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现代/当代/都市小说 > 我想陪你路過所有夜晚

『簡體書』 我想陪你路過所有夜晚

自編碼:1820595
商品貨號:9787505743731
作者: 夜聽
出版社: 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 2018年06月

售價:NT$ 21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夜聽”首部情感勵誌作品集: 超過2800萬的訂閱量,是目前國內情感領域流量zui大的自媒體平台。每晚10點,音頻推送10分鍾內閱讀量突破10萬+,平均閱讀量500萬+,每日活躍用戶數百萬計,創造了業界奇跡。 ●有“夜聽”的夜晚不孤單 很多人不善於或羞於表達自己的情感,而“夜聽”是幫他們表達不同情緒的平台。“夜聽”道出了千千萬萬人的心聲,給了他們生活的信心,見證了他們的幸福。同時,他們也通過“夜聽”尋求著答案,表達著祝福…… ●你不是孤島,我願陪你曲折地接近美好 孤獨,隱匿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我想陪你路過所有夜晚》中可以看到我們每個人自己,為情感或歡喜或流淚,為工作拚命努力,而這一路你都不是孤單一人。在沒有找到那個可以陪伴你一生走下去的人之前,讓“夜聽”想陪你路過所有的夜晚。

內容簡介:

 未來漫漫,但我們可以永遠相伴。
  我們常常在夜晚卸下所有的盔甲、防備,孤獨、脆弱一應襲來。這時候會希望有個人在身邊,哪怕隻是聽著你的絮叨,也似安慰的依靠。而“夜聽”就是這樣的存在,你可以做他的傾聽者,他也可以做你的傾訴對象。這本書關於親情、友情、愛情,關於都市人的歡愉悲喜……有人過著你向往的生活,也有人遇到你不曾想象的艱難,沒有誰的人生無煩惱,也沒有誰能逃過生活的一地雞毛。但無論風雨急驟,還是繁星滿天,我都想陪你路過所有的夜晚。

作者簡介:

夜聽
  超過2800萬的訂閱量,是目前國內情感領域流量最大的自媒體平台。每晚10點,音頻推送10分鍾內閱讀量突破10萬+,平均閱讀量500萬+,每日活躍用戶數百萬計,創造了業界奇跡。
  很多人不善於或羞於表達自己的情感,而夜聽是幫他們表達不同情緒的平台。夜聽道出了千千萬萬人的心聲,給了他們生活的信心,見證了他們的幸福。同時,他們也通過夜聽尋求著答案,表達著祝福……

目錄:

序 謝謝你,讓“夜聽”變得更好

故事篇
輯一:願有人愛你如初
歌手唐堂與演員羅曼
黃櫨樹又紅了
愛的征途
願有人愛你如初
讓我再愛你一次
愛一直在心裏

輯二:一直在身邊,從未走遠
住進心底的人
沒有名字的小酒館
愛或不愛,都沒有關係了
失去是人生常態
我想有個爸爸

輯三:沒有我,你也要好好的
離婚計劃
你是我沒等到的未來
最後一封情書
唯一的莎莉
北京到蘇州的距離
沒有我,你也要好好的
逃離
我們總以為還能再見麵
珍惜這一生的愛

散文篇
輯一:愛可以創造一切
我一直都愛你
生活,以最喜歡的方式
愛可以創造一切
不完美生活
因為痛過,所以慈悲
願你有人疼

輯二:隻有真正愛過的人,才會情願妥協
很多深情都被誇張
沒有告訴你的事
唯有愛最難得
隻有真正愛過的人,才會情願妥協
愛情的傻瓜
如果可以不愛
總有一個人,讓你無法忘懷
愛你就像愛生命
關於愛情
命中注定
你不相信的是愛情,還是自己?
他沒那麼喜歡你
當你心懷一片海

那些有“夜聽”陪伴的夜晚

內容試閱:

歌手唐堂與演員羅曼

  在一起的時候,兩個人互相顧慮和試探的東西有很多,眼前這個人是不是真的愛我?是不是隻會愛我一個?是不是所有的嚴寒酷暑都無所畏懼?……後來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找到了對的人,才發現一切都不重要,隻要那個人還在身邊,別無所求。
  ——歌手唐堂

  深圳連續幾日的陰雨天,天氣陰冷潮濕。我抱著膝蓋蹲在客廳的角落,沒有發出痛苦的呻吟聲,但還是掉了幾滴不情願的眼淚。
  建文下班回家,二話沒說從門口徑直走向我,抱起我回了臥室,再從儲物櫃裏拿出從老家帶過來的棉被蓋在我身上。他早就習慣了我的膽怯和所謂的堅強。
  每次膝蓋疼的時候,我都懷疑自己以後會不會突然喪失下肢活動的能力。
  我幻想了無數個可以坐在輪椅上又不用出門的職業,也列舉了無數種我將在生活上麵臨的困難,最終發現這些都不足以讓我痛苦、絕望,大多都能夠用現代高科技手段解決,除了情感。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選擇與建文斷絕一切聯係,放他離開,讓他自由生活。
  我紅著眼睛,摸著建文的臉說:“我真的好愛你,可是如果……”他說了一句爛大街卻又讓我笑出聲的情話:“沒事,我還在。”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陽光透過白色的簾子投射在床頭,強烈又溫暖,我喜歡的冬天終於悄無聲息地到來了。自從離家來到深圳,我就再也沒有穿過秋褲,若不是建文昨晚的叮囑加恐嚇,我是絕不會讓床頭櫃上那條老氣的秋褲配上我最新款的闊腿西裝褲。
  我知道自己之所以如此珍惜生命,是因為見過了太多渴望活下去的人,他們願意拋棄財富、權力,換取生命的延續。從前我害怕談及生死,恐懼喪禮,逃避所有關乎生離死別的事情。
  長輩常說,生離死別皆為常態,能愛的時候就別保留。

  (一)
  約唐堂見麵的前一晚,他發來信息告訴我,郵件裏的故事有很多不真實的地方。他並不是音樂學院的學生,也不是當地的歌手,他的愛人更不是什麼演員,他隻是一個坐在輪椅上、憑借在直播平台的人氣過著稍顯體麵生活的人。不過,他和羅曼的愛情故事是真的。我還是想見唐堂,想在他那裏尋求一些關於選擇的答案。
  見麵那天,我比約定時間早到了1個小時,想在他生活的地方轉轉。
  這是一個坐落在湖北省某條江邊的小村落,我沿著村裏的小路上了江堤,穿過一片白楊樹林到了江邊。這裏原來是老的輪渡口,村裏人大部分的經濟來源都得依靠它。
  遠方時不時地傳來貨船鳴笛的聲音,好像費了很大的力氣才發出如此倔強的聲音。
  坐在旁邊石墩上洗衣服的婦人們相互拉起家常:家裏的雞、鴨又少了,母雞好幾天沒有下蛋,孩子他爸昨天去新輪渡口卸貨80塊一天……
  一個穿著男士汗衫的婦人看見我,衝我笑了笑:“你是哪家的親戚啊?”
  “我是唐堂的朋友,今天第一次過來。”我知道他們一定認識唐堂,他那麼優秀,村裏人不多,一定家喻戶曉。
  “春蓮,你家來客人了!”眼前這位婦人望向右手邊方向。春蓮阿姨穿著一件好看的碎花雪紡裙,盤著頭發。
  春蓮是唐堂的母親,一個淳樸老實的農民,她不愛說話但很愛笑。她知道我是唐堂的朋友之後,三兩下洗完了手裏的衣服,帶著我往家的方向走去。
  走了10分鍾左右,她站在一棟三層樓的房子前指了指說:“我們以前住這裏,不過現在搬走了。”
  又走了一會兒,我們在一座紅磚瓦房子前停了下來,進門處有用水泥鋪的路直通門階,大概是為了讓唐堂進出自如,路很新,應該是最近修建的。
  走進屋裏,對著正門的是一幅山水畫,畫的右下角放置著兩張遺像。家裏的一切都擺放整齊,水泥地麵也很幹淨。
  唐堂的母親將我帶進靠左邊的那間房子,用方言喊了一句:“堂子,你有朋友來看你了!”
  對於我的提前到來,唐堂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像隱藏了好久的秘密突然被人發現,詫異、慌亂。
  “對不起,我還沒收拾好,讓你見笑了!”
  他又轉向母親:“我自己來,中午一起吃飯,你弄幾個菜。”

  (二)
  唐堂和羅曼認識的時候還不到6歲,羅曼的母親帶著她嫁到了這個村子。小學、初中、高中,他們都在同一所學校,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村裏人也常說他們是郎才女貌。大學填誌願的時候,他們選擇了同一座城市,一起離開了從小生活的江邊。
  大學畢業的時候,唐堂捧著一束花偷偷地躲在畢業典禮的後台,等羅曼說完畢業感言,他左手拿著一束玫瑰,右手從口袋裏拿出了一枚戒指,單膝跪在了她的麵前。
  “羅曼,謝謝你在我6歲的時候就出現在我的生命裏,謝謝你還在我身邊。我愛你,你願意嫁給我嗎?”唐堂泣不成聲,羅曼也感動得大哭起來,沒有說話,隻是拚命地點頭,接過花,伸出了右手。唐堂將戒指戴在了羅曼的無名指上,兩人擁抱親吻,台下一片掌聲。第二天,這對有情人成了人人稱羨的對象。
  工作之後的兩個人,住在一個18平方米的房間裏,為了夢想各自努力著。唐堂在一家外企公司做留學顧問,羅曼則在一家媒體公司做UI設計。兩個人除了房租和生活費,每月還能存下6000塊,再加上唐堂有的時候做兼職可以有點外快,5年下來,他們存了40多萬元。
  唐堂拿這些錢做創業的啟動資金,開了一家留學谘詢公司,開始創業。不到1年的時間,他就開了分公司;第二年買了房和車,還在老家給父母蓋了一棟三層樓的房子。
  都說男人有錢後會變得夜不歸宿或者養成很多不好的習慣,唐堂沒有,他對羅曼的愛隻增不減。因為一直忙於奮鬥,他們沒有領證,更沒有辦什麼婚禮,唐堂一直覺得虧欠羅曼,向她承諾有錢之後一定給她一個最難忘的婚禮。
  婚禮那天,羅曼穿著意大利設計師量身定做的婚紗,身姿曼妙地出現在唐堂麵前,即使隔著頭紗也能看出她美麗的容顏。
  宴會上唐堂喝了很多酒,他終於實現了對羅曼的承諾,給了她一個得體、浪漫的婚禮。這些年,他們小心翼翼地守護著彼此的夢想,如今終於開花結果。
  朋友們都羨慕他們從校服到婚紗的愛情,羨慕他們可以一生隻愛一個人。
  如果所有相愛的人都不用經曆風雨,在平淡的日子裏過著想要的生活,那麼世間就不會有這麼多在深夜痛苦的孤獨靈魂了吧……
  第二天從酒店回家,唐堂的父親開車,唐堂坐在副駕駛座,羅曼和母親在後座。當一輛大卡車徑直加速開向他們的時候,唐堂連掙紮的機會都沒有,隻能緊緊地閉上眼睛。醒來之後,他沒了雙腿,母親在羅曼的保護下重傷昏迷,羅曼還在危險期,父親離世。
  恍惚之間,一場意外讓這個原本幸福的家庭瞬間崩塌。
  唐堂苦笑著麵對上天對他的人生安排,他原以為隻要本本分分地努力生活,就可以安穩地過完此生,可是命運卻奪走了他愛的一切。他恨上天的不公平,不配合醫院的任何治療,他希望哪天睜開眼睛便去了另一個世界。他也曾趁護士不注意的時候用盡全身力氣拔下針頭,然後被發現、救回。
  “當你覺得活著什麼都不能做的時候,是最絕望的,我什麼都不會,甚至大小便失禁。我不知道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可是,當我能夠坐輪椅之後,我看到羅曼,她就躺在那兒戴著呼吸罩,一動不動,用那含淚的雙眼看著我的時候,我才意識到不能就這麼死掉。”唐堂坐在我的正對麵,我知道他強忍著淚水,故作堅強。
  我說:“沒事,想哭就哭吧,一切都過去了。”
  他終於放聲大哭起來,上半身強烈地抖動著說:“不,這一切過不去,也不可能過去!”

  (三)
  羅曼走的那天,唐堂坐在病床的旁邊,緊緊握著她的手。他跟羅曼講著這些年他們經曆的往事:小學因為貪玩遲到,一起被老師罰抄課文;中學羅曼被隔壁班男生告白嚇得告訴老師唐堂是她男朋友;高中早上5點就起床去學校一起複習;大學第一天他們確定了戀愛關係;工作第一年因為疏忽第一個孩子流掉了;住進新房時的喜極而泣,難過失落時的陪伴,婚禮上兩人的信誓旦旦……
  他感受到羅曼的手指微微動了一下,驚喜得又哭又喊,接著羅曼被醫生和護士跑著推進了手術室。周邊所有的人都在慌慌張張、匆匆忙忙,可是他什麼都做不了,隻能乖乖接受審判。
  當被醫生告知羅曼搶救無效時,唐堂坐在輪椅上,低著頭哭得撕心裂肺,他不敢進去見她最後一麵,他接受不了現實。
  “後來,你回來了?”說到羅曼的離世,唐堂停頓了約5分鍾,我知道讓他繼續回憶是件殘忍的事情,便轉移了話題。
  “是的,賣了公司、房子,靠在直播平台上教英語來治病養家,回來當一個不肯麵對現實的人。”唐堂苦笑著。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唐堂和唐堂母親一起坐在一張正方形的餐桌前。唐堂母親拿出了五個紙杯,三杯果汁、一杯牛奶、一杯白酒,白酒和牛奶分別放在了唐堂父親和羅曼的遺像前。
  “媽媽每天都給他們準備著。他們喜歡。”唐堂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
  “她是演員,陪我走過短暫一程,已經完成了角色任務,所以離開了。我是歌手,還有聽眾就要繼續唱著。”唐堂轉身看了一眼羅曼,又回過頭將目光停在母親的身上。
  我沒有問他假如那天羅曼平安無事地活下來,自己下半身癱瘓他會做何選擇。
  因為在意外來臨之時,他別無選擇。
  回家的路上,我給建文打了個電話:“你還在,我就無所畏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