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文学 > 文化随笔 > 孤獨是種大自在

『簡體書』 孤獨是種大自在

自編碼:1820609
商品貨號:9787514511918
作者: 林清玄
出版社: 中國致公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5月

售價:NT$ 21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張德芬說,林清玄是她的靈性開悟啟蒙作家。確實,我們讀名家的書,不為別的,隻為他們會給我們帶來生命層次的躍遷。 ◎“孤獨是種大自在”,你若讀懂了這句話,就懂了孤獨,也懂了自在。 ◎在當今浮躁的社會,隻有獨處時,我們才能感受真正的自在與從容。 ◎總有一天,你會發現孤獨才是人生的常態。

內容簡介:

◎世人在提到“孤獨”一詞時,往往含帶同情和憐惜,如同霧裏看花,根本謬解了當事人的心境。
◎《孤獨是種大自在》是林清玄先生的精選散文集。他從人生曆程中所遇見的一係列事與情和人人都能感受到的身邊事例,談人生,談孤獨,談自在,談充滿禪境的喜悅,吸引人們進入一種自在從容的境界。他把高深的人生道理,通過不俗的故事一一道來,令人醍醐灌頂,人生境界都有精進。

 

作者簡介:

林清玄,1953年出生,中國台灣省高雄市人。當代著名作家、散文家、詩人、學者。作品《桃花心木》《和時間賽跑》入選人教版、北師大版小學課本。他是台灣地區作家中最高產的一位,也是獲得各類文學獎項最多的一位。被譽為“當代散文八大作家之一”。

目錄:

壹 • 孤獨是種大自在
「世人在提到“孤獨”一詞時,往往含帶同情和憐惜,如同霧裏看花,根本謬解了當事人的心境」

孤獨的藝術
寂寞的藝術
清歡
小千世界
吾心似秋月
樂為布衣
獨樂與獨醒
素質
觀自在菩薩
不用名牌的幸福
心的絲路
最重要的神通
百合花開

貳 • 舊情舊事舊感懷
「對於無情的時光,飛翔的往事,我們沒有更好的態度,隻有微笑的送走了。」

夢的台北
記憶的版圖
往事隻能回味
水月河歌
在夢的遠方
大音希聲
冰凍麵線糊
威尼斯船夫
射出去的箭
芳香百裏馨
巴黎也有三重埔

叁 • 人間有味是清歡
「一種東西,隻能選擇一種吃法,不能又要喝湯又要吃肉。」

味之素
清雅食譜
瓔珞粥
精進料理
吃飯皇帝大
不放逸的生活
雪梨的滋味
得意的一天
醉的最低境界
食家筆記
食存五觀

肆 • 世間萬象皆為鏡
「古代人和現代人對時間的觀念是大不相同的,古人一天可能會很專注地做一件事情,現代人一天卻要做幾十件事。」

認識許多大師的人
金片子
牛肉汁時代
貓頭鷹人
百年與十分鍾
不封凍的井
大王們
在霧裏生活
一粒美國來的麥子
和時間賽跑

伍 • 獨自閑行獨自吟

「梵高說,我強烈地感到人的情形如麥子,若不被播到土裏,等待萌芽,便會被磨碎以製成麵包。」

不要失去桃花源
不睡之蓮
黑白筆記
心的蒙太奇
大雪的故鄉
靜靜的鳶尾花
帶你去見洪通
大雨中看明華園
咫尺千裏
鞋匠的兒子

陸 • 隻道當時已惘然

「風月不可解,古柏不可解,連三更初夜曆曆孤明的寒星也不可解。」

傷心渡口
鴛鴦香爐
宿命之情
休戀逝水
無關風月
裸櫻
乃敢與君絕
情侶路的盡頭
溫一壺月光下酒
桃花心木

內容試閱:

《孤獨是種大自在》

蘇東坡寓居黃州時填過一闋《卜算子》: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這闋詞曾引起很多爭論,尤其“揀盡寒枝不肯棲”更是。我最喜歡《耆舊續聞》裏陳鵠的解釋:取興鳥擇木之意。這闋詞寄意高奇,將東坡謫居黃州時的孤獨心境全寫出來了。
世人在聽人提到“孤獨”一詞時,往往含帶同情和憐惜,如同霧裏看花,根本謬解了當事人的心境,東坡詞就是一個很好的解說。
我們看群樹成林固然是美,孤樹挺立於原中又何嚐不美?我們看白鷺群棲固然是美,獨鷺淺行溪畔又何嚐不美?群巒疊峰是美,一山獨立又何嚐不美?況後者更能讓人體會出俊秀挺拔的意義,杜甫望泰山時曾寫《望嶽》一詩,其中有兩句:“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這便是個很好的例證。
戴叔倫的《遊清溪蘭若》中的詩句“西看疊嶂幾千重,秀色孤標此一峰”,更將孤峰的俊奇描述得興會淋漓。韓愈的“異質忌處群,孤芳難寄林”,朱熹的“隆冬凋百卉,江梅厲孤芳”,也都是描寫“孤峭卓立”的好例證。但是真正把“孤獨”超升到藝術境界的,要數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在白茫凜冽、廣闊無邊的千山裏,不但沒有絲毫人煙,連飛鳥都絕了蹤影。一葦小舟上棲一位孤獨的老翁,手執微不可辨的魚竿,靜靜地垂向江麵,釣著寒江中的白雪。那是如何的一幅畫麵呢?孤獨所呈現的美感在短短的二十字裏表現無遺。
孤獨時,景物固能如上所述的那樣,顯露出孤獨的美,人又何嚐不是呢?李白曾經寫過一首有名的《月下獨酌》: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李白原本是獨自在月下飲酒,卻由於高逸的詩思,能把明月和影子招呼來一起飲酒。作者在孤獨時天人合一、物我相忘的心情盡數表現出來了,從無情的明月和影子到有情的“交歡”,打破了雲漢間的高遠距離。李白是一位仙才,可以說用短短的一首詩已說出了孤獨藝術的最高境界。唐朝還有一位詩人王維,省察王維的詩可以發現,他的詩思絕大多數都是在孤獨裏詠歎孤獨,他的詩境裏也在顯現著孤獨的情趣。如他有名的《竹裏館》:

獨坐幽篁裏,彈琴複長嘯。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以及他的《終南別業》: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
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這兩首詩都是很好的例子,他從孤獨出發又複返孤獨的詩歌意境,在唐代詩人中獨樹了一種風格。不但在美感和詩歌裏,孤獨有它的價值,在事實生活中,孤獨也有它的意義。
《孟子•盡心篇》已經說出這個道理:“獨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慮患也深,故達。”在後來許多史書裏的人物都印證了這個事實,像《後漢書•戴良傳》曰:“我若仲尼長東魯,大禹出西羌,獨步天下,誰與為偶。”《隋書•蕭吉傳》曰:“吉性孤峭,不與公卿相沉浮。”這些都表明了孤介清正不隨俗的人格形態。
孤獨之為用大矣!
佛家有雲:“不二日一,不異日如,即真如之理也。”到了“清溪深不測,隱處惟孤雲”,便是一種藝術境界,一旦能“非但處而特立於一身,亦出而獨行於一世”,便是將孤獨的藝術與生活結合為一體,無所不在而見其神了。



《小千世界》

安迪台風來訪時,我正在朋友的書齋閑談,狂亂喧囂的風雨聲不時透窗而來,一盞細小的燈花燭火在風中忽明忽滅,但是屋外的風雨愈大,我愈感覺到朋友書房的幽靜,並且微透出書的香氣。
我常想,在茫茫的大千世界裏,每一個人都應該保有一個自己的小千世界,這小千世界是可以思考、神遊、歡娛、憂傷甚至懺悔的地方,應該完全不受到幹擾,如此,作為獨立的人才有意義。因為有了小千世界,當大千世界風雨如晦、雞鳴不已之際,我們可以用清明的心靈來觀照;當舉世狂歡、眾樂成城之時,我們能夠超然地自省;當在外界受到挫折時,回到這個心靈的城堡,我們可以在裏麵得到安慰;心靈的傷口複原,然後再一次比以前更好地出發。
這個“小千世界”最好的地方無疑是書房,因為大部分人的書房裏都收藏了無數偉大的心靈,隨時能來和我們會麵,我們分享了那些光耀的創造,而我們的秘密還得以獨享。我認為每個人居住過的地方都能表現他的性格,尤其是書房,因為書房是一個人最親密的地點,也是一個人靈魂的寫照。
我每天大概總有數小時的時間在書房裏,有時讀書寫作,大部分的時間是什麼也不做,一個人靜靜地讓想象力飛奔,有時想想一首背誦過的詩,有時回到童年家門前的小河流,有時品味著一位朋友自遠地帶來給我的一瓶好酒,有時透過紗窗望著遙遠的點點星光想自己的前生,幾乎到了無所不想的地步,那種感應仿佛在夢中一樣。
有一次,我坐在書桌前,看到書房的字紙簍已經滿了出來,有許多是我寫壞了的稿紙,有的是我已經使用過的筆記,全被揉皺丟在字紙簍裏,而我已經完全忘記了內容。
我要去倒字紙簍的時候靈機一動,把那些我已經舍棄的紙一張張拿起來,鋪平放在桌上,然後我便看見了自己一段生活的重現,有的甚至還記載著我心裏最深處的一些秘密,讓自己看了都要臉紅的一些想法。
後來我體會到“敬惜字紙”的好處,丟掉了字紙簍,也改正了從前亂丟字紙的習慣。書房的字紙簍都藏有這麼大的玄機,緣著書架而上的世界,可見有多麼的海闊天空了。
安迪台風來訪那一夜,我在朋友家聊天到深夜才回到家裏,沒想到我的書房裏竟進了水,那些還夾著殘破樹葉的汙水足足有半尺高,我書架最下層的書在一夜之間全部泡湯,一看到搶救不及,心裏緊緊地冒上來一陣糾結的刺痛,馬上想到一位長輩,遠在加州的許芥昱教授,他的居處淹水,妻兒全跑出了屋外,他為了搶救地下室的書籍資料,遲遲不出,直到兒子在大門口一再催促,他才從屋裏走來,就在這時,他連人帶房子及剛搶救的書籍資料一起被衝下山去,屍體被發現在數十英裏外的郊野。
許芥昱生前好友甚多,我在美國旅遊的時候,聽到鄭愁予、鄭清茂、白先勇、於崇信都談過他死的情形,大家言下都不免有些悵然。一位名震國際的漢學家,詩書滿腹,卻為了搶救地下室的書籍資料而客死異域,也確要叫人長歎;但是我後來一想,假如許芥昱逃出了屋外,眼見自己的數十年心血、自己最鍾愛的書房被洪水衝走,那麼他的心情又是何等的哀傷呢?這樣想時也就稍微能夠釋然。
我看到書房遭水淹的心情是十分哀傷的,因為在書架的最底層,是我少年時期閱讀的一批書,它雖然隨著歲月褪色了,大部分我也閱讀得熟爛了,然而它們曾經伴隨我度過年少的時光,有許多書一直到今天還深深地影響著我;不管我搬家到哪裏,總是帶著這批我少年時代的書,不忍丟棄,閑時翻閱也頗能使我追想到過去那一段意氣風發的日子,對現在的我仍存在著激勵自省的作用。
這些被水淹的書中,最早的一本是一九五八年大眾書局出版呂津惠翻譯的《少年維特的煩惱》,是我的大姊花五元買的,一個個看下來,如今傳在我的手中,我是在初中一年級讀這本書的。
隨手拾起一些濕淋淋的書,有史懷哲的《非洲手記》、英格瑪·伯格曼的《野草莓》、安德烈·紀德的《剛果記行》、阿德勒的《自卑與生活》、叔本華的《愛與生的苦惱》、田納西·威廉的《青春之鳥》、赫胥黎的《瞬息的燭火》、塞林格的《麥田裏的守望者》、梅立克和普希金的小說以及艾斯本的遺稿,總共竟有五百餘冊的損失。
對一個愛書的人,書的受損就像農人的田地被水淹沒一樣,那種心情不僅是物質的損失,而是歲月與心情的傷痕。我蹲在書房裏看劫後的書,突然想起年少時展讀這些書冊的情景,書原來也是有情的,我們可以隨時在書店裏購回同樣內容的新書,但書的心情是永遠也買不回來了。
“小千世界”是每個人“小小的大千”,種種的記錄好像在心裏烙下了血的刺青,是風雨也不能磨滅的;但是在風雨裏把鍾愛的書籍拋棄,我竟也有了黛玉葬花的心情,一朵花和一本書一樣,它們有自己的心,隻是作為俗人的我們,有時候不能體會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