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现代/当代/都市小说 > 追蹤師

『簡體書』 追蹤師

自編碼:1820538
商品貨號:9787505742888
作者: 紫金陳
出版社: 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 2018年04月

售價:NT$ 21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國內SHOU部以電子刑偵為主題的推理小說,開創華語電子刑偵犯罪小說先河!犯罪團夥猖狂作案,卻從未被天羅地網的監控拍到過?衛星定位顯示,汽車以300碼的速度奔到目的地?高鐵的速度!安防體係岌岌可危! ★作者紫金陳,與雷米、周浩暉並稱為懸疑界三大口碑作者,其文字凝練,行文流暢卻不失幽默,結構精巧,故事別具一格,深受讀者喜愛。代表作《無證之罪》已被改編為網劇,並在豆瓣取得了八分以上的評分,被豆瓣評為年度網劇,其代表作《長夜難明》為年度口碑爆品,上市一年即在豆瓣擁有超過6000人打分、8.6的超高影響力,並被評為豆瓣年度全品類十大高分圖書,紫金陳三個字已然成為了國產懸疑界的口碑良心代表。 ★愛奇藝搶先預定超級網劇正在籌備!再創《無證之罪》口碑爆品!

內容簡介:

衛星定位顯示,一輛從主城區消失的汽車,卻以高鐵的速度穿越所有障礙物,直奔目的地?
犯罪團夥猖狂作案,卻從未被天羅地網的監控探頭拍到過,是運氣還是背後有高人指點?
這個城市的安防係統正麵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而警方分析後發現,犯罪團夥的目的隻是為了把案件鬧大?

作者簡介:

紫金陳
推理大神,2017年現象級網劇《無證之罪》原著作者,代表作品《長夜難明》、《壞小孩》、《無證之罪》、《高智商犯罪》係列等。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早上八點半,沈研離開家門,坐上汽車,駛向城西留下鎮。
  汽車下了繞城高速,沿著天目山路繼續向前行駛。上方巍峨的高架橋隔絕了天光,投下整段陰影,將道路和車輛都覆蓋其中。
  沈研雙手握著方向盤,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鏡,深色鏡片底下掩蓋不了的是愁眉不展。
  他過去曾在大康公司工作,大康是中國最大的安防企業,市值幾千億的a股上市公司,他是從事產品研發的高級工程師,自身擁有多項專利。四年前,他放棄了六十萬的年薪,帶著專利開始了創業。
  為了創業夢,沈研幾乎把全部身家都投入其中,又拉來風投,經過兩年研發,產品成功落地,不過並不意味著就能順利賣出去。
  他的產品主要針對警察辦案,並非民用,訂單完全指望政府的招投標。杭州作為中國安防行業之都,大康、海華等國內最大的幾家安防企業均落戶其中,整片華東地區的政府招標,幾乎都被幾家巨頭瓜分,像他這種小公司步履維艱。
  去年幾個城市的招標,他一個單都沒拿到,如今公司資金已到了清盤警戒線,如果這幾月再拿不到訂單,那麼他的專利就要抵押給投資人,這些年的心血都將付諸東流。
  當務之急,是再融一筆錢,隻要後麵拿到訂單,公司就能起死回生。
  於是,他想到了嶽父。
  嶽父母都是知識分子,上世紀八十年代留過學,後來回國辦了外貿公司,這些年下來,攢了不少身家。他希望從嶽父那兒借三千萬,來渡過難關。——不過並不樂觀,女婿終歸是外人,家裏還有個小舅子。嶽父一開始就不讚成他辭職創業,說他性格隻適合當個上班的工程師,年初時得知他公司資金緊張就說了,早點折騰完回去上班。而且嶽父在投資上曾吃過虧,十年前大江東新區開發時,嶽父買了一排店麵和一棟獨立大別墅,結果政府開發遲遲未能推進,至今那片區域依然荒置,那時的政府印鈔不像現在,上千萬的投資可是一筆巨款。自此以後,嶽父在投資方麵變得極其謹慎,更何況是投他這個瀕臨倒閉的公司。
  可事到如今,他也隻好硬著頭皮試試了。
  今天他是一個人來找嶽父的,按妻子夏夢飛的說法,他先去談,如果拒絕,夫妻倆再一同去,好歹多一次機會,嶽父也不至於完全見死不救,總歸能借到一些錢。
  嶽父通常下午才去公司,所以他早上過去,有充裕的時間來說服對方。
  沈研轉動方向盤,車子駛出主幹道,拐進一條支路,沒多久,進入一個別墅小區,來到一座獨棟別墅前,藍牙感應的大門收到車上信號自動打開,一座法式建築出現在麵前。
  這是一棟地上四層,地下兩層的別墅,總計七百多平,室內置有別墅專用電梯,這幾年流行電梯入戶。
  車子拐彎到了房子背後,駛入地下二層的停車庫,沈研剛下車,就停下了腳步。
  嶽父的車不在,難道他已經出門了?
  沈研不死心,來到電梯前,掏出感應鑰匙卡,在刷卡器上晃過,步入電梯,上到一樓,出了電梯門就是別墅客廳,此時,客廳也沒人,整棟房子寂靜無聲。
  “爸……媽?”沈研朝樓梯口喊了幾聲,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他掏出手機,撥打嶽父的電話,等待中,心裏重溫起準備好的說辭,可還沒等到開口的機會,就聽到對方手機已關機的提示,他又撥了一次,還是如此。
  沈研不甘心,又打到嶽父公司。電話是嶽父的助理接的,對方告訴他老板今天還沒來過公司。他隻好給嶽母打電話,跟她說一聲他來過,誰知嶽母的手機也關了。
  看來今天是白跑一趟了,沈研準備已久的勇氣和說辭,通通落空,隻好回去。他穿過客廳,朝電梯走去,走了幾步突然停下腳步,心中一股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
  停頓了幾秒後,他豁然轉身,重新朝客廳張望,很快,他明白了問題出在哪裏。茶幾上留著一副眼鏡,這是嶽父的眼鏡,嶽父有散光,長年戴眼鏡。
  沈研皺起眉,聯想到了空曠的車庫,家裏沒請司機,嶽父自己開車,一個長年戴眼鏡的人出門開車怎麼會忘了眼鏡?
  嶽父沒在公司,兩人手機都關了,眼鏡落在家裏,車子卻開走了。沈研抬起頭,目光筆直朝樓梯投去,空蕩的房子讓他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他一步步走上樓梯。
  當他來到三樓嶽父母的臥室時,隻看了一秒,就意識到出事了。
  一個枕頭掉在地上,床鋪淩亂,窗戶大開著,窗簾隨風晃動。
  隨後,他的目光轉到了裝飾台上,那裏的煙灰缸下壓著一張巴掌大的紙條。

  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的指揮室裏,大隊長林奇瞥了眼桌上的照片,上麵是一張紙條,寫著:“NO.5,人在我手裏,報警即撕票。”
  林奇抬起頭,問站在他對麵的年輕刑警:“現在什麼情況?”
  “昨晚十二點,小區門口的監控拍到業主家的奔馳車駛出去,綁匪駕車時戴了口罩和帽子,無法辨認長相。我們跟汽車廠商調取了車輛的GPS數據,發現車子停在北麵十公裏外的一處空地上,車已經找到了,上麵沒人,但是……”年輕刑警欲言又止。
  “直接說!”林奇不耐煩地咆哮。
  刑警咽了下唾沫,因為接下去的話連他自己都沒法相信:“GPS顯示,車輛離開小區後,是以接近300碼的速度一口氣奔到了目的地。”
  “300碼?高鐵啊!”林奇冷笑一聲,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就是再好的車,市區道路也開不到300碼!”
  刑警尷尬道:“而且車子的運動軌跡是直線。”
  “那又怎麼樣?”他一時沒反應過來。
  “道路都是縱橫交錯的,運動軌跡是直線,意味著車子穿越了所有建築物,直線奔到了終點。”
  “這不可能,GPS數據錯了。”林奇很肯定地下結論,電腦數據出錯是常有的事。就像有時候手機導航,明明身在這條街,卻被定位到了另一條街。
  “可是……廠商經過核實,數據沒錯。”
  林奇頓時語塞。
  綁匪駕駛汽車,以高鐵的速度穿越所有建築物直線奔到了目的地?
  這要是真的,這案子他區區一個大隊長可辦不了,外星人綁架地球人,這案件性質得直接飆到聯合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