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知更鳥女孩4末日風暴

『簡體書』 知更鳥女孩4末日風暴

自編碼:1820508
商品貨號:9787550025295
作者: (美)查克·溫迪格
出版社: 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1月

售價:NT$ 21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也許你忘了,她知道你將如何死去。 ◆媲美《哈利·波特》《權力的遊戲》的史詩經典係列! 經典暢銷書《知更鳥女孩》第四季,震撼全美數百萬讀者的懸愛之書! ◆當死亡的末日風暴殘酷來襲,誰的靈魂能夠驚險逃脫? ◆如果你正在尋找一個生動、黑暗幽默、超自然的懸疑小說,那麼“知更鳥女孩”係列就能滿足你對這些的全部想象。在第四季裏,神秘暗號,蠍形文身,通過碰觸即能置人於死地的十歲男孩,為愛欲而沉淪的瘋狂少女……所有的一切都化為一個巨大而危險的旋渦,就像一場必將降臨的末日風暴。擁有死神之手的米莉安,又能否在這場風暴中驚險逃離,獲得新生?

內容簡介:

也許你忘了,她知道你將如何死去!

    在米莉安灰暗顛沛的人生中,隻有溫柔善良的路易斯可以給予她豐沛的愛與情感。可是在她鼓起勇氣給路易斯打電話時,他卻說:“米莉安,我遇見了一個姑娘,她叫薩曼莎,我們訂婚了。”還有什麼比這種更讓人無望的嗎?然而一次偶然的機會,米莉安握住了薩曼莎的手,腦海中卻呈現出一幅令她萬分驚恐的畫麵——訂婚之夜,薩曼莎的脖子卻被一雙手緊緊卡住,直到慢慢沒有了呼吸。而這雙手的主人,竟是路易斯!在這場末日風暴裏,當你*所愛的人也開始麵目模糊,真假難辨,來自於人性的拷問才剛剛開始。

 

 

◆ 經典語錄 ◆

◆ 她品嚐到一種奇怪的滿足感,就像心房之中忽然開滿黑色的花。

◆ 她的思維出現了斷裂,好像米莉安的人格麵具是一麵邊緣有許多缺口的鏡子——她的每一塊反射玻璃都埋藏在一隻鳥的身體中。她是它們,同時又是她自己。她分享了每一隻鳥的生命,也許,隻是也許,那些鳥也分享了她的生命。

◆ 你能窺視我們的人生,洞悉我們的生死。

作者簡介:

查克·溫迪格,美國知名小說家、編劇和遊戲設計師,聖丹斯電影劇本創作研究室成員。他與蘭斯·威勒合作完成劇本,並由後者執導的電影短片《流行病毒》(Pandemic)參加了2011年聖丹斯電影節。同年,他與蘭斯·威勒合作完成的一部數字跨媒體作品《休克》(Collapsus)得到了國際數字艾美獎和創新遊戲大獎的提名。他創作的遊戲腳本多達兩百萬字,同時他還是熱門遊戲《獵人:夜幕巡守》的開發者。

目前,他與妻子米歇爾、兒子B-Dub居住在賓夕法尼亞州,家中養了一隻名叫Tai-Shen的小獵梗。

“知更鳥女孩”係列是查克·溫迪格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上市後,在美國掀起懸愛風潮,引起《搏擊俱樂部》《暴風屋》《縣界》等好萊塢著名編劇一致好評,各大媒體鼎力推薦。

目錄:

第一部分 命運三女神

——諾娜、得客瑪、墨爾塔

1、半途而廢者

2、尚未完成

3、鷸蚌相爭

4、拯救

5、大回旋

6、重返黑暗

7、死人的口袋

8、徒步前進

9、即將花開

10、6號房間裏的傷痕

11、出租車上的懺悔

12、畜生和精分

13、吐真劑

14、兩顆星,碰撞在一起

15、黑洞

16、雷與電





第二部分 蠍子和青蛙

17、不是我的馬戲團,不是我的猴子

18、鑰匙環

19、巫師車

20、上帝之法與人類之法

21、第一塊多米諾骨牌

22、進入風暴

23、烤棉花糖

24、隨風而去

25、破壞者



第三部分 罪惡之地

26、死亡陰影之穀

27、有限巡邏區域

28、基地自由樹

29、棋逢對手

30、紅帳篷

31、晚餐

32、折斷的鑰匙

33、報廢的鎖



第四部分 死鳥難飛

34、死鳥埋骨地

35、加油、吃飯、拋棄

36、獵鷸

37、晚安,格雷西

38、天使和魔鬼

39、抽線

40、觸發器

41、走吧,沒良心的

42、一往無前

43、無神論者的家

44、閃電之心

45、瑪麗的故事



第五部分 沒有太陽,處處黑暗

46、休克療法

47、黑色開心果

48、投資回報

49、知更鳥的故事

50、骨頭湯

51、斯庫拉和卡律布迪斯

52、米莉安再度逃亡

53、活死人的長途跋涉



第六部分 雷鳥

54、走鵑和叢林狼

55、陰影

56、屠戮之眼

57、破壞浪潮



第七部分 風暴之後

58、好心的獨眼龍

59、猛禽圍場的飼養時間

60、混亂

61、隻剩下水

62、當然

63、賓夕法尼亞

64、鞋盒遺產

65、丁零零

66、早餐是壞事的稀釋劑

67、幹得漂亮,殺人犯

內容試閱:

小時候的米莉安



這年,米莉安八歲。

電閃雷鳴,不過雷聲總比閃電遲半秒鍾到達她家的老房子。雨點敲打著玻璃窗,好像它們一個個都急著要進來,淹掉屋裏的一切。

米莉安縮在被窩裏瑟瑟發抖。

她盡量忍住不哭,但胸腔裏偶爾會發出一種聲音,它來自肺和心髒,聽起來像受傷的動物發出的哀號,使她不得不拚命克製。

又一道閃電,又一聲震耳欲聾的炸雷,就好像引爆引信極短的炸藥包。閃光,轟隆。閃光,轟隆。

快起來,去告訴媽媽,告訴她你很害怕。這念頭既誘人又充滿禁忌,她無所適從,像隻追著自己尾巴轉圈的小狗。

不,不,不,不。

沒用的。

從來都沒用。

永遠不會有用。

閃光,轟隆。

她又驚叫出聲,幾乎扯破了喉嚨。

等到反應過來時,她發現自己已經光腳站在了冰涼的木地板上,毛毯拖在身後。她心裏不停地警告自己:別,別,別,快停下,轉身,你知道這樣做不會有好結果,別僥幸了,快死了這條心吧。可她的雙腿不聽使喚。她走到架子跟前,眼角的餘光瞥見了放在上麵的泰迪熊玩具,一隻鬆了線的紐扣眼睛懸在臉上;此外架子上還擺著許多她並不愛讀的書:《聖經》《伊索寓言》《罪與罰》《雙城記》,以及一些破舊的俄羅斯兒童書籍,裏麵充斥著各種結構主義人物完成稀奇古怪的俄羅斯使命的故事(還有大量抽煙的情節),沒有一本是英語,全是俄語。她經過掛在牆上的十字架,那上麵釘著一個名叫耶穌的可憐人,鮮血淋漓,看著就叫人害怕。來到走廊,她走過牆上掛歪了的鏡子,還有地板上不時發出叮當之聲的暖氣出口。

終於,她來到了媽媽的臥室門前。

別敲門別敲門別敲門。

她抬起了手,但停在半空,仿佛舉著什麼看不見的東西卻不知道該

放在哪裏。

沒用的,從來就行不通。

深吸一口氣,慢慢呼出。再來一次。

帶著巨大的悲傷與恐懼,她決定返回自己的房間。

但媽媽的房門打開了,很突然、很迅速,她嚇了一跳。

伊芙琳·布萊克站在門口。她滿臉不悅,兩條胳膊交叉著,手掌托著胳膊肘,掌心煩躁地摩擦著皮膚。她像一個黑色的影子,比她身後昏暗的房間顏色更深。

她媽媽不滿地哼了一聲。

“別以為我沒聽見。”媽媽說。

“對不起。”

“在自己的房間裏像野貓叫春一樣亂叫。你該覺得害臊。隻是下雨打雷而已,你都八歲了,不是四歲,更不是穿著尿不濕的小嬰兒。”

“我……我隻是……”她聽到自己的聲音結結巴巴,這讓她更覺羞愧和尷尬,可她終究把話說了出來,“我隻是想過來看看,我能不能進去,和你一起睡?就今天一晚。閃電實在——”仿佛在印證她的話,恰在此時,走廊的後窗上閃過一道光,空氣炸裂一般的聲音接踵而至。走廊上的鏡子“哢嗒哢嗒”碰撞著牆壁,“像在頭頂一樣。”

“所以你就害怕了?”

“嗯。”

“害怕閃電會突然長出一雙手伸進窗戶,把你抓到外麵去?”

這倒是米莉安未曾想到的畫麵,然而此時……

“我不知道。雷聲很大,很嚇人。”

媽媽咕噥著說:“親愛的米莉安,人生就是這樣啊。黑暗每晚都會降臨,暴風雨每個季節都會光顧,而決定是不是要勇敢麵對它們的人是你自己。記住,該是什麼就是什麼,這個永遠不會變。我們要相信上帝會賜予我們用來趕跑恐懼的鋼鐵和食鹽。隻要我們足夠虔誠,他就會保佑我們,為我們提供庇護和勇氣。”

米莉安的眼眶中溢滿了淚水,“可是,媽媽——”

“別可是了,不許再哭,要不然我連毯子也拿走,讓你躲都沒地方躲。”

“那……那能不能至少給我一個手電筒?”

“閃電的光還不夠嗎?你頭上有屋頂,還有上帝,別的你什麼都不需要。”媽媽嚴厲地說,“別惹我發火,米莉安。馬上回去,回你自己的房間,讓我好好睡一覺。”

米莉安強忍淚水,轉身跑回了自己的臥室。

閃電,照亮夜空;雷聲,驚天動地。

天亮以後,人們會發現雷電擊中了他們家前院裏的一棵樹,那棵樹

離房子隻有三十英尺。

樹身一分為二,狀如刀劈。



精彩片段(二)

“而你們要幫助我們。”凱倫低聲說。

恐慌像成千上萬隻螞蟻啃噬著米莉安的身體。此刻她思緒萬千:我要離開這兒。我要找到瑪麗剪刀。我要報警。不能再耽擱了,我要想方設法逃離這個鬼地方。她隻需要一個機會。“伊森,你應該知道這聽起來就像天方夜譚吧?說了這麼多,你們做這一切的依據不過是一個人臨死之前的幻覺而已,但幻覺算不上靈視。很多人都以為他們有通靈的本事,但實際上——”

凱倫微微抬了抬頭。

她的雙眼直盯著米莉安,目光幾乎要把她穿透。

“瑪麗·史迪奇。”她低聲說,“瑪麗·史迪奇,瑪麗·史迪奇。”

米莉安心裏一緊。

“什麼?”她問。

伊森說:“瑪麗·史迪奇。她是什麼人,米莉安?”

但回答的卻是凱倫。

“一個名字。她內心深處的一片陰影。我把它揪了出來,就像貓抓到了耗子,叼住尾巴銜在嘴裏,晃呀晃呀。”說完她陰森森地笑起來,那笑聲像狂亂的音樂一樣雜亂無章,仿佛她在笑一個所有人都沒有聽懂的笑話。

“她會讀心術,”伊森說,“隻要是活人,不過讀得並不深,隻是一些淺層次的思想,就像小孩子撿起漂浮在池塘上的落葉。”

這是個很低級的問題,米莉安本不想開口。

但她似乎管不住自己那張嘴,“如果人死了呢?”

謎之微笑。伊森說:“我們就是用這種方式找到你的。不管我們怎麼拷問,韋德始終不願吐露半點關於你的消息。他的嘴很嚴,但是……”

“死人的心是很容易讀的,”凱倫說,她抬起頭,眼神空洞,也不知在望著什麼,隻是舌頭輕輕滑過幹燥的下嘴唇,“他們的思想會短暫保留一段時間,就像氣味一樣,慢慢消散,直至消失……”隨後她的頭又垂了下去,這次垂到右邊——她的脖子彎曲成一個令人心疼的角度。

她牙齒咬得咯咯響,眼睛閉著,低聲哼著一首完全聽不出調調的歌:

“嗯……嗯……嗯……”

伊森重新接過話茬,“是韋德讓我們找到了你之前住的那家汽車旅館,那裏的職員說他的車子被偷了,一輛特別引人注目的車。我在某些部門有朋友,很容易查到你的下落。”他臉上露出類似自豪的表情,至少有那個意思。妻子的不幸或許令他難過,但米莉安認為,部分上,他對這樣的結果是感到欣慰的。她在他眼睛裏看到了驕傲,甚至投射出令人不安的光彩。“你仍然認為我們隻是小打小鬧嗎,米莉安?認為我們是一群沒頭腦的……烏合之眾?我們是認真的。我們目標明確,立場堅定。說到底,我們可不是鬧著玩的。”

米莉安感覺有人在桌下抓住了她的手,是加比。

“那你們的計劃是什麼?我在這裏又有什麼作用?”米莉安問。

伊森向後靠去,好像他突然之間感到舒服了,心滿意足了。他說:“我想組建一個大家庭,一個由超能力者組成的特別家庭。所以我們需要能看清現實和預見未來的人,而後我們再一起改變未來。”

“也就是說,這裏的每一個人……都身懷絕技?他們都受到了

詛咒?”

戴維的雙眼閃閃發光,“沒錯,我們都不是普通人。”

“但沒有人說這是詛咒,除了你。”奧菲利亞說。

“你也不是普通人,”伊森說,“對嗎,米莉安?”

她想說:你並不了解我。可她卻破天荒地克製住了,轉而提出了那個藏在她心裏許久的疑問:“那個孩子,他是怎麼回事?”

“艾賽亞?哦,他是個非常特別的孩子。艾賽亞本不該降臨在這個世界上。他是個早產兒,媽媽是個癮君子。”聽他的話音,好像這孩子是個先知似的,或者救世主,“他在卡登兒童醫院的新生兒重症監護病房裏死過兩次,但兩次都被成功救活。他被人收養過很多次,直到最後被一對好心的夫婦,也就是他的上一任養父母——達倫·魯賓斯和多茜·魯賓斯——交給我們。可是他的親生母親格雷西,”說到這裏他連連咂舌搖頭,“她來把他帶走了。我們請她加入我們,可是……”他聳了聳肩。

“那孩子有什麼特別的?”

他咧嘴一笑,“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但我們會把他追回來的,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他有著強大的力量。”

“他是……武器。”凱倫說。她低頭盯著雙腿,嗓音低沉沙啞。她的肩膀隨著說話的節奏一起一伏。

“哦,可我不是武器,”米莉安說,“不管你們在幹什麼,我都幫不上忙。我覺得我們之間可以到此為止了。”

她說完便站起身,加比也照著做,於是兩個人就站在那裏,盯著諸位。奧菲利亞竊笑,戴維直皺眉頭。米莉安感覺身後有人,但她猜測十有八九是伊森手下那個大兵傑德,而且他手裏肯定拿著槍。

伊森用指甲剔著牙,漫不經心地說:“我還沒有把鑰匙還給你。但在我考慮把它們還給你之前,麻煩你能否賞我們一個臉把這頓飯給吃了。我討厭浪費。另外,米莉安,我希望你不要輕看自己。你所擁有的能力,我認為意義非凡。你能窺視我們的人生,洞悉我們的生死。用你們年輕人的話說,這可是屌炸天的技能。”

機會來了。

“你想知道?”她說。並非疑問,而是指出。

“知道什麼?”

“別裝糊塗。我看你也是個爽快人,就不要繞彎子了。你想知道你是怎麼死的。沒問題。誰不想知道呢?這就像世界上最變態的派對遊戲。”

伊森舔了舔嘴唇。此刻他的內心想必已是萬馬奔騰:渴望,誘惑。

米莉安再清楚不過了。他對自己從未嚐試過的事情充滿好奇,那是最高級別的禁果——雖然腐爛,卻甜美無比。瞥一眼生命的盡頭,看看在黑暗降臨之前等待自己的將是什麼。

很好,她可以好好利用這一點。

伊森站起身,“你是怎麼做到的?”他問。

“對於他們,我無可奈何,”她指了指在座的其他人,“因為他們也受到了詛咒。他們的命運還在賭盤裏轉著。但是你呢?哦,那就簡單了。隻要讓我碰到你的皮膚就行了。輕輕一碰,我就知道你會怎麼死掉,什麼時候死掉,但死在什麼地方,我就不知道了,所以這也算是一個很大的局限吧。不過其他的都沒問題。你真想知道?我怕你會受不了。”

伊森吻了吻他妻子的頭。凱倫輕歎一聲,他點點頭。

米莉安從加比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可憐的加比,她還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呢。也許她能感覺得到。但願她能,因為我需要她做好準備。可她不能冒險泄露自己的計劃,所以……

應該說,這裏的每一個人都蒙著眼睛,除了米莉安。

她從加比身後繞過去。

奧菲利亞和戴維始終注視著她。奧菲利亞看上去百無聊賴,但是戴維,他似乎有所察覺。他知道肯定有事要發生,隻是不知道什麼事。

米莉安慢慢悠悠地繞過桌子,遠遠站在凱倫輪椅的一側。伊森站在另一側,他伸出了一隻手。

米莉安也伸出了手。

凱倫向後仰著脖子,盯著米莉安的一舉一動,她白色的眼睛裏忽然布滿了蛛網一樣的血絲。“你,”凱倫大聲說,“死神觸碰過你,殺死了你身體裏的東西。現在,現在他錯過了你,看不到你了。”

殺死了你身體裏的東西。

沙漠中傳來嬰兒的啼哭,米莉安確信這不是幻覺。那是一個飽受饑餓、寒冷和傷痛折磨的嬰兒發出的哀號。

那不是真的,她提醒自己。這是入侵者在戲弄她。去他媽的入侵

者。她咬牙看著伊森充滿期待的手。

米莉安一把將它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