今的家跟個動物園似的,應該就是受到了奶奶的影響。每天奶奶買完菜,給豬腳拔毛就需要一下午。我經常蹲在她的身邊,看不了多久就無趣了,跑去追著我家貓玩,滿屋子雞飛狗跳。但那隻貓很喜歡我,午睡時會偷偷鑽我腳邊,平時還經常送我“禮物”。有一次我穿鞋,穿到一半覺得鞋裏麵有東西,掏出來一看,是隻吃到一半的死老鼠……當時我是怎麼“炸毛”的我已經不記得了,隻記得我大叫著奶奶。由於刺激太深,陰影太大,導致如今我30多歲,看到電視裏的老鼠都要閉眼。

那隻貓叫咪咪,那時候全弄堂的貓好像都叫咪咪。它在我家生活了好多年,後來從某一天開始,它突然不見了。那之後,每到飯點,奶奶仍會邊敲著貓飯盆邊對著屋頂叫“咪咪”,而我都會偷偷地期盼咪咪再次出現。這個習慣維持了很多年。即使知道追不回,哪怕無用功也仍然執著,這就是我奶奶對待世界的方式。

學齡前,雖然一個人的時光占了我多數的記憶,但我還挺自得其樂,並沒有“孤獨”的實感。比起我,也許我的父母才更孤獨。有一回我媽來上海看我,太久沒見到父母,我有點兒陌生了,喊了她一聲阿姨。後來聽我奶奶說,我媽為這事偷偷掉了好久的眼淚。

開始上學後,那時候對於知青子女的國家政策是,如果知青留在支援地結婚生子,其子女可以返回其父輩的戶口所在地讀書,年滿十八歲後戶口可遷移至該城市。也就是說,我在這個城市讀書的狀態就是“借讀”。既然是借,當然就需要付“租金”。那時候上海的小學一年的學雜費我記得是四十幾塊,而我還需要付一年一千多塊的借讀費。但我並沒有因此得到“優待”。

我作為一個身高並不高的孩子,卻被安排在了教室最後排,沒有同桌。而我自己並不在意,就算看不見黑板,畢竟坐在最後一排是多數學生的夢想,無比地自由。可直到有一回,上課發教材,少了一份,而原本已經傳到我手中的一本,老師特意上前從我手上拿走,沒有任何解釋地,放到了另一個也坐在最末排沒能領到教材的同學手中。

我其實並沒有很想要那本教材。但課堂中有某些時刻,教室會安靜下來,大家都低頭看著教材寫著什麼,無所事事的我開始感到不自在。我握著筆,低頭假裝盯著桌上的作業本,作業本上寫著我的名字和學號,我突然感覺非常難受,想要塗掉那個學號。我覺得在這個班裏,根本不需要有這個號碼存在。

那是我當時認為自己最孤獨的一段時間。小學語文有篇叫《蝙蝠》的文章,動物們認為蝙蝠是鳥,而鳥們又認為蝙蝠是動物,我讀了很多遍,覺得自己很像那隻蝙蝠。在上海不被學校老師接納,去天水父母那邊時,也被那裏的小夥伴排擠為“上海來的嬌氣小孩”。隱隱地,開始有些想法在心裏作祟,“既然如此,那幹脆就說我根本不在乎好了。”好像隻有對這些做出毫不在意的樣子,才不至於讓自己輸得很難看。

於是,在學校,我營造著自己“酷酷的什麼都不在乎的”形象;回到家,又會因為那些“其實在乎”的事,躲到家裏的閣樓上一個人看書寫字,順著閣樓的老虎窗爬到屋頂,躺在瓦片上看著飛過的鴿子,跟自己對話。

回憶起來,奶奶也試圖理解過我,但鴻溝之所以是鴻溝,並不會那麼容易克服。她每天從閣樓上嗬斥著把我抓出來吃飯,飯桌上執著地說著重複的話,就像她每天執著地敲著貓碗,呼喚不會再回家的咪咪。

多年後我回到上海生活,當年的餘姚路早就變了模樣,成了市中心最昂貴的地段,那條弄堂也早已拆遷沒了蹤跡。回不去那裏,於是我做了一塊餘姚路的路牌,豎在我工作室的門口。那天一位大爺經過,嘟囔著說:“搞什麼搞,餘姚路怎麼跑到這裏來了?”

我不會忘記,在那裏度過的一段有些孤獨卻珍貴的日子。那曾被我不小心塗在弄堂牆上的醬豬腳,外皮的毛一根根去除得很幹淨,醬油色飽滿潤澤,骨頭連著肉筋的部分最美味,啃完後手黏黏的,洗了手還有餘味夠我嗅一下午。第二天吃午飯,奶奶會拿出前一晚裝醬豬腳的冰碗,用勺子把豬蹄凍碼在我的碗裏。我喜歡看著它隨著白氣絲絲融化在熱米飯裏,再大口開吃,那是世上最美妙的滋味。

我曾不停地重複做著一個簡短而真實的夢,自己再次走過那條狹長的弄堂,牆上仍是我的塗鴉,盡頭仍是我的家。但那扇老窗戶,再也沒有香氣飄出了。

奶奶再也不會坐在門口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