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暗算(第七屆茅盾文學獎得主,入選“企鵝經典”文庫)

『簡體書』 暗算(第七屆茅盾文學獎得主,入選“企鵝經典”文庫)

自編碼:1820532
商品貨號:9787530217597
作者: 麥家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2月

售價:NT$ 248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小說家家麥家的代表作,開啟新世紀諜戰浪潮的文學經典。2008年,《暗算》獲得茅盾文學獎,並多次被改編為影視作品,開啟了新世紀的諜戰浪潮,影響深遠。2014年,麥家成為繼魯迅、錢鍾書和張愛玲之後入選英國“企鵝經典”文庫的中國作家,《解密》被翻譯為三十多種語言,陸續在四十多個國家出版。2017年3月,麥家現身董卿主持的《朗讀者》節目,一封麥家寫給兒子、又是向自己的父親“還債”的信,被網友稱作“ZUI美家書”,感動無數讀者。 茅盾文學獎得主,解密人心的文學經典。《暗算》講述了一群為了理想和高貴的目標而甘願隱姓埋名的天才。他們的工作是暗算別人,他們本身被世俗生活暗算。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你可以解開敵人的密碼,卻難以解開人心的密碼。生活,才是我們永遠琢磨不透的謎題。 “世界ZUI美的書”設計師朱贏椿操刀改版,匠心打造全新版本。書籍設計師朱贏椿的作品多次獲選“世界ZUI美的書”和“中國ZUI美的書”,此次深度參與改版,以小說的核心意象“伏爾加的魚”和密碼河流作為封麵設計的主要元素,構思精巧,引人入勝。

內容簡介:

《暗算》講述了一群為了理想和高貴的目標而甘願隱姓埋名的天才。他們的工作是捕捉風的訊息,是聆聽死人的心跳,是將不可能變為可能。他們生活在無盡的黑暗和孤獨當中,行走在成功與崩潰的邊緣,為了完成任務他們要和魔鬼做交易,隨時可能墮入萬劫不複的深淵。而一旦回到陽光之下,他們的表現卻仿佛白癡,誰也不會想到,生活才是致他們於死地的陷阱。

盡管我們讚美神,可我們更留戀人間。《暗算》中的阿炳和黃依依,讓我發現了缺點所帶來的美,因為他們的脆弱、不堪和迷失,我更愛他們。——麥家

麥家的寫作對於當代中國文壇來說,無疑具有獨特性。《暗算》講述了具有特殊稟賦的人的命運遭際,書寫了個人身處在封閉的黑暗空間裏的神奇表現。破譯密碼的故事傳奇曲折,充滿懸念和神秘感,與此同時,人的心靈世界亦得到豐富細致地展現。麥家的小說有著奇異的想象力,構思獨特精巧,詭異多變。他的文字有力而簡潔,仿若一種被痛楚浸滿的文字,可以引向不可知的深穀,引向無限寬廣的世界。他的書寫,能獨享一種秘密,一種幸福,一種意外之喜。——第七屆茅盾文學獎授獎辭

作者簡介:

麥家

當代作家,1964年生於浙江富陽,作品有長篇小說《解密》《暗算》《風聲》等。2008年,《暗算》獲得第七屆茅盾文學獎。2014年,繼魯迅、錢鍾書和張愛玲作品之後,《解密》入選英國“企鵝經典”文庫,被翻譯為三十多種語言,陸續在四十多個國家出版,受到BBC電台、《紐約時報》、《衛報》、《華爾街日報》等超過四十家主流媒體的推薦,被《經濟學人》選入“2014年度十大小說”。

麥家的小說具有奇異的想象力和獨創性,人物內心幽暗神秘,故事傳奇曲折,充滿懸念。由他編劇的同名電視劇《暗算》和根據他小說改編的同名電影《風聲》,掀起了中國當代諜戰影視狂潮,影響巨大。

目錄:

序曲

第1部聽風者

第二部看風者

第三部捕風者

代跋《暗算》版本說明

內容試閱:

瞎子阿炳

瞎子阿炳的故事是我的兩位鄉黨之一錢院長,講給我聽的。這也是我聽到的關於701故事的第一個。講這個故事時,院長還是院長。就是說,他是在離任前給我講的這個故事,當然還是“密中之人”。再說,那時候也還沒有“解密日”之說;即使現在,他依然沒有列入解密的名單中。根據以往慣例,701 頭號人物的解密時間一般是在離職後的十年左右,如果以此計,那麼也要到明年才是他的解密時間。所以,有關他的故事,我所知甚少,有所知也不敢妄言。這不是膽大膽小的問題,而是常識問題。人在常識麵前犯錯誤,不叫膽大,而是愚蠢。

那麼,他何以敢在解密日頒布前私自將阿炳故事訴之我?我思忖,大概他在當時已經知道即將有解密日之事,而且阿炳的事情必在頭批解密的名單中。事實也是。這就是所謂藝高膽大,他是位高膽大—站得高,看得遠。他淩駕701 眾生之上,比他人先知早覺一些內情秘事,實屬正常。但以我之見,這不會是他急匆匆給我講阿炳故事的決定理由,決定的理由也許是沒有的,倒是有兩個可以想見的理由:一個,他是阿炳故事最直接的知情人,自然是最權威的講述者;二個,我懷疑他對自己的命數充滿不祥之疑慮,擔心某一天會說走就走,所以便有“早說為妙”之心計。他後來果然是“說走就走”,夜裏還好好的,還在跟人打電話,說往事,一覺睡下去,卻永遠瞑目不醒。現在,我重述著他留下的故事,有種通靈的感覺。

下麵是老人的口述實錄——

01

我去世已久的父母不知道,我以前和現在的妻子,還有我三個女兒包括女婿,他們也都不知道,我是特別單位701 的人。這是我的秘密。但首先是國家的秘密。任何國家都有自己的秘密,秘密的機構,秘密的武器,秘密的人物,秘密的……我是說,有說不完的秘密。很難想象,一個國家要沒有秘密,它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存在。也許就不會存在了,就像那些冰山,如果沒有了隱匿在水麵下的那部分,它們還能獨立存在嗎?有時候我想,一個秘密對自己親人隱瞞長達幾十年甚至一輩子,是不公平的。但如果不這樣我的國家就有可能不存在,起碼有不存在的危險,不公平似乎也隻有讓它不公平了。

秘密不等於見不得人。在我秘密的一生中,我從沒有幹過見不得人的事,我的單位你知道,它不是什麼恐怖組織,而是一個重要的情報機構,主要擔負無線電竊聽和破譯任務。要說這類機構任何國家和軍隊都有,所以它的秘密存在可以說是公開的秘密,真正秘密的是其所處的地理位置、人員編製、工作手段及困難和成果等等,這些東西打死我也不會說—它們比我生命更重要。

在我們701,大家把像阿炳這樣的人,搞偵聽的人,叫“聽風者”,他們是靠耳朵吃飯的,耳朵是他們的武器,也是他們的飯碗,也是他們的故事。不用說,作為一個從事竊聽工作的專業機構,701 聚集了眾多在聽覺方麵有特別才能的人,他們可以聽到常人聽不到的天外之音,並且能夠識別聲音中常人無法識別的細微差別。所以,他們的耳朵常常被人譽為“順風耳”。順風耳是跟著風走的,風到哪裏,他們的聽覺就跟到哪裏,無音不聞,無所不知。然而,那一年,那一陣子,我們一雙雙順風耳都被對方捂住了,一個個聽風者都成了有耳無聞的聾子。

事情是這樣的,這年春季,由我們負責竊聽的×國軍方師旅級以上單位的無線電突然靜默了五十二個小時。這麼大範圍,這麼長時間,這麼多電台,無一例外地處於靜默,這在世界無線電通訊史上是創下紀錄的。如果說這是出於戰略需要,那麼這種軍事謀略也是破天荒的,與其說是軍事謀略,倒不如說是瘋狂行為。想想看,這五十二個小時不定會發生多少的天下大事?什麼天下大事都可能發生!所以說,對方的這一招絕對瘋狂透頂。

然而,他們這次耍瘋狂的結果是當了個大贏家,五十二個小時靜靜地過去了,什麼事也沒發生。這是第一贏,可以說贏的是運氣。還有第二贏,贏的卻都是我們的血本。就在這五十二個小時期間,他們把師旅級以上單位的通訊設備、上下聯絡的頻率、時間、呼號等等,統統變了個翻天。這說明什麼?說明我們偷偷摸摸十多年來苦苦積攢起來的全部偵聽資料、經驗和手段、技術等等,一夜間全給洗白了,等於了零。他們就這樣把我們甩得遠遠的,一時間,我們所有人員、技術、設備等都形同虛設,用我們行話說那叫:701 瞎眼了。

想想看,在那個隨時都可能爆發戰爭的年代裏,這有多麼可怕!

02

事情層層上報,最後上麵傳達下來一句話:我們不喜歡打仗,但更不喜歡被動挨打。

這意思很明確,就是必須改變這種局麵。

然而,要指望701 在短時間內改變局麵顯然不可能,迫不得已,總部隻好緊急起用地麵特工,即行動局的人。但這樣獲取情報的風險太大,而且截取的情報相當有限,隻能是權宜之計。要徹底改變局麵,除了讓偵聽員把失蹤的敵台找回來,沒有第二個辦法。為盡快找到失蹤的敵台,701 臨時成立了一個辦公室,專門負責四方奔走,招賢納才。辦公室由701 頭號人物鐵院長親自掛帥,偵聽局吳局長直接領導,下麵有七個成員。我就是成員之一,當時在偵聽局二處當處長。

在總部的協助下,我們很快從兄弟單位抽調了二十八名專家能人,組成了一支“特別行動小組”,每天在茫茫的無線電海洋裏,苦苦搜索,尋覓失蹤的敵台。我們的努力是雙倍的,但收獲並不喜人,甚至令人十分擔憂。特別行動小組,加上我們原有的偵聽員,浩浩×××人,每天二十四小時忙碌,一個星期下來,卻僅僅在四十五個頻率上聽到了敵台的聲音,而且都轉瞬即逝的。

要知道,軍用電台不像民用廣播,後者使用的頻率一般不變的,而前者使用的頻率少說是一天三變:上午一套頻率,下午一套,夜間一套;三天為一個周期。這就是說,一個最低密度的軍用電台,至少有九套頻率(3 套×3 天)。一般的電台通常有十五或二十一套頻率,個別特殊電台,它變頻的周期有可能長達一個月,甚至一年,甚至沒有周期,永遠都不會重複使用頻率。

據我們了解,對方師旅級以上單位至少有一百部電台在工作。換句話說,我們至少要偵聽到他們一百部電台的聲音,才能比較全麵地掌握敵情,好讓高層做出正確的戰略部署。如果一部電台以平均十八套頻率計算,那麼100×18=1800 套頻率。而現在一個星期過去了,我們僅僅找到了四十五套頻率,隻有最起碼要求的2.5%。以此類推,我們少說需要二十五個星期,即將近半年時間,才能重新建立正常的偵聽秩序。而總部給我們的極限時間隻有三個月。

很顯然,我們麵臨的現實十分嚴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