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现代/当代/都市小说 > 地下鐵道(2017年普利策獎得主!《追風箏的人》之後,再燃無數中國人的閱讀熱情)

『簡體書』 地下鐵道(2017年普利策獎得主!《追風箏的人》之後,再燃無數中國人的閱讀熱情)

自編碼:1816448
商品貨號:9787208143715
作者: [美]科爾森·懷特黑德 著,康慨 譯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03月

售價:NT$ 199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少女科拉無家可歸,受到欺辱和強暴,過著沒有希望的生活。又一次殘忍的鞭打,讓她下定決心,逃出人間地獄,穿過沼澤的黑水和森林的幽暗,搭乘秘密的地下鐵道,一路向北,投奔自由。這是怎樣的旅程啊。她沿路看到社會的邪惡,法律的不公,暴力無處不在,善良的光卻是那麼脆弱。好心人一個個倒下,但那身高兩米、冷酷無情的獵奴者仍緊追不舍。

  也許你要有足夠的勇氣,才會決定看一本講述奴隸製的小說。但你一旦踏上科拉的逃亡之路,便不可以中途放棄。這是令人心碎的故事,也是一段充滿啟迪的旅程,在無望的逆境中尋找生機,在黑暗的地下尋找光明。

作者簡介:

 科爾森·懷特黑德(ColsonWhitehead,1969— ),生於紐約,在上東區長大,童年時期就立誌成為作家。畢業於哈佛大學。獲得過麥克阿瑟天才獎、古根海姆獎及懷丁作家獎。
  他寫過六部小說,兩部非虛構作品。1999年發表處女作《直覺主義者》(TheIntuitionist)即引起廣泛關注,進入筆會/海明威獎的決選名單;第二部長篇小說《約翰·亨利日》(JohnHenry Days)進入普利策獎決選名單,約翰·厄普代克在《紐約客》上專文盛讚——“揮灑自如的天才作家”;2003年的散文集《紐約巨像》(TheColossus of New York),被譽為“9·11”後極好的紐約故事。懷特黑德創作題材廣泛,風格各異,被《哈佛雜誌》稱為“文學變色龍”。
  2016年8月,構思長達16年的長篇小說《地下鐵道》出版,入選奧普拉讀書俱樂部推薦書目,被奧巴馬列入夏季書單,11月獲得美國國家圖書獎,自此“地下鐵道旋風”席卷全美,作品進入年底全部選書榜單。懷特黑德被媒體譽為“美國在世作家中出類拔萃的一個”。

目錄:

阿賈裏
佐治亞
裏奇韋
南卡羅來納
史蒂文斯
北卡羅來納
埃塞爾
田納西
西澤
印第安納
梅布爾
北方
致謝

內容試閱:

  醒來以後,她決定靠兩隻腳走完剩下的路程—她的雙臂已經失去知覺。一瘸一拐,在枕木上磕磕絆絆。科拉一路上用手扶著隧道的岩壁,一條條凸起,一道道凹陷。她的手指在穀地、河流和山峰上舞蹈,仿佛那是一個新國家的輪廓,孕育在舊國家的體內。跑起來以後,你們往外看,就能看到美國的真麵貌。她看不到,但是感覺到了,她在穿越美國的心髒。她害怕自己在睡夢中掉轉了方向。她這是在一路向前,還是在往回走,回到她來的地方?她相信奴隸本能的選擇引導著她—任何地方,任何地方,但絕不是你逃出的地方。她已經憑著這種本能走了這麼遠。她要麼抵達終點,要麼在鐵軌上長眠。
  她又睡了兩次,夢到她和羅亞爾待在她的木屋。她給他講自己舊日的生活,他抱住她,後來又把她轉過來,好讓兩個人麵對麵。他把她的裙子拉到腦袋上方,自己也除去褲子和襯衫。科拉吻他,雙手撫過他全身上下。他分開她大腿時,她已經是濕的了,於是他徐徐滑入她的體內,叫著她的名字,從來沒有人這樣叫過她,將來也不會有人這樣叫,叫得溫柔,叫得甜蜜。她每次醒來,眼前都是地道裏的空虛,她每次都要為他哭一場,哭完起身,繼續前進。
  隧道也有嘴巴,一開始像黑幕上的一個針眼。她奮力前行,針眼變做了光環,接著就是洞口了,隱藏在灌木和葡萄樹下。她推開刺藤,走到外麵。天是暖的。仍然是吝嗇的冬日陽光,可是比印第安納溫暖,太陽幾乎就在頭頂。穿過窄縫,豁然開朗,眼前是一座森林,到處是矮鬆和冷杉。她不知道密歇根、伊利諾伊或加拿大的樣子。也許她已經不在美國,也許她已經走到了國境之外。她碰見一條小溪,便跪下來飲水。溪水清澈凜冽。她洗去臉上、胳膊上的煤灰和塵垢。“來自山區。”她說,這是從文章裏看來的,出自一本積灰蒙塵的曆書,“融雪水。”饑餓讓她腦袋發飄。太陽指給她北行的方向。
  天擦黑時,她走到了一條小路,它毫不起眼,隻是車轍反複碾壓而成的凹槽。她在石頭上坐了一會兒,忽然聽到馬車的聲響。一共三輛,塞得滿滿的,像是跑長途的樣子,滿載著齒輪,車身兩側也綁了貨物。它們在向西行進。
  第一個車倌是個高個頭的白人,頭戴草帽,留著花白的連鬢胡子,像石牆一樣冷漠。他妻子挨著他,坐在車夫的坐席上,一張粉臉和脖子支愣在方格花呢毯子外麵。他們對她無動於衷,揚長而去。科拉同樣不為他們的樣貌動心。趕第二輛馬車的是個年輕人,紅頭發,愛爾蘭人的長相。一雙藍眼睛注意到了科拉。他停了車。
  “你是路上的一景。”他說。尖聲尖氣地,像鳥鳴。“你需要些什麼嗎?”
  科拉搖搖頭。
  “我說的是,你需要什麼嗎?”
  科拉又一次搖搖頭,因為寒冷而搓著自己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