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知更鳥女孩5:遺失的羽毛

『簡體書』 知更鳥女孩5:遺失的羽毛

自編碼:1820673
商品貨號:9787550029859
作者: 查克·溫迪格,白馬時光 出品
出版社: 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10月

售價:NT$ 21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 暗網之信徒,末日之信仰。死亡天使遺失了羽毛,沒有人知道她是誰。 ◆魔幻經典,媲美《哈利·波特》《權力的遊戲》的史詩係列;震撼全美數百萬讀者的懸愛之書。 ◆愚蠢的小鳥把自己的倒影當成了獵物;蛇不會再回到罐子裏;牛仔失去了他的馬,知更鳥弄丟了它的羽毛……死神在前方,也在後麵。 ◆《知更鳥女孩5:遺失的羽毛》以社交網絡為媒介,構建出一個與現實接軌的有效世界,在這個世界裏,發生著很多神秘的事情,卻又和現實息息相關。作者查克·溫迪格的企圖心,也很明顯。將我們現在世界裏的網絡人肉等暴力行為以一個極為隱秘的動作投放到書裏,勾起讀者和女主米莉安的共情橋梁。

內容簡介:

愚蠢的小鳥把自己的倒影當成了獵物;

蛇不會再回到罐子裏;

牛仔失去了他的馬,

知更鳥弄丟了它的羽毛……

死神在前方,也在後麵。

路易斯:“米莉安,我為你做什麼都可以。”

加比:“牛仔總有一天會失去他的馬。你需要我。”

雷恩:“我的入侵者是你,米莉安。”

死神的倒計時鍾越走越快,精心編織的童話夢轟然破碎。《知更鳥女孩5:遺失的羽毛》將一個全新的暗網世界呈現在人們的眼前。在這裏,她無名無姓,變化莫測,被人們叫作“死亡天使”。所有米莉安曾經認為隱秘的個人的事情,在這個暗網世界裏無所遁形,她的所作所為變成了另外一群人的饕餮盛宴。迷失的瘋狂少女,卑劣的邪惡入侵者,圈套、嫁禍……她發現,有人跟蹤她的足跡,以她之名,行極惡之事。在揭露“死亡天使”的麵目之時,詛咒之謎的大門也緩緩打開……

 

 

◆ 經典語錄 ◆

◆對每個人而言,死亡的感覺各不相同,卻又千篇一律。我們都是同一場暴風雪中的雪花一片。

◆ 米莉安問他們能否帶著貓頭鷹一同上路,路易斯沒有拒絕,而是毫不猶豫地答應說:為你做什麼都可以。

就在那電光石火的一瞬間,米莉安看清了路易斯,也看清了自己,更看清了他們必然在一起的宿命,不論海枯石爛,地老天荒。

◆ 人們總說人生苦短,其實不對,人生很漫長。分鍾,小時,日,月,年,一環扣一環,不停地循環下去。你經常想,完了,就這樣了,我活不過30,或40,或506070。可你活到了。但我們所做的不過是在路上不停地踢易拉罐,並期盼有朝一日能踢出點花樣,可人生不是那樣的。如果你有事情需要處理,有問題需要解決,那就別耽誤時間。管他什麼破事兒爛事兒,親愛的,越早搞定約好,不是因為人生太短,而是因為人生太長,而那些問題不會自己消失。他們會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並像一條餓瘋了的狗一樣追著你。

作者簡介:

查克·溫迪格,美國知名小說家、編劇和遊戲設計師,聖丹斯電影劇本創作研究室成員。他與蘭斯·威勒合作完成劇本,並由後者執導的電影短片《流行病毒》(Pandemic)參加了2011年聖丹斯電影節。同年,他與蘭斯·威勒合作完成的一部數字跨媒體作品《休克》(Collapsus)得到了國際數字艾美獎和創新遊戲大獎的提名。他創作的遊戲腳本多達兩百萬字,同時他還是熱門遊戲《獵人:夜幕巡守》的開發者。
目前,他與妻子米歇爾、兒子B-Dub居住在賓夕法尼亞州,家中養了一隻名叫Tai-Shen的小獵梗。
“知更鳥女孩”係列是查克·溫迪格zui具代表性的作品,上市後,在美國掀起懸愛風潮,引起《搏擊俱樂部》《暴風屋》《縣界》等好萊塢知名編劇的一致好評,各大媒體鼎力推薦。

內容試閱:

旭日初升,陽光猶如金黃的絲帶穿過樹木的縫隙,照著半空中最後幾片零落的雪花,照著小屋後麵野餐桌上的一片血跡。它們閃爍著,纏繞在一起。
厄運之鳥站在附近的地上。它支棱著翅膀,一根根羽毛全都豎了起來,身體幾乎貼著地麵,一副周邊防禦的姿態,好像它在擔心別的貓頭鷹會來搶奪它的戰利品,而它的戰利品是一隻鬆鼠。厄運之鳥的腦袋不時在翅膀下麵戳一戳,抬起頭時,嘴裏便多了一條碎肉,隨後它一伸脖子就咽了下去。
米莉安自己也有一隻鬆鼠,她將它剝皮放血,開膛破肚。此刻她的手上依然沾滿血跡,但鬆鼠的肉已經快烤熟了。雖然是淩晨四點,但她有用不完的木炭和打火機油,生火不是難事,而冷空氣起到了冰箱的作用,讓鬆鼠肉最大限度地保持了新鮮。
她從鬆鼠身上撕下一塊肉。這一隻是她的戰利品,雖然不是她親手打來的。她哪裏需要親自動手,貓頭鷹就是她的武器。米莉安偶爾附身在貓頭鷹身上,她現在愈發得心應手起來。她雖然不會像貓頭鷹那樣將捕獵視為自己的第二天性,但她能借助它的本能,感覺到它捕獵時的興奮。這是一種很震撼的體驗,你感受到自己張開的翅膀,伸出的爪子,把樹林中那些毫無防備的小動物撲倒在雪地裏。最難的部分是克製自己的貪婪,米莉安需要食物,她的身體需要營養,但她不會因此就放縱自己殺戮的欲望。
米莉安心滿意足地麵對著這隻鬆鼠,就像麵對一盤香噴噴的烤餅。
她的牙齒沿著骨頭運動,扯下鮮嫩多汁的肉。
“隻要你不來搶我的,我也不會搶你的。”她對厄運之鳥說。貓頭鷹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望了望她。閉嘴,沒毛的家夥,人家在吃飯呢。
小屋的後門忽然打開,路易斯走了出來。他裹著一條毯子,睡眼惺忪。他來到米莉安身邊,在她臉上親了親,而後朝厄運之鳥點了點頭。
“你好,貓頭鷹。”然後又對米莉安說:“哈,又打到東西了?”
米莉安“嗯”了一聲,把一片鬆鼠肉像麵條一樣吸溜進嘴裏。
“沒給我也來一隻?”他問。
“抱歉。”她說著把她咬得殘缺不全的鬆鼠遞給他。路易斯看到有些地方烤焦了,黑乎乎的。“還剩一點大腿肉,你要嗎?”米莉安問。
他擺擺手。“算了。我們還有雞蛋呢,我待會兒做飯吃。”
“給我也做點,鬆鼠身上沒多少肉。”她很想抓隻兔子。厄運之鳥能捕到更大的獵物,像浣熊、負鼠,或土撥鼠。但米莉安發現那些動物的肉口感很差,至少不太適合燒烤。也許有經驗的廚師知道怎麼料理浣熊才好吃,可現在她的烹飪隻處於原始人的水平,所以鬆鼠和兔子是最合適的獵物。她又暫時讓靈魂出竅,像自行車鏈條或變速器一樣溜進貓頭鷹的身體。它的嘴巴裏滿是鮮血和生肉的味道,很腥,但也很新鮮,就像吃鬆鼠生肉片。她微微一顫,嗖,又回來了。
路易斯剛要起身,她拉住毯子又把他拽了回來。舌尖上帶著生血生肉的味道,她趴在他嘴上吻了起來。嘴唇貼著嘴唇,牙齒碰著牙齒,兩個人的呻吟交織在一起。嘴唇分離許久之後米莉安才說:“謝謝你。”
“就衝這個吻,我想該說謝謝的人是我。”
“不,我要謝的是你做的這一切。”如果那天夜裏不是路易斯來接她,鬼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也許她會落入哈裏特的魔爪,或者被真的警察抓進牢裏,總之,她很難逃過一場大追捕。可路易斯及時出現帶她離開了那裏。他們走了不到一英裏,在等紅燈的時候,那隻貓頭鷹落在了他們的汽車引擎蓋上。米莉安問他們能否帶著貓頭鷹一同上路,路易斯沒有拒絕,而是毫不猶豫地答應說:為你做什麼都可以。
就在那電光石火的一瞬間,米莉安看清了路易斯,也看清了自己,更看清了他們必然在一起的宿命,不論海枯石爛,地老天荒。隨後他們一起來到了這裏。他說他們需要避避風頭,而他以前在貨車公司有個叫戈登·斯塔夫羅斯的老夥計,也就是戈迪。戈迪的家在州東北部與紐約交界的地方,他在離家不遠的一處偏僻叢林裏有棟狩獵用的小屋。那裏與世隔絕,用的是太陽能,取暖靠木柴。路易斯把該交代的事情全部向戈迪交代清楚,便帶著米莉安在這片荒山野嶺中過起了隱居的生活——反正他現在基本上也成了米莉安的從犯,兩人的命運從未像現在這樣結結實實地綁在一起過。
而那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了。
如今的她不再奢求別的,她想就這樣守著這間小屋、這片森林,還有她的貓頭鷹和她的男人在這裏過一輩子。
(一個微弱的聲音提醒她:加比呢?你把她給忘了,對不對?米莉安努力趕跑這聲音。她能給予的愛是有限的,目前隻夠給路易斯。不知道加比現在哪裏,也許她很安全。但她自己也表示懷疑,她是什麼人,加比是什麼人?這樣想無異於像鴕鳥一樣把頭埋進沙裏,自欺欺人。)
她的手溜進毯子,沿著路易斯的膝部向上遊走,經過大腿上堅實的肌肉——
路易斯迎合著,俯身給了她又一個吻。“還得做飯呢。”他喃喃地說。
“做飯還是做愛,你自己選。”她說。
“你贏了。”
她爬起來,仿佛要融化在他的懷裏。這時她想到一個更加色情的念頭——暫時讓靈肉分離,進入貓頭鷹的身體,用厄運之鳥的眼睛欣賞她和路易斯在這片冰天雪地中的肉欲表演。
但一個聲音忽然將她打回自己的身體,她的血液仿佛一下子凝固了——
發動機的聲音,轎車或卡車,她警覺地站起來。
路易斯的手輕輕搭在她的肩膀上。“可能是戈迪。”他們在小屋後麵,所以看不見車子。米莉安慌忙跑到屋角,偷偷查看傳來聲音的方向。
果然,那聲音出自一輛皮卡,一輛薄荷綠色的雪佛蘭索羅德。它正轟鳴著碾過碎石路上三四英寸厚的積雪向小屋駛來。
“是戈迪。”她如釋重負地吹了聲口哨,壞笑道,“來得真是時候。”
“等他走了我們再繼續。”
“好吧。”她輕歎一聲說。
“不知道這次他帶來了什麼。”
“我也很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