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偶遇(魯豫時隔15年全新作品集)

『簡體書』 偶遇(魯豫時隔15年全新作品集)

自編碼:1820509
商品貨號:9787530217856
作者: 陳魯豫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12月

售價:NT$ 195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麵對無解的愛情和人生,我們*能做的其實就是盡力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不被任何人的意誌所左右。                                 ——陳魯豫 ★書中選入讀者來信69封,從多個層麵反映了這個時代的愛、憂傷與困惑,魯豫拚盡她47歲的人生經驗與智慧,耐心而真誠地回答,精彩感人,金句疊出。 書中所展示的,都是當代人(從少年到中年)所麵臨的*典型、*艱難、*普遍的人生問題,魯豫用她的誠懇,如知己,如閨密,如諍友般,一往一複,回應彼此內心的艱難。泥濘人生,我們都是同路人。 ★在字裏行間,一個獨立、自強、優雅、向上的現代女性的特質被展露無遺。她對朋友的態度,她對愛情的態度,她對生活的態度,她對命運的態度,她對挫折的態度,她對時間的態度,都有著鮮明的姿態。她的所思所想、她的喜怒哀樂,她的朋友圈,她的個人生活,她的價值觀和世界觀,無一不清晰地躍然紙上。 ★書中每一篇文後,都可以掃碼傾聽陳魯豫溫暖、倔強、真誠的聲音和回答。有時哀其不幸,有時怒其不爭,有時忍俊不禁,有時泫然淚下,有時重如泰山,有時四兩撥千斤。你可以觸摸到她真切的靈魂。

內容簡介:

這本書,從多個層麵展示了這個時代的愛、憂傷與困惑,魯豫拚盡她47歲的人生經驗與智慧,回應這個時代。這是繼魯豫自傳體隨筆《心相約》15年後,打開自己、擁抱世界的zui新作品。在七百多個日夜,她用心傾聽來自全國各地的心聲,用自己微薄的力量,慰藉天涯一隅他人的孤獨。

她說:“其實,哪有什麼解決方案,誰的人生不是一堆麻煩?所有麻煩、痛苦,除了死等時間給出答案,哪有其他的辦法呢?那些來信不過是絮絮叨叨地說,我的回信也不過是絮絮叨叨的陪伴,相互取暖而已。”

作者簡介:

陳魯豫,1970年出生於上海,成長於北京,主持人。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外語係國際新聞專業,之後先後在中央電視台、鳳凰衛視擔任主持人。

談話類節目《魯豫有約·說出你的故事》被《時代周刊》譽為“15年來中國zui有價值的電視節目之一”。2010年入選《中國國家形象宣傳片》人物。2013年—2015年擔任安徽衛視語言競技類真人秀《chaoji演說家》1—3季的導師和總監製。2014年—2018年擔任北京衛視《我是演說家》1—4季節目導師和總監製。2017年騰訊視頻《演說家》擔任領隊和總監製。2017年獲得首屆中國綜藝峰會匠心盛典年度匠心“製片人”獎。

目錄:

I序

Part1按自己的意願生活,別人閉嘴

我就喪了,就不合群,就特無聊,那又怎樣?

你參與這個世界的方式是什麼?

雞湯有毒

戀愛也好,工作也罷,女孩子別被這些套路牽著鼻子走

是什麼讓你喪失了回懟的能力?

生活不是做給別人看的行為藝術

我享受獨身,注定將來就老無所依?

Part2邁出第一步,人生就有可能豁然開朗

離開父母,我們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

zui可悲的人生不是多麼艱辛,而是一片空白

在大城市辛苦謀生,還是回老家安穩一生

誰說雙子善變?超長續航倒是真的

生活是自己的,別被爛人掃了興

新的一年,你應該掄圓了生活

Part3新的人生,就是要直麵我們的問題

此生,你不來,我不老

親吻王子之前,總要先親幾個癩蛤蟆

愛就是沒轍、活該、願意……

若是真愛他就不會走!走了,就不會再回來……

就算明天要分手,那今天先不要放棄

何時向他交代你的人生?

用盡我的洪荒之力去愛你

Coffee,teaorme?

Part4愛情是兩個人的戰役

找一個我愛的人,還是愛我的人?

我們都是俗人,唯有愛情才能拯救我們

愛情是一場精確的匹配遊戲

和“作女”談戀愛是種什麼體驗?

這世上隻有一個女人不需要“潛力股”

有個帥到心慌的男朋友是種什麼體驗?

那些在人前狂秀恩愛的男人們

三個人的愛情,未免太擁擠

與比自己小的男人在一起,會幸福嗎?

你認為,女人zui不能容忍男人的地方是?

我不在乎你給我多少,而在乎你是否盡你所能

皮特和朱莉離婚了,但我依然相信愛情

經不起考驗的友情、愛情,就讓它自生自滅吧

我愛你的這一刻,就是我和你的天長地久

Part5愛情本來就是一段心甘情願的冒險

你們的愛情隻是敗給了時間

你那麼愛他,為什麼不想嫁?

你是否擁有過一個觸不到的戀人?

不該在一起的人總會走散,對的人什麼也拆不散

當愛已經麻木,是否還能相伴一生

你到底要和什麼樣的人結婚?

遇到更好的異性,我們該不該變心?

美貌終將過去,但真愛會跨越偏見

人生挺艱難的,不愛的人就放過彼此吧!

你那麼愛他,為什麼還總是找碴兒

為什麼你的生活和愛情全都在別處

Part6上天眷顧勇敢去愛的人

在愛裏無可救藥地“犯蠢”

那時有多甜蜜,現在就有多悲傷

等一個不愛你的人,就像在機場等一艘船

愛得那麼委屈,不愛也罷

你別皺眉,我走就是

讓你們愛情走到盡頭的究竟是什麼?

愛上朋友的另一半可不可以挖牆腳?

沒有不幸的婚姻,隻有不幸的夫妻

姑娘,準備好婚了嗎?

多少不幸的婚姻,都是這樣開始的

Part7話題

我是三十歲的“剩女”,你有意見?

直男癌別拿刻薄當率性,直女癌別拿無禮當有趣

全世界都為六十四歲的她狂歡,除了沉默不語的直男癌

有一種友誼叫我不會借錢給你

zui好的閨密,是苦痛各自承擔彼此隻須陪伴

你願意做全職家庭主婦嗎?

但凡不能殺死你的,終將使你強大

租房還是買房?人生永遠有另外一種活法

開放式關係是個什麼鬼?

在愛情裏追求百分之百的忠誠有意義嗎?

這不是男人和女人的戰爭,而是你和恐懼的戰爭

認真去愛就好,是直是彎沒那麼重要

你說相逢恨晚,我說相遇太早

內容試閱:

魯豫金句

愛來了你是擋不住的,它要走了你也留不住,所以千萬不要試圖和愛去理論。愛很殘酷,對於愛著的人來說,愛是天堂;那對於不愛的人來說,愛就是地獄。

愛情可以任性,因為愛情是“我相信”,但婚姻是“我願意”,透著隱忍、堅持,當然還有辛苦。

生活中隻空談理論、假設沒有用,你得活生生地摔過跟頭、犯了錯、受了傷,你才會知道什麼樣的日子適合你,你才會知道婚姻是否適合你。

我是個堅強的宿命論者,我相信已經發生的,就是唯1會發生的。

我鼓勵為了愛盡力,但不鼓勵為了愛發瘋。生活中,愛不是全部,這一點我也在慢慢地接受和學習,所以千萬不要為了愛放棄生活。

愛情是兩個人的戰役,你得找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一個和你一樣,尊重和遵守同一個遊戲規則的人。否則,勝了也是勝之不武;輸了,那你隻有吃啞巴虧。

每個人的生活各自承擔,別人無權參與。哪怕親密如父女、母子,我們都首先是獨立的個體,然後才是彼此的親人。

千萬不要被孤獨奪走了愛的能力和渴望。因為比起受傷,蒼白的人生更可怕,愛情婚姻的確是束縛,碰見了值得的人,我心甘情願。

在情感上,唯一的答案就是時間。時間才是解決問題的所有的方法,其他的,你隻能等。

如果我不能解決問題的話,我先遠離問題,讓問題自己去解決問題,這會是我的一個方式。

生命當中會有很多來來往往的過客,無論誰來誰走,你永遠要和自己相處。

在愛情當中你隻有兩種選擇,要麼無條件去愛,要麼無眷戀去棄。

我從來都相信,已經發生的,就是唯1可能發生的!

反正我是相信,不該在一起的人總會走散,該在一起的人什麼也拆不散他們。

這個世界最終不是男人和女人之間的戰爭,而是你和恐懼的戰爭。

我就喪了,就不合群,就特無聊,那又怎樣?

愛情就是兩個人欣喜地彼此陪伴。平等、尊嚴、坦誠,缺一不可。

橙子的來信

一直都很喜歡你,魯小胖,喜歡看你的節目。我出來工作一年了,喜歡上了一個男孩子,跟他告白了。他比我大六歲。說實話,平常也沒話聊,沒有共同話題,但是我還是以我的方式對他好,然而還是沒啥用!他覺得我很無聊,但是並不討厭我。在沒遇到他之前,我會去享受一個人的生活,但是和他在一起之後,就變了。我想方設法去和他說話,感覺自己也慢慢地發生了變化,結果還是很無聊。說實話,我覺得挺可怕的。也許是我生活圈子小,沒有形成自己的生活。我有點懷念以前的自己了,不管開心、無聊、忙碌,好的、壞的,根本不需要在意別人的評價。人們常講,不要和無趣的人談戀愛。所以說,像我這樣一個經常讓人感到無聊的人,是不是就不配去談戀愛?我是不是應該先去追尋自己的生活?

Miss 芸的來信

魯豫姐你好!我是Miss 芸,一直都很喜歡你!大學畢業之後,我一直過得很不開心,不斷相親,就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可是我又覺得一定要找個可以怦然心動的人。對於現在的生活我覺得特別不滿意,我覺得自己一直都沒有歸宿,不知道屬於我的幸福什麼時候可以到來。我屬於人們眼中的剩女。你說得對,婚姻不能將就,可是等待的時間太煎熬了!前段時間看一個節目討論過,剩男剩女找對象是不是應該差不多得了。說實話,我很困惑。魯豫姐,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幸福嗎?

魯小胖的回信

英文有個詞兒叫doormat,本意是門口的擦腳墊。話說我家門口就有一張,用了很多年,又髒又臭,我得趕緊去換一個。doormat引申出來是指逆來順受的人。比如某渣,家裏可能有老婆有女友,人前人後也秀著恩愛,平常也沒什麼工夫搭理你。你一個人隱忍、痛苦、期盼,他呢,隔三岔五又沒事人似的招你一下,而你永遠在他空虛無聊的時候回應他、原諒他、接受他,於是你就成了那張doormat。

一生中總有某個時候,我們像昏了頭似的任由別人walk all over us(對我們為所欲為),還安慰自己說,那是因為愛,一點點受傷算什麼,一點點自尊又算什麼。Please!所有認為愛有多深就該有多痛的人,腦子都瓦特了(上海方言:壞掉了),包括我。

愛情又不是上天入地,不是柯潔和阿爾法狗人機大戰,不應該那麼複雜。愛情就是兩個人欣喜地彼此陪伴。平等、尊嚴、坦誠,缺一不可。別人可以不愛你,那不代表別人渣,但是你如果允許一個不愛你或者不夠愛你的人拿你當doormat,那也不一定是別人渣,而是你傻。我們肯定都傻過,或許還正傻著,那就醒醒吧。

這兩天聽了個“doormat”的故事,有點兒受刺激,所以就想和你們嘮兩句。橙子的信問到無趣的人是否不適合談戀愛。這個問題其實和戀愛的關係不太大,而是關於什麼是時下“政治正確”、喜聞樂見的性格。比如外向、不拘著、男男女女都有點“漢子”的勁兒、好玩、有趣,甚至有點兒“二”,這些都是被認為正確的人設,而相反的一切則被視作“裝”或者“無趣”。

我就喪了,就不合群,就特無聊,就內心細膩而擰巴,那又怎麼了呢?這世上沒準兒就有一個和我一樣,麵目不可憎但也不喜興的普通人呢。當然,如果碰不到,我就一個人待著,誰規定了非得戀愛非得結婚?我經濟獨立、生活獨立、人格獨立,有工作、朋友、家人,我不需要誰來完整我的人生,因為我本身就是完整的。我隻需要和另一個同樣完整、美好的人分享人生。當然,這個要求非常高,但我不將就,因為我實在找不著任何需要將就的理由。

Miss芸,希望你也一樣。

離開父母,我們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擁有決定人生的自由,於是我承擔責任和一切後果,這就是人生——不殘酷、很公平。

瑤瑤的來信

魯小胖,你好,我叫瑤瑤。在我二十四年的生活中,我一直很任性,當初該學習的年紀,我玩樂,玩樂的結果就是荒廢學業。中專畢業後,我的生活又來了一次翻天覆地的變化,我把生活過得一團糟,然後回家,在父母身邊一待就是五年。這五年我談了兩段戀愛,每次都是當麵對家人朋友說“你們在一起那麼久了,該結婚了吧”的時候,我這才覺得應該認真地考慮下我們的感情。

特別是最近這段,我當初一直以為他就是那個可以陪伴我一輩子的人。因為遇到他,我放棄父母身邊的安逸,跟他漂泊,生活中也隻剩下他。我以為我們會結婚,可是在我遇到一個老朋友後,突然想出去走走看看,然後一切都變了。在走走看看的一路上發現,原來那不是我要的愛情,太束縛了,我想要自由,所以我選擇了分開,又回到了父母身邊。然後我突然發現我不懂愛情了,我也不相信愛情了,麻木了。

我告訴自己可以調整,慢慢來,我還年輕,會遇到最適合自己的那個。我想工作,看看自己會做到多好,可是我發現自己又迷茫了。家人原本支持我的愛好,讓我嚐試,但當我鼓起勇氣的時候他們卻說我是衝動,然後我又耽擱下來了。

現在我不知道該怎樣麵對一切,我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走。我天天跟父母在一起。什麼都沒有的我,隨時在提醒自己,我把自己的青春浪費掉太多,但是感覺邁開新的一步好難啊。魯豫姐你能給我些建議嗎?

魯小胖的回信

瑤瑤,今天這番話你爸媽七八年前就該對你說,沒說是他們的問題。我十八歲那年,我爸跟我進行了人生中我倆唯一一次嚴肅的對話,當時搞得我很不習慣。他說:“從今天開始,你的人生你可以自己做主。除非你來征求我的意見,否則我絕對不會幹預。”我爸真是這麼做的。從十八歲到現在的人生,真的每一步都是我的選擇。

不知道我真的是有主見還僅僅就是因為倔,我也從來沒有征求過他的意見。當然我犯了很多錯,幹了不少傻事,現在回想起來偶爾我也希望我爸能像別的家長一樣,多管管自己的孩子、管管我。但我還是挺驕傲的,沒什麼可抱怨的。我擁有決定人生的自由,於是我承擔責任和一切後果,這就是人生—不殘酷、很公平。

可是瑤瑤你啊,這二十四年你隻負責任性,你從不負責。當然學生時代的賬我們可以一筆勾銷,那個時候沒成年,再荒唐都可以既往不咎。即便現在成年了,在父母身邊生活當然可以,但不工作、啃老,絕對不可以。即便你爸你媽是王健林、英國女王都不行。一個經濟上不獨立的人精神上很難獨立。

追求夢想,我雙手讚成,但是誰也無權要求別人為自己的夢想買單,哪怕那個別人是你的父母。所以不要怪你的父母不相信你。他們是你父母,可他們不欠你的。至於你說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下一步該怎麼走,其實很簡單,你往前走一步,往任何方向走一步,你就不是在原地踏步了。

二十四歲,來得及。

其實任何時候,都不晚。

此生,你不來,我不老

既然愛是相互的,那“將就”何嚐不是?所以我不將就,我更不要別人來將就我。

渺淼的來信

小胖好!我二十七歲了,還單著。你問我有沒有戀愛史,抱歉啊,我沒有過。不好意思談,主要是沒人可談。也許和我自身的外在條件有很大關係。

記憶中,就沒有人追過我。看著那些走得近的關係好的女性朋友、同學,一個個嫁作他人婦,雙雙飛去了,而自己依然落單,那個心情淒涼啊。我也有花癡過男同學、男同事,可是這些被我花癡過的人,後來也都名草有主了。

都說男人是視覺動物,外形條件不好的女性,是不是注定就悲催了?雖然傳說有一些醜女像無鹽、黃月英啊這些人,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而且還都嫁給了曆史上的傑出人物,但我可不敢有這份心氣。有幾次人家牽線讓我相親,我去了,心虛得很,極力表現得熱情,吃完飯我搶著把單買了,想博得人家好感呢。

心酸的時候就會想,長相都是爹媽給的、天生的,又能怎麼辦呢?可是又不忿,難道外形不好的人,要麼隻能單一輩子,要麼就隻能找同類?就不能找到一個白馬王子嗎?真是好無奈。求一點安慰可以嗎?

魯小胖的回信

今天幾乎所有人都在悼念楊絳先生。我在這裏有些不合時宜地說些小情小愛的事,這讓我真真實實地感覺到,我們絕大多數人的渺小、平凡。不是所有人都能活成楊先生那樣的傳奇,那至少我們要努力不活得狗血。下麵來回答問題:有人問,外形不好的人,隻能單著或者將就一輩子,要麼隻能找同類嗎?這個問題最後把我問樂了。人哪,都是隻許自己放火,不許別人點燈。我們老抱怨這世界以貌取人,其實我們自己何嚐不是。問問題這個女孩,你又何嚐不是?你一句“那我隻能找同類嗎”,

就透露出各種不甘心。這大概是我們不開心的原因,那就是,我們總抱怨世界充滿“偏見”,卻忘了我們自己也是“偏見”。我不好看、不出色,就沒有人愛了嗎?當然不是。我想,分以下三個方麵來回答問題吧。

第一,關於喜歡和愛的問題。

這是兩回事兒。當我們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我們會呈現一種花癡狀,比如說人人都喜歡胡歌、霍建華、抖森,我也喜歡。喜歡的時候,用的是眼睛,而眼睛有時候是勢利的;可愛上的時候,用的是心。我們的心,貌似瘋狂,實則清醒,它可以透過外表浮華的一切,隻看到一個讓你感到歡喜的靈魂。這麼說聽起來很玄、特文藝,但其實就是這麼回事兒。所以,我們也許會喜歡,會花癡很多人,可是,某一段時間,我們隻會愛上一個人。

第二,關於外表的問題。

身材、氣質、皮膚、著裝、談吐,還有五官,一個人是否看起來賞心悅目,基本由以上六點決定。前五項各位可以自行排序,反正在我看來,不論怎樣排,五官都是排在第六位的。而前五項後天都可以彌補、改進,所以誰也不用氣餒,誰也不用抱怨。生下來不美很正常,長大了不美,隻能怪自己,怪不了別人。

第三,關於將就的問題。

大夥真的不用再問我會不會“將就”了,我不將就,是因為我也不想被任何人將就。《西雅圖未眠夜》(Sleepless in Seattle)裏麵,靠近電影的尾聲,Meg Ryan的未婚夫,得知她愛上的是幾乎素昧平生的Tom Hanks,他說了一段話,他說:“我愛你,但是我們到此為止吧。我不想成為別人將就的那個對象,我不想成為你將就的對象。婚姻路本身就夠難的了,至少起點不要這麼低吧。”

嗯,我非常讚同這段話。沒有誰願意被別人“將就”,我們總是自以為是地覺得隻有自己“將就”別人的份兒,那誰知道呢?也許我們也在被別人“將就”。既然愛是相互的,那“將就”何嚐不是?所以我不將就,我更不要別人來將就我。我想這應該回答了這個女孩的問題。對於愛情和幸福,我還是覺得,在年輕的時候,至少應該任性堅持一下吧。

那個對的人,不管你在哪兒,你不來,我不老。

找一個我愛的人,還是愛我的人?

愛來了你是擋不住的,它要走了你也留不住,所以千萬不要試圖和愛去理論。愛很殘酷,對於愛著的人來說,愛是天堂;那對於不愛的人來說,愛就是地獄。

筱筱的來信

魯豫姐你好,我叫筱筱,今年二十五歲。我現任男友長得很帥,家裏條件也好,主要是對我很好。雖然我們偶爾會吵架,會衝突,可是他就像我的貼身保姆一樣。我想要的東西,他不吃飯都要主動攢錢給我買。

冬天的時候,我的手經常會開裂起皮,他就把我的髒襪子什麼的給我洗幹淨,對我照顧得無微不至。身邊的朋友們常常說,這麼好的男人,你是再也找不到了,一定要好好珍惜。可是他對於我的吸引力不大,我並沒有那麼愛他,我總是要違心地說愛他,真的很不舒服。我現在隻是享受他對我的好,卻體會不到愛情的甜蜜。

你說我是應該分手,還是應該慢慢培養感情?一方麵,我擔心最終依舊無法愛上他,培養的最多是親情。日久生厭,浪費時間,還可能錯過更好的人。可是,如果分手,我又怕再也找不到對我這麼好的、體貼的男人了。總之好像做任何一種選擇都有代價和成本,真的每天都好掙紮好糾結,希望魯豫姐能夠幫幫我,告訴我該怎麼辦。

一個男孩的來信

魯豫你好!想和你交流下。我現在的女朋友條件不錯,當初是我花了很多時間追到的“女神”,但是現在發現“女神”不做飯也不做家務,我工作完還要做飯,感覺很累。她呢,基本上是需要我伺候的,打掃衛生、洗衣做飯,我都成男保姆了。有時候心煩了,會很惱火,憑什麼我一個人什麼都承擔了,還說這是我作為男人的責任、照顧女人天經地義。我非得給自己找個主人來伺候?有時就感到十分討厭和無奈,也會和她理論,結果她就鬧、就哭、就說我想不負責任。

我也試圖和她溝通,想要改變她,可是總不理想。挺困擾的,你能給我點建議嗎?

魯小胖的回信

今天要兩封信一起回,因為這兩封信讓我想起一個數學名詞:合並同類項。不瞞你們說,因為時間太久遠了,我專門百度了一下這個詞。我覺得這世上所有的陰差陽錯、擦肩而過、強顏歡笑,都是因為我們在愛情中、在婚姻中,錯誤地合並了同類項,或者說是,合並了錯誤的同類項。反正愛情比數學題狡猾多了。它不是難,而是tricky。

來看眼前這兩封信,一道題目,兩段情感,四個人物。我剛才找了紙和筆,然後特認真,在紙上寫了以下內容:不勝其煩的筱筱和她無微不至的男朋友;要求無微不至的“公主病”和她不勝其煩的男朋友。

這四個人,都不開心。顯然,組合是錯誤的。而這四個人當中,有人一直被別人照顧,有人一直照顧別人;有人心不甘情不願地照顧別人,而有人是心不甘情不願地被別人照顧。那不如這樣,筱筱的苦命男友,你和“公主病”在一起,至於筱筱和“公主病”的男朋友,你們倆隨便。這樣,至少有兩個人適合彼此,不用四個人都痛苦,那你們覺得怎麼樣?

當然不怎麼樣。真以為在做數學題嗎?人生哪兒會有那麼多的皆大歡喜正合適,因為這裏的矛盾不是誰做了家務,不是誰照顧誰,而是,愛。不夠愛,不愛了,就這麼簡單。愛著的時候什麼都不是事,如果不愛—不愛了,那什麼都是事。我從不相信什麼日久生情,我也不相信你可以感動一個不愛你的人讓他有一天愛上你。愛要麼在要麼不在,它就是憑空而來的,沒有原因,它也會突然消失,莫名其妙。

愛來了你是擋不住的,它要走了你也留不住,所以千萬不要試圖和愛去理論。愛很殘酷,對於愛著的人來說,愛是天堂;那對於不愛的人來說,愛就是地獄。

我覺得人間的這出愛的悲喜劇就是源於我們合並了錯的還是對的同類項。如果愛有公式,那一定看起來很簡單—找到相愛的那個同類項,就那麼簡單。可是老天,那你需要多大的運氣呢?

我不想老對你們說“愛呀,不愛的話就分開啊”,那將來你們都單著的話會不會恨死我?我隻強調我的愛情觀就是:不湊合,不將就。可是,每個人的需求是不同的。如果對你來說,陪伴比愛情重要,那就請你做出實際的選擇,因為每個人的生活都是甘苦自知,所以各位“筱筱們”:此時你想要的,就是對的。

你那麼愛他,為什麼不想嫁?

“婚不婚”多半都是因為“愛不愛”。“愛”可能不一定“婚”,但“不夠愛”一定“不想婚”。結婚這件事兒呢,天時地利人和,差一樣都不行。

阿離的來信

魯豫姐,男友昨天又跟我求婚了,這已經不知道是他第多少次跟我求婚了,也不知道是我第多少次拒絕他了。最開始在一起時,我就跟他說過我恐婚,也不想要孩子,如果你接受不了我們也不必在一起。

我們在一起六年,相處得很好,中間他提過幾次想結婚,每次我一拒絕他就不會再聊下去。可不知道為什麼昨天他開始反複說結婚的事,說他沒有安全感,還問我如果愛他為什麼不可以結婚?說真的,我不明白,結婚和愛有什麼必然關係。好好戀愛不是一樣很好嗎?

朋友說我是一個沒有責任感的人,不想結婚是因為不想對這段關係負責。或許是吧。我從來都不明白永遠是什麼,也一直認為人與人之間誰都不曾真正擁有誰,就像羅大佑《戀曲1980》裏唱的那樣:世上沒有人有占有的權利。男友說他很想結婚,也從來沒有想過分手,每次聽他講這些我都覺得自己特別冷血。可我真的沒辦法妥協。

魯豫姐,結婚和愛到底有什麼必然關係?

魯小胖的回信

今天我幹了件特麵的事兒:百年不遇用膠水,結果左手大拇指和食指被粘住了。我不敢使勁兒硬拽把手指分開,就等著膠自然脫落,活活等了兩個小時。這件事告訴了我很多深刻的人生哲理:1、手笨的人沒事兒別瞎做手工;2、用膠水之前最好戴上手套。不過,手被膠水粘住的兩個小時裏,人生無比單純。因為除了一心一意等膠水的功效過去,你別的什麼也幹不了。不知道這算不算樂極生悲,因為昨天晚上,簡直就是我的人生巔峰。

我傍晚出差回來,本來困得要死,但還是拚命去赴一個飯局,一個我心馳神往了好久的私房菜。臘八蒜肥腸、溜肝尖兒、回鍋肉、醋溜土豆絲、大白菜、生魚片、麝香豬、烤包子、炒餅……朋友們信口開河地點了各自的最愛,但是這份聽起來很任性的菜單,居然被廚師漫不經心但絕對令人驚豔地擺上了桌。昨晚北京的夜色那麼美,昨晚我的朋友們那麼可愛,昨晚我吃得那麼high,昨晚的人生絕對活色生香,幾乎不需要愛情。

然後就是今天,我的手指恢複了常態之後,阿離的來信把我又拽回了人間。在人間,我還是渴望愛情,但對婚姻保持審慎悲觀的態度。因為環顧四周,幾乎看不到所謂幸福的婚姻。夫妻關係能做到decent(體麵的),已經是挺高的標準了。而怎樣算decent?我的標準是:兩個人之間仍然有情感,愛情、親情都可以,還有得聊,還喜歡或者習慣對方的陪伴,還有bottom line(底線),沒有背叛。再看看身邊,能做到如此的decent couple,好像一隻手就數得過來。

如果是我,我不會輕易結婚,但我也不會輕易抗拒結婚。因為如果有人求婚,我又無可救藥地愛著他,那這個婚我肯定會結。當然,愛,還要無可救藥地愛。這些條件聽起來就很幼稚,可是,此時此刻,我真心誠意地這樣想著。

婚當然可以不結,但是“婚不婚”多半都是因為“愛不愛”。“愛”可能不一定“婚”,但“不夠愛”一定“不想婚”。結婚這件事兒呢,天時地利人和,差一樣都不行。阿離,如果你的男朋友求婚求了六年,你仍然不想嫁,那麼,為了你,也為了他,千萬別結婚。

等你們的愛耗盡,或者升華了,再說。

《生活大爆炸》中,在霍華德與伯納黛特的婚禮上,謝爾頓對他們說:“人窮盡一生追尋另一個人共度一生的事,我一直無法理解,或許我自己太有意思,無須他人陪伴,所以我祝你們在對方身上得到的快樂與我給自己的一樣多。”

祝你也找到這樣一個人—你們無可救藥地相愛,從對方身上得到更多快樂,願意為他卸下恐懼與懦弱,去履行共赴一生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