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现代/当代/都市小说 > 冷場(李誕2018年新書)

『簡體書』 冷場(李誕2018年新書)

自編碼:1820704
商品貨號:9787541151460
作者: 李誕
出版社: 四川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11月

售價:NT$ 21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脫口秀大會》主持人、網絡人氣吐槽大V李誕誠意新作,人間百態故事集。 韓寒監製,「ONE 一個」工作室出品。 一個平行宇宙中的李誕,嬉笑怒罵背後對人間的終極吐槽 搖擺不定的戀人、堅定信仰的竊賊,每個人都會從中找到自己 借字澆愁,犀利溫柔。

內容簡介:

《吐槽大會》常駐嘉賓、微博人氣大V、諧星李誕全新人間百態故事集。

這是一本平行宇宙中的書,其中有千千萬萬個不一樣的李誕。

情人們、狠人們、大人們,每個人也能從中發現自己。

“再錯的事情人都能為自己找到借口,我們靠此苟活。”

“語言是這麼不可靠,可我們卻由著語言來決定一切。”

“生活已經那麼難了,生活還能更難。”

“笑,笑了問題就化解了?”

“時間的線性是溫柔的騙局。”

作者簡介:

「ONE 一個」簽約作家

編劇

諧星

詩人

好戒酒

目錄:

**情人們**

木板與木板之間難免有縫隙

我拎的到底是什麼

你拎的到底是什麼

故事主角總是一男一女

在白光後



**狠人們**

居酒屋綁匪

逃逸

現代人標本

沒有狗在叫

盜時



**大人們**

你爺爺腦子裏有龍

貓頭鷹醫生從來不哭

當一周來到周末

世上好山水

機長廣播



**我**

在雪地猶豫

內容試閱:

木板與木板之間難免有縫隙





男:



問她想吃什麼,從來不說,最後還是訂了這家日料,小隔間,安靜,適合說話。

坐下以後也沒怎麼說話。

在一起四年了,沒結婚,父母也不催了,都覺得是早晚的事。

我也覺得。

我沒法想還能跟誰在一塊兒坐在這麼個隔間裏,保持沉默。

我:“鵝肝吃不?”

她:“不了,胖。”

我:“那我點一個。”

她:“幫我要個抹茶冰淇淋。”

我知道,她不說我也會點,可又不想那麼體貼,我不知道我什麼毛病。

她自己說了,我又不是很高興。

四年了。

她從來不依賴我,不會拿什麼事兒求我。

我喜歡她這股勁兒。

有時候也不喜歡。

現在她沒看我,也沒玩手機,在盯著兩塊木板牆之間的縫隙看。

她在日常生活中常常這樣抽離出去。

我喜歡她這股勁兒。





女:



我知道我不說他也會點抹茶冰淇淋,我就是得說,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毛病。

第一次見麵,我們隔過人群對視。

等人群散了,他跟我說:“我覺得你浮在上麵。”

就讓這麼句話,拴了四年。

這家日料我們來過,都是隔間,用木板牆隔開。木板與木板之間難免有縫隙,現在我就盯著一個縫隙看,能看到隔壁的人,離得非常近,一份三個海膽壽司吃了倆,刺身拚盤也吃差不多了。我斜對麵隻能看見手,是個女的,與我抵牆挨著的是個男的,偶爾能看到側臉,染了發,鬢角是紅色的。

可能也是男女朋友,坐得跟我倆相反。

我把頭扭回來。

我:“我的抹茶冰淇淋……”

他:“飯前上,我知道。”

他什麼都知道。





男:



她特別愛吃日料,我也是。我們都愛吃海膽,剛認識那會兒怎麼吃都嫌不夠,聽說有家自助,海膽任吃,剛坐下還收斂呢,點了二十份,上來八份,又點二十份,上來十份。最後就一百份一百份地點,老板看出了我們的決心就沒再耍無用的花招。那次吃完我們一個月沒吃海膽。

從那之後也再沒吃過自助。從食欲開始,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剛在一起的時候我總笑她活得講究,沒賺多少錢就喜歡吃貴的。現在我們賺得多了一點,覺得她是對的,真等到賺得足夠多,估計吃什麼都不香了。

還有一個轉變就是我開始愛喝清酒,醉得慢。

我:“你要酒嗎?”

她有時喝酒,有時不喝,沒什麼規律。

她:“嗯。”

她又去看牆上的縫。

比玩手機強一點吧,至少我們還在研究同一個空間裏的東西。





女:



他愛喝酒,剛認識的時候,我跟他喝醉過幾次,他以為我也愛喝,其實隻是為了陪他。現在喝得少了。

或許我以前真的愛喝酒?

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我看見了隔壁男人的喉結,咽酒的時候一動一動。

他:“你要酒嗎?”

我:“嗯。”

喉結挺好看的,喉結動讓喝酒更有儀式感。女人咽酒的儀式感是咽下去之後保持安靜。

我拿起來喝了一口,冰淇淋上來了,我又不太想吃了。

很多東西都是習慣,冰淇淋飯前先上,來這家日料,吃海膽,和他在一起。

人生快樂小指南:不要去推敲習慣。

我吃了一口冰淇淋再看過去,木板隔音不錯,聽不清隔壁人說什麼,隻看到他一點一點前傾,從鼻尖開始側臉次第展開,眼睛往我這邊掃了一下,帶著笑意。





男:



我們以前在這家店玩兒過一個沒話找話的遊戲。

她幫我倒酒的時候我學台灣人說話問了一句:“小姐做這行多久啦?”

她很自然地接過去,就玩兒了起來。

我是李先生,她是包小姐,我來自台南,到大陸做生意。她來自四川某個鄉下,到這裏陪酒。

在這個無聊的故事中,我們的角色漸漸豐滿起來。我喜歡她是因為她長得像我的初戀,她出來陪酒是因為弟弟要上大學。我的初戀溺水而死,包小姐從不出台,今天行不行,要看你我的緣分……

那天晚上我們各回各家,包小姐真的沒有出台。

那天挺開心的。





女:



隔壁人手放在桌子上敲,跟著店裏的音樂。就是四個指頭輪流抬起又放下的敲法,他的手很好看,也可能是觀察角度的問題。

這個縫不足以看清他的全臉,每個部位分開看還不錯。

偶爾聽到一兩句,隔壁人似乎在逗對麵的女孩笑。

以前他也挺愛逗我的,我們玩過一個李先生和包小姐的遊戲。現在想想真是無聊。

男的是不是都覺得自己挺有意思的。

隔壁人的表也不錯,品位好,可能是對麵那個女孩幫忙打理的。

他的眼睛又朝我這邊掃了一下,我覺得他可能是發現我了。

一個人,發現牆上一隻眼睛盯著他,應該挺害怕的吧,他會不會偷偷問服務員隔壁是什麼人。

真想串通服務員告訴他隔壁沒人。

想到這裏,我笑了一下。

他:“笑什麼呢。”

我:“沒什麼,隔壁幾個男的喝多了,摸女孩大腿呢,你要不要看。”

他:“哦,不看,我又摸不著,你好好吃飯。”

我:“嗯。”

他這個人就這樣,對正常人會好奇的東西從來不好奇,我挺喜歡他這樣。

所以編了這樣的畫麵。

按說他是個好色的人,我從來不看他手機也知道裏麵肯定不幹不淨,懶得看。

我知道他常常會把坐在身邊的女孩帶到酒店去,但從來不會在飯桌上摸人家的腿。

我挺喜歡他這樣。





男:



不分手,可能也是不知道分開了又能怎麼樣。過不回以前那樣了,出去吃飯,帶身邊的女孩回家?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我:“好吃嗎。”

她:“好吃。”

問的就是廢話。

我:“你那個睡別人女朋友被抓的同事後來怎麼樣了。”

她:“沒事人一樣,人家鬧到公司來打他,同事們幫著攔,又叫警察又調解的,反正現在正常上班,看見誰還是一樣點頭致意。”

我:“哦,啥人啥命。”

又沒話說了。

基於足夠了解,話題越來越少。





女:



聊了兩句沒話了,我又回去看。嚇了一跳,我看見一隻眼睛在縫隙那邊。

趕緊退開,心裏又覺得好笑,剛還想嚇人家。我看到縫隙裏在發光,湊近一點,我看見隔壁人把手機屏幕貼在那麵,一點一點挪動以便我看到上麵那行字:

“你在看什麼?”

我也說不清我在看什麼。

我隻是處於一段四年的關係裏,擔憂是否真的會就這樣下去,就永遠在一起,什麼也不能把我們分開,直到天長地久。

我隻是沒話聊,又習慣了不聊。

我們能說就像還不熟的人會說的話,好吃嗎,餓嗎,喝酒嗎,你被捉奸的同事還好嗎。

我們那麼熟悉,語言的主要功能已經不是表達,是發出聲響,頻率,以證明一段關係依然存在。證明我們還能共振。

他:“我上個廁所去。”

我:“嗯。”

我拿起手機,打了一行字,按照對麵剛剛的速度貼著木板牆一點一點挪動:“看你的喉結。”







男:



不都這樣嗎?

我們的父母、朋友,幸福的婚姻誰都可以舉出一兩例——在某個時刻內。

在某個時刻我們就是想結婚,想生個孩子,想買房,想怎麼在公司裏上去一點,多賺一點,未來好過一點。

在某個時刻,我在海邊跪下來,對她說:“你知道嗎,雖然聽起來難以置信,可這個世界上隻有一片大海。世界並不能讓大海分開,也不能讓我們分開。”

在某個時刻,在很多時刻,我們也會說永遠在一起,什麼也不能把我們分開,直到天長地久。

是真的這麼想——在某個時刻。

在某個時刻,我可以為她去死,我相信她也一樣。

生活中並沒有需要誰為了誰死的時刻。

生活就是生活,生活不是時刻,生活是永恒。





女:



“見笑了,今天忘了護理。”

隔壁人打回一行字,果然喜歡逗女孩開心。

我笑了一下,我不知道算不算是開心。

我也不確定這樣對話的結局是什麼。

我正在想怎麼回,那麵輕輕叩了叩牆,我看過去。

“想看看你,廁所見。”





男:



店不大,廁所也小,我看見一個男的喝醉了,頭頂在牆上,褲鏈沒拉,他的朋友在後麵拍他的背,喝得並不比他少。

我聽見抵在牆上發出的聲音,“你說我對她,是不是一往情深。”

我尿完尿出門,撞到一個紅色頭發的人進來,看著也喝了不少,衝我點頭。

我也衝他點頭。

我想,廁所裏這些人,顯然都正是處在某個時刻。





女:



他回來了,看起來挺高興。他就這樣,喝了酒,出去走走,看看這個看看那個,腦子裏冒出很多想法,說不出來,就自己笑。

笑得得意又無奈,好像把什麼東西看穿了的樣子。

不知道是因為酒精,還是因為我不喜歡看他這副樣子,我情緒起伏。

我:“我去個廁所。”





男:



抹茶冰淇淋已經化了,她又沒吃,老是不吃。我端起來喝了兩口,很解酒。

很想找到剛才那個吐的大哥告訴他,喝一杯化了的抹茶冰淇淋吧,不要再一往情深。





女:



店小,廁所也小,男女衛生間出來是一個共用的洗手池,隔壁人在那裏站著,我認出他的紅色鬢角,他還在判斷我是不是木板牆那邊的人。

我沒說話,走過去,親了他的嘴,酒氣很大,估計我也一樣。

他應該不需要再判斷了,一晚上不會有那麼多意外之喜,他抱住我,力道和姿勢都像是要演給誰看。

嘴和嘴分開,我慢慢滑下來親了他的喉結。我抬頭看向他的臉,沒來得及評價美醜先看見了他的表情,得意又聽從安排的樣子,心裏顯然有把握,今晚命運的安排會不錯。

我:“我去上廁所。”

他:“留個電話呀。”

我確實有點喝多了,走路不是很穩。

我:“別拽我,我要去上廁所。”

他又拽了一把,動態代表他心裏的話:“裝什麼呀,剛還不是你先親的我。”

我回頭看他,“別拽了,我喝醉了,你也是。就這樣不是挺好嗎?真留了電話,以後呢,你想想以後。”

我看見他的表情慢慢退潮,意識到了命運果然就像他想的一樣複雜。





男:



她回來沒坐下,看我。

我:“走吧,結好賬了。”

這是我們的默契,臨走前我先上廁所,她再上,回來的時候賬已經結好,發票也開了。

好像是從最開始約會就這樣了。

她穿好了衣服,我們在門口穿鞋。

我看見隔壁的人也出來穿鞋,就是剛才那個紅頭發的男的,又衝我點頭笑了一下。

我湊到她耳邊:“就是他呀?摸女孩兒大腿?”

她係鞋帶,沒抬頭:“沒有,我剛瞎說呢。”

我:“嗯,現在回去路上應該還有賣花的。”

她:“嗯。”





女:



買把芍藥好了。

沒有就算了。



四年了。

她從來不依賴我,不會拿什麼事兒求我。

我喜歡她這股勁兒。

有時候也不喜歡。

現在她沒看我,也沒玩手機,在盯著兩塊木板牆之間的縫隙看。

她在日常生活中常常這樣抽離出去。

我喜歡她這股勁兒。



女:

我知道我不說他也會點抹茶冰淇淋,我就是得說,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毛病。

第一次見麵,我們隔過人群對視。

等人群散了,他跟我說:“我覺得你浮在上麵。”

就讓這麼句話,拴了四年。

這家日料我們來過,都是隔間,用木板牆隔開。木板與木板之間難免有縫隙,現在我就盯著一個縫隙看,能看到隔壁的人,離得非常近,一份三個海膽壽司吃了倆,刺身拚盤也吃差不多了。我斜對麵隻能看見手,是個女的,與我抵牆挨著的是個男的,偶爾能看到側臉,染了發,鬢角是紅色的。

可能也是男女朋友,坐得跟我倆相反。

我把頭扭回來。

我:“我的抹茶冰淇淋……”

他:“飯前上,我知道。”

他什麼都知道。



男:

她特別愛吃日料,我也是。我們都愛吃海膽,剛認識那會兒怎麼吃都嫌不夠,聽說有家自助,海膽任吃,剛坐下還收斂呢,點了二十份,上來八份,又點二十份,上來十份。最後就一百份一百份地點,老板看出了我們的決心就沒再耍無用的花招。那次吃完我們一個月沒吃海膽。

從那之後也再沒吃過自助。從食欲開始,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剛在一起的時候我總笑她活得講究,沒賺多少錢就喜歡吃貴的。現在我們賺得多了一點,覺得她是對的,真等到賺得足夠多,估計吃什麼都不香了。

還有一個轉變就是我開始愛喝清酒,醉得慢。

我:“你要酒嗎?”

她有時喝酒,有時不喝,沒什麼規律。

她:“嗯。”

她又去看牆上的縫。

比玩手機強一點吧,至少我們還在研究同一個空間裏的東西。



女:

他愛喝酒,剛認識的時候,我跟他喝醉過幾次,他以為我也愛喝,其實隻是為了陪他。現在喝得少了。

或許我以前真的愛喝酒?

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我看見了隔壁男人的喉結,咽酒的時候一動一動。

他:“你要酒嗎?”

我:“嗯。”

喉結挺好看的,喉結動讓喝酒更有儀式感。女人咽酒的儀式感是咽下去之後保持安靜。

我拿起來喝了一口,冰淇淋上來了,我又不太想吃了。

很多東西都是習慣,冰淇淋飯前先上,來這家日料,吃海膽,和他在一起。

人生快樂小指南:不要去推敲習慣。

我吃了一口冰淇淋再看過去,木板隔音不錯,聽不清隔壁人說什麼,隻看到他一點一點前傾,從鼻尖開始側臉次第展開,眼睛往我這邊掃了一下,帶著笑意。



男:

我們以前在這家店玩兒過一個沒話找話的遊戲。

她幫我倒酒的時候我學台灣人說話問了一句:“小姐做這行多久啦?”

她很自然地接過去,就玩兒了起來。

我是李先生,她是包小姐,我來自台南,到大陸做生意。她來自四川某個鄉下,到這裏陪酒。

在這個無聊的故事中,我們的角色漸漸豐滿起來。我喜歡她是因為她長得像我的初戀,她出來陪酒是因為弟弟要上大學。我的初戀溺水而死,包小姐從不出台,今天行不行,要看你我的緣分……

那天晚上我們各回各家,包小姐真的沒有出台。

那天挺開心的。



女:

隔壁人手放在桌子上敲,跟著店裏的音樂。就是四個指頭輪流抬起又放下的敲法,他的手很好看,也可能是觀察角度的問題。

這個縫不足以看清他的全臉,每個部位分開看還不錯。

偶爾聽到一兩句,隔壁人似乎在逗對麵的女孩笑。

以前他也挺愛逗我的,我們玩過一個李先生和包小姐的遊戲。現在想想真是無聊。

男的是不是都覺得自己挺有意思的。

隔壁人的表也不錯,品位好,可能是對麵那個女孩幫忙打理的。

他的眼睛又朝我這邊掃了一下,我覺得他可能是發現我了。

一個人,發現牆上一隻眼睛盯著他,應該挺害怕的吧,他會不會偷偷問服務員隔壁是什麼人。

真想串通服務員告訴他隔壁沒人。

想到這裏,我笑了一下。

他:“笑什麼呢。”

我:“沒什麼,隔壁幾個男的喝多了,摸女孩大腿呢,你要不要看。”

他:“哦,不看,我又摸不著,你好好吃飯。”

我:“嗯。”

他這個人就這樣,對正常人會好奇的東西從來不好奇,我挺喜歡他這樣。

所以編了這樣的畫麵。

按說他是個好色的人,我從來不看他手機也知道裏麵肯定不幹不淨,懶得看。

我知道他常常會把坐在身邊的女孩帶到酒店去,但從來不會在飯桌上摸人家的腿。

我挺喜歡他這樣。



男:

不分手,可能也是不知道分開了又能怎麼樣。過不回以前那樣了,出去吃飯,帶身邊的女孩回家?一切欲望都在下降。

我:“好吃嗎。”

她:“好吃。”

問的就是廢話。

我:“你那個睡別人女朋友被抓的同事後來怎麼樣了。”

她:“沒事人一樣,人家鬧到公司來打他,同事們幫著攔,又叫警察又調解的,反正現在正常上班,看見誰還是一樣點頭致意。”

我:“哦,啥人啥命。”

又沒話說了。

基於足夠了解,話題越來越少。



女:

聊了兩句沒話了,我又回去看。嚇了一跳,我看見一隻眼睛在縫隙那邊。

趕緊退開,心裏又覺得好笑,剛還想嚇人家。我看到縫隙裏在發光,湊近一點,我看見隔壁人把手機屏幕貼在那麵,一點一點挪動以便我看到上麵那行字:

“你在看什麼?”

我也說不清我在看什麼。

我隻是處於一段四年的關係裏,擔憂是否真的會就這樣下去,就永遠在一起,什麼也不能把我們分開,直到天長地久。

我隻是沒話聊,又習慣了不聊。

我們能說就像還不熟的人會說的話,好吃嗎,餓嗎,喝酒嗎,你被捉奸的同事還好嗎。

我們那麼熟悉,語言的主要功能已經不是表達,是發出聲響,頻率,以證明一段關係依然存在。證明我們還能共振。

他:“我上個廁所去。”

我:“嗯。”

我拿起手機,打了一行字,按照對麵剛剛的速度貼著木板牆一點一點挪動:“看你的喉結。”





男:

不都這樣嗎?

我們的父母、朋友,幸福的婚姻誰都可以舉出一兩例——在某個時刻內。

在某個時刻我們就是想結婚,想生個孩子,想買房,想怎麼在公司裏上去一點,多賺一點,未來好過一點。

在某個時刻,我在海邊跪下來,對她說:“你知道嗎,雖然聽起來難以置信,可這個世界上隻有一片大海。世界並不能讓大海分開,也不能讓我們分開。”

在某個時刻,在很多時刻,我們也會說永遠在一起,什麼也不能把我們分開,直到天長地久。

是真的這麼想——在某個時刻。

在某個時刻,我可以為她去死,我相信她也一樣。

生活中並沒有需要誰為了誰死的時刻。

生活就是生活,生活不是時刻,生活是永恒。



女:

“見笑了,今天忘了護理。”

隔壁人打回一行字,果然喜歡逗女孩開心。

我笑了一下,我不知道算不算是開心。

我也不確定這樣對話的結局是什麼。

我正在想怎麼回,那麵輕輕叩了叩牆,我看過去。

“想看看你,廁所見。”



男:

店不大,廁所也小,我看見一個男的喝醉了,頭頂在牆上,褲鏈沒拉,他的朋友在後麵拍他的背,喝得並不比他少。

我聽見抵在牆上發出的聲音,“你說我對她,是不是一往情深。”

我尿完尿出門,撞到一個紅色頭發的人進來,看著也喝了不少,衝我點頭。

我也衝他點頭。

我想,廁所裏這些人,顯然都正是處在某個時刻。



女:

他回來了,看起來挺高興。他就這樣,喝了酒,出去走走,看看這個看看那個,腦子裏冒出很多想法,說不出來,就自己笑。

笑得得意又無奈,好像把什麼東西看穿了的樣子。

不知道是因為酒精,還是因為我不喜歡看他這副樣子,我情緒起伏。

我:“我去個廁所。”



男:

抹茶冰淇淋已經化了,她又沒吃,老是不吃。我端起來喝了兩口,很解酒。

很想找到剛才那個吐的大哥告訴他,喝一杯化了的抹茶冰淇淋吧,不要再一往情深。



女:

店小,廁所也小,男女衛生間出來是一個共用的洗手池,隔壁人在那裏站著,我認出他的紅色鬢角,他還在判斷我是不是木板牆那邊的人。

我沒說話,走過去,親了他的嘴,酒氣很大,估計我也一樣。

他應該不需要再判斷了,一晚上不會有那麼多意外之喜,他抱住我,力道和姿勢都像是要演給誰看。

嘴和嘴分開,我慢慢滑下來親了他的喉結。我抬頭看向他的臉,沒來得及評價美醜先看見了他的表情,得意又聽從安排的樣子,心裏顯然有把握,今晚命運的安排會不錯。

我:“我去上廁所。”

他:“留個電話呀。”

我確實有點喝多了,走路不是很穩。

我:“別拽我,我要去上廁所。”

他又拽了一把,動態代表他心裏的話:“裝什麼呀,剛還不是你先親的我。”

我回頭看他,“別拽了,我喝醉了,你也是。就這樣不是挺好嗎?真留了電話,以後呢,你想想以後。”

我看見他的表情慢慢退潮,意識到了命運果然就像他想的一樣複雜。



男:

她回來沒坐下,看我。

我:“走吧,結好賬了。”

這是我們的默契,臨走前我先上廁所,她再上,回來的時候賬已經結好,發票也開了。

好像是從最開始約會就這樣了。

她穿好了衣服,我們在門口穿鞋。

我看見隔壁的人也出來穿鞋,就是剛才那個紅頭發的男的,又衝我點頭笑了一下。

我湊到她耳邊:“就是他呀?摸女孩兒大腿?”

她係鞋帶,沒抬頭:“沒有,我剛瞎說呢。”

我:“嗯,現在回去路上應該還有賣花的。”

她:“嗯。”



女:

買把芍藥好了。

沒有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