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外国/世界名著 > 小小小小的火 (《無聲告白》作者伍綺詩重磅新作)

『簡體書』 小小小小的火 (《無聲告白》作者伍綺詩重磅新作)

自編碼:1820604
商品貨號:9787559407399
作者: (美)伍綺詩(Celeste Ng) 著;孫璐 譯 讀客文化 出品
出版社: 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4月

售價:NT$ 26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小小小小的火》:永遠記得,你呼吸著的每一個瞬間,都應該去過你真正想要的生活。 ◆《小小小小的火》榮獲2017美國圖書電商年度小說桂冠! ◆《小小小小的火》收獲27項年度圖書大獎、104家媒體的重磅推薦及10萬多條Goodreads好評,還被400萬美國讀者評選為Goodreads年度桂冠圖書! ◆又是她!征服歐美文壇的華裔作家! ◆繼《無聲告白》後,伍綺詩再憑新作《小小小小的火》奪得2017美國圖書電商年度小說桂冠 ◆擊敗斯蒂芬金、村上春樹等99位大牌作家,橫掃歐美27項年度圖書大獎:美國圖書電商年度小說、Goodreads年度圖書、Libraryreads年度圖書、《紐約時報》暢銷書、美國巴諾書店年度暢銷書、《今日美國》年度暢銷書、《聖路易郵報》年度圖書、《人物周刊》年度圖書、《赫芬頓郵報》年度圖書、《華盛頓郵報》年度圖書、美國國家公共電台年度圖書、Elle年度圖書等 ◆這次,伍綺詩用她細致入微的筆觸來講述了一個更加複雜的人生故事,深刻地探討了身份認同和人生選擇,*、劇烈、熾熱,令人心碎不已,比《無聲告白》更勝一籌。——《紐約時報》書評 ◆伍綺詩有能力塑造出複雜的人物,並表現出他們深刻的情感,讓讀者在書本之外依然深受感動。——《卡蒂卡評論》 ◆許多讀者告訴我,《無聲告白》深深打動了他們,幫助他們以全新的觀點看待自己的人生與家庭,為此,我深感榮幸。希望這部新作《小小小小的火》同樣能夠讓你產生情感上的共鳴。——伍綺詩

內容簡介:

        永遠記得,你呼吸著的每一個瞬間,都應該去過你真正想要的生活。

  那年夏天,一把小小小小的火,燒掉了理查德森家的房子。所有人都覺得是他家的小女兒伊奇幹的“好事”,而她卻不見了蹤影……

  與伊奇一起消失的,還有理查德森家的房客:流浪藝術家米婭與她的女兒。她們曾無聲地挑戰了這個家庭篤信的真理:安穩、美好的人生必須經過一場嚴密的規劃。她們的出現更是打破了伊奇身上的種種束縛,伊奇發現自己再也回不到過去的生活了。

作者簡介:

伍綺詩(Celeste Ng)
  征服歐美文壇的華裔作家。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和俄亥俄州長大,父母均為科學家的她,是香港移民第二代。她畢業於哈佛大學英文係,後考取了密歇根大學的研究生院,獲得創意寫作碩士學位。在出版《無聲告白》前,她已寫作多年,小說及散文作品多見於各類文學期刊雜誌。

  《無聲告白》是伍綺詩耗時六年寫就的首部長篇小說,故事編排精妙細致,文筆沉穩內斂,一經出版便廣受好評,成為2014年度極具實力且眾望所歸的黑馬,不僅躍升為《紐約時報》暢銷書,還獲得包括美國圖書電商網站在內的無數媒體評選出的2014年度圖書桂冠。

  《小小小小的火》是伍綺詩2017年的重磅新作,一經出版,便獲得2017美國圖書電商年度小說殊榮,隨後一口氣拿下27項年度圖書大獎。《紐約時報》書評稱讚此書道:“極端、劇烈、熾熱,令人心碎不已,比《無聲告白》更勝一籌。”

  伍綺詩如今與家人一起在馬薩諸塞州的劍橋生活。

  想了解更多關於伍綺詩的信息,可關注她的官方網站:http://www.celesteng.com

內容試閱:

《小小小小的火》: 第一章節選
  那年夏天,西克爾高地的每個人都在議論同一件事:理查德森家的小女兒伊莎貝爾終於精神崩潰,一把火燒掉了她家的房子。春天的時候,大家八卦的話題還是關於小米拉貝爾·麥卡洛(她還有個名字,叫作周美玲,至於怎麼稱呼她,取決於你支持哪一邊),現在終於出現了更加聳人聽聞的新談資。五月的那個星期六,中午剛過,在海因超市推車購物的顧客們就聽到了消防車的警笛聲,聽上去像是往鴨池塘那邊開的。十二點一刻的時候,已經有四輛消防車齊刷刷地停在了帕克蘭路臨時畫出的紅線旁,理查德森家的六間臥室全部著了火,方圓半英裏內的每個人都能看到樹林中騰起的煙柱,好似濃密的黑色雷暴雲。事後有人說,這場災難其實早有預兆:伊奇本來就有點兒瘋癲,理查德森家好像總會出現一兩個不正常的家夥。因此,那天他們一聽到警笛聲,就知道發生了可怕的事情。當然,這幫人嚼舌根的時候,伊奇已經不知所終,也沒有人出來維護她,所以他們盡可以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可實際上,那天消防車過來的時候,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鄰居們呆愣著揣測了半天,都沒想出個所以然,他們聚集在臨時拉起的警戒線——一輛停在火災現場幾百碼開外的警用巡邏車——周圍,拚命往前湊,看著表情嚴肅、仿佛對此次救火行動完全不抱希望的消防員展開水帶。街對麵,池塘裏的鵝紛紛把頭埋進水下尋找水草,似乎絲毫不被咫尺之外的混亂場麵所影響。

  理查德森太太站在火場前方的樹草坪上,緊緊揪著她那件淡藍色睡袍的領口,不讓它敞開。雖然已經是中午了,煙霧探測器發出警報時,她卻還沒起床,這是因為她睡得本來就晚,而且她覺得自己昨天折騰了一整天,應該好好地睡上一大覺。昨天晚上,她從樓上的窗戶看見一輛車開過來,慢慢停在自己家房子前麵。她家的車道很長,是環形的,繞著人行道、前門和後門轉了很大的一個圈——房子距離大街有一百多英尺遠。她看得並不真切,而且現在是五月,晚上八點時天幾乎已經黑透,但她認出那輛棕色的小型大眾車屬於她的房客米婭。車頭燈一閃一閃,副駕駛那邊的門開了,一個細長的身影出現在燈光下:米婭的女兒珀爾。在車內頂燈的照射下,整個車廂就像一個玻璃展示櫃,但理查德森太太隻能看清米婭臉部的輪廓和頭頂的發髻。珀爾彎腰站在信箱前。雖然理查德森太太根本聽不見下麵的聲音,但還是下意識地想象著信箱門開啟時發出微弱的吱吱聲,接著“砰”地關上。珀爾退回車裏,關了車門,紅色的刹車燈亮起,眨了幾下,汽車緩緩駛入漆黑的夜幕。理查德森太太如釋重負,下樓打開信箱,發現裏麵隻有一串鑰匙,沒留紙條。她打算第二天早晨去溫斯洛路的那套出租屋看看,盡管她知道到時候那對母女早已走了。

  正因為如此,她昨天才得以放心地睡下,然而,第二天中午十二點半,她卻穿著睡袍和兒子崔普的網球鞋,站在門口的樹草坪上,眼睜睜看著自己家的房子將被燒成平地。剛才她被煙霧探測器撕心裂肺般的警報聲吵醒,一個挨一個地跑進每個房間找崔普,找萊克西,找穆迪。當她意識到自己竟然沒想著去找伊奇時,她很吃驚,好像知道伊奇就是火災的罪魁禍首似的。然而每間臥室都是空的,隻有濃烈的汽油味,看來每張床上都灑了汽油,床單已經燒成了小火球,仿佛有個腦子不正常的女童軍在床上點篝火露營。當她查看客廳、起居室、娛樂室和廚房的時候,煙霧已經開始蔓延,家庭安全係統自動報了火警。聽到消防車的警笛聲,她跑到外麵,發現崔普停在車道上的車不知何時開走了,萊克西的福特“探險者”休旅車和穆迪的自行車都不見了,當然,她丈夫的轎車也沒停在那裏——他通常會在星期六上午去辦公室值班,因為可能有人在那時給他打電話。這時她想起了萊克西,感謝上帝,萊克西昨晚在塞麗娜·王家過的夜。可是伊奇去了哪裏?她的兒子們又在哪兒?他們回來後,她又該如何向他們解釋這一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