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哲学/宗教 > 心理学 > 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國內第一本精神病人訪談手記(快樂大本營高圓圓傾情推薦)

『簡體書』 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國內第一本精神病人訪談手記(快樂大本營高圓圓傾情推薦)

自編碼:1074186
商品貨號:9787307075429
作者: 高銘 著
出版社: 武漢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0-02-01

售價:NT$ 149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作者耗時4年,深入醫院精神科、公安部等諸多神秘機構,得以和數百名“非常態人類”直接接觸,最終產生了——   有關人體、心理學、哲學、生物學、佛學、宗教、量子物理學、符號學、瑪雅文明及預言的震撼探討!

內容簡介:

  這個世界,究竟是什麼樣的呢?這是一個看似很簡單的問題.不過必須注意的是:看似。   多年前我曾經收到過一張生日卡,上麵寫的那句話很動人:最精彩的,其實就是世界本身。也就是看到這句話不久,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環遊世界,因為總覺得有必要認識下自己生活的這個星球。也就是有了這個願望後不久,我想到了剛剛提到的問題:這個世界究竟是怎樣的。   在好奇心驅使下,我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和方式,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去尋找答案。但是我發現,誰也說不清這個世界到底是怎樣的。   就在我為此困惑的時候,某次聽一個是精神科醫生的朋友說起了一些病例。然後好像明白了一些:明白為什麼沒人能說清這個世界到底是怎樣的了。   道說:這裏是人間;佛說:這裏是六道之一;上帝說:這裏是天堂和地獄之間的戰場;哲學說:這裏是無窮的辯證迷霧;物理說:這裏是基本粒子堆砌出來的聚合體;人文說:這裏是存在;曆史說:這裏是時間的累積。所有的解釋都在這裏。   看來,這個世界是有無數麵的不規則體。   於是我開始饒有興趣地問身邊那些熟悉的人:“在你看來,世界到底是怎樣的?”不過,並沒得到態度認真的回答。   為什麼呢?大概因為很少有人想過這個問題,也很少有人真的願意麵對這個問題,因為大家都在忙著掙錢,找老婆。升職……很少有人在乎這個世界到底是怎樣的。更多的人對於我這種不忙著掙錢,不忙著找老婆,不忙著升職的行為表示不解,同時還半真半假地表示關注:你瘋了嗎?

作者簡介:

    高銘,男,漢族。生幹20世紀70年代的北京。目前任職於某公司項目總監。
  自認為死心眼根筋,對於探索未知事物總是有無盡渴望。從學齡前就已經有了至今仍然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為什麼?”成年後曾一度沉迷於宗教、哲學、量子物理、非線性動力學、心理學、生物學和天體物理等學科。21世紀以來又開始對精神病患、心理障礙者以及邊緣人的內心世界產生了強烈好奇。
  2004—2008年間,通過各種渠道,利用所有的閑暇時間,探訪精神病院、公安部等機構,對“非常態人群”進行近距離訪談,並最終整理出了這本書的內容。

目錄:

序言:更多、更多的世界
 1.生命的盡頭
 2.夢的真實性
 3.四維蟲子
 4.進化慣性
 5.三隻小豬——前篇:不存在的哥哥
 6.三隻小豬——後篇:多重人格
 7.女人的星球
 8.最後的撒旦
 9.角色問題
 10.飛禽走獸
 11.蘋果的味道
 12.顱骨穿孔——前篇:異能追尋者
 13.顱骨穿孔——後篇:如影隨形
 14.角度問題
 15.永遠.永遠
 16.生化奴隸
 17.真正的世界
 18.控製問題
 19.時間的盡頭——前篇:桶子空間
 20.時間的盡頭——後篇:瞬間就是永恒
篇外篇(一):有關精神病的午後對談
 21.雨默默的
 22.孤獨的守望者
 23.超級進化論
 24.盜屍者
 25.表麵現象
 26.在牆的另一邊
 27.偽裝的文明
 28.預見未來
 29.迷失的旅行者——前篇:精神傳輸
 30.迷失的旅行者——中篇:壓縮問題
 31.迷失的旅行者——後篇:回傳
 32.死亡周刊
 33.永不停息的心髒.
 34.行屍走肉
 35.雙子
篇外篇(二):精神病科醫生
 36.雙麵人
 37.滿足的條件
 38.還原一個世界——前篇:遺失的文明
 39.還原一個世界——中篇:暗示
 40.還原一個世界——後篇:末知的文明
 41.薩滿
 42.朝生薯死
 43.伴隨著月亮
 44.靈魂深處
 45.偷取時問
 46.永生
 47.果凍世界——前篇:物質的盡頭
 48.果凍世界——後篇:幕布
後記:人生若隻如初見

內容試閱:

  1.生命的盡頭
  有那麼一個精神病人,整天什麼也不幹,就穿一身黑雨衣舉著一把花雨傘蹲在院子裏潮濕黑暗的角落,就那麼蹲著,一天一天的不動。架走他他也不掙紮,不過一旦有機會還穿著那身行頭打著花雨傘原位蹲回去,那是相當的執著。很多精神病醫師和專家都來看過,折騰幾天連句回答都沒有。於是大家都放棄了,說那個精神病人沒救了。有天一個心理學專家去了,他不問什麼,隻是穿的和病人一樣,也打了一把花雨傘跟他蹲在一起,每天都是。就這樣過了一個禮拜,終於有一天。那個病人主動開口了,他悄悄地往心理專家那裏湊了湊,低聲問:“你也是蘑菇?”
  這是我很早以前聽過的一個笑話。好笑嗎?
  我已經不覺得好笑了。
  類似的事情我也做過,當然,我不是什麼心理專家,也沒把握能治好那個患者,但是我需要她的認同才能了解她的視角、她的世界觀。
  她曾經是個很好的教師,後來突然就變了。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上廁所就是蹲在石頭或者花草前仔細研究,有時候甚至趴在那裏低聲地嘀咕——對著當時她麵對的任何東西,也許是石頭,也許是棵樹,也許什麼都沒有,但是她如此的執著,好幾年沒跟任何人說過一句話,就自己認真做那些事兒,老公孩子都急瘋了她也無視。
  在多次企圖交談失敗後,她的身邊多了一個人跟她做著同樣的事情,那是我。
  與她不同的是:我是裝的,手裏攥著錄音筆隨時準備打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