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成功/励志 > 心灵鸡汤 > 不完美,才美

『簡體書』 不完美,才美

自編碼:1810050
商品貨號:9787550267381
作者: 海藍博士/著
出版社: 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 2016年1月

售價:NT$ 200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我們生而不完美,認識到這一點,一切的努力和奮鬥,其實都是為了使自己變得接近完美。在本書中,溝通與理解的主基調始終貫穿全文,作者從發現人生的痛苦多來自於與人的關係入手,深度剖析親密關係中的夫妻關係、親子關係,與自我的關係,職場關係,引領我們進行自我梳理,自我發現。使我們最終認識到:困惑和坎坷都是生命的提醒,痛苦是靈魂被困擾的呐喊,困惑是智慧的開始,這一切都讓我們更加親近真實的自己。如果能在變幻無常的生活中,學會遇到苦難和不如意時,不對抗、不逃避,改變能夠改變的,接受不能改變的,那麼,人生不管如何跌宕起伏,我們都能活得安心快樂。


作者簡介:

海藍博士
複旦大學醫學博士、美國德州貝勒醫學院神經科學博士後、美國範德堡大學皮博迪教育和人類發展學院心理學碩士
中國抗挫力訓練總設計師、心理創傷治療與壓力管理專家、“靜觀自我關懷”全球首位中國師資培訓師、中國家庭教育學會常務理事和高級顧問

在美期間,作為美國最大心理機構Centerstone的移民與難民部主任,為來自世界32個國家的移民和難民提供危機幹預和創傷治療,其負責的項目獲得2005年度田納西州心理健康傑出項目獎。
2008年汶川地震後,駐紮災區服務三年,帶領團隊為40多所學校的幾萬師生進行危機幹預、創傷治療、壓力管理、青少年抗挫力等培訓和服務。由其擔任總督導的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心靈守望計劃”被評為“中華慈善獎最具影響力慈善項目”,該項目獲得胡錦濤主席親自頒獎。
2011年至今,在全球神經科學、心理學和現代身心醫學的最新理論和實踐基礎上,開創性的將Mindfulness(靜觀)、MSC(靜觀自我關懷)、PE(延長暴露療法)、Anxiety and OCD(焦慮與強迫症暴露療法)、Resilience (抗挫力)等世界最先進的科學方法與中國社會生活的實際情況相結合,逐步建立並不斷完善一套幸福力同伴教育體係,提高人的內在動力、情緒管理技能和幸福力。
2012年應陽光媒體集團董事局主席、著名媒體人楊瀾女士的邀請,擔任天下女人幸福力課程首席專家導師,先後影響40多萬人成長和改變。
2015年5月,創立“海藍幸福家”,致力於幫助四億家庭提升幸福感,通過梳理和提升與己關係、親密關係和親子關係,將寧靜和諧帶入每一個家庭。

目錄:

Introduction | 名人推薦 |
周國平:人要做自己由心而發的事
於丹:我給你做好吃的
徐小平:我們需要更多的海藍博士
Christopher K. Germer博士:如何與你不想要的和平共處
詹文明:她和她的團隊,正在書寫曆史
Elna Yadin博士:海藍博士的生命寫照
Preface | 作者序 |未知才是生命中的精彩
Chapter 1 | 第一章 |少有人明白的幸福之道
何處是歸途
你擁有的是哪一種幸福
Chapter 2 | 第二章 |所有的傷痛都值得欣賞
人生皆苦,苦來自何方
苦難並不可怕,苦難生成怨恨才可怕
與痛苦和平共處
人生沒有意外
一切都可以放下,隻要用合適的方法
所有的不滿後麵,都有一個你認為的應該
每個壞情緒後麵都藏著愛的呼喊
Chapter 3 | 第三章 |少有人知道的親密關係真相
親密關係四重奏:朋友、情人、父母、孩子
愛有五個密碼,別把它弄成亂碼
愛是生命,關係有四季
親密關係決定生死、健康和幸福
許多女性都患有一種病——“灰姑娘綜合征”
你那麼好,為什麼沒有男朋友
女孩跟爸爸相處的模式奠定了跟男性相處的模式
如果你不愛自己,拯救過銀河係也拯救不了你
婚外情是真愛還是自欺欺人
性格不合,恰是相濡以沫的開始
Chapter 4 | 第四章 |要做就做“不費力也討好的父母”
搞定孩子的爸爸才是成功的爸爸
沒有任何成功能夠抵消教育孩子的失敗
輕鬆愉快,才是做父母的正確方式
孩子不做作業,是父母的問題
不怕孩子早戀,就怕孩子不會戀
抗挫折能力是給孩子最好的生命禮物
別讓孩子覺得你工作隻是為了賺錢
有一種傷害叫作“看看別人家的孩子”
Chapter 5 | 第五章 |工作,要有快樂和成就感
做不快樂的工作是在謀殺生命
學會“管理”你的上級
不要為了獲得人脈而建立人脈
你是人渣、人工、人才、還是人物
懷才不遇,是你懷的才還不夠
什麼是真正的公平
站著說話不腰疼是因為腰疼過
Chapter 6 | 第六章 |感恩所有的不完美
擔心害怕的事,往往不會發生
你不需要依靠任何人
接納自己的不完美,那是自己完整的一部分
你有多痛苦,就有多向往
不再那麼努力去“給”,也不再拚命想“要”
你來與不來,我都依然綻放
Comments | 名家評論 |
Afterword | 後記 |
每一個在我生命中出現的人,都是命運的悉心安排

內容試閱:

未知才是生命中的精彩

每當我清晰地看到未來,我都選擇了改變
我們總以為幸福是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其實幸福是終於知道:人生得意時少,失意時多;如果能在變幻無常的生活中,學會遇到苦難和不如意時,不對抗、不逃避、不抱怨,改變能夠改變的,接受不能改變的,那麼人生不管如何跌宕起伏,我們都能活得寧靜和諧。
人生的苦樂是我們一係列選擇的結果,要相信,你可以決定和把控的比你想象的多得多。隻是很多時候,你以為自己沒有選擇。很多人都非常希望有個算命先生告訴自己這一生會是什麼樣子。在我看來,如果未來的每一天都清晰可見, 這一生該是多麼無聊無趣!
生命的精彩恰恰在於未知,如果把生命的未知當作一個禮物,每天都會是新的世界,等待我們去探索、發現、感受和創建。
回望我的人生,每當我可以清晰地看到未來時,我都選擇了改變,而每次的改變都把我帶到了一個更廣闊、更美麗多彩的天地,我的人生因此而變得更加豐盈。
人生,是一次可以選擇的旅程,我們無法把控環境和他人,但我們始終都可以把控自己。

做由心而發的事才是成功的捷徑
我為自己做的第一個選擇,在別人眼裏是瘋了才會做的決定。那一年,我 38歲,已經走過了極其艱辛的醫學求學之路,站在了職業生涯的頂峰,放棄了在醫學領域 20多年的耕耘,選擇把自己重新變成一個一文不名的學生,從零開始。
我在複旦大學醫學院(當時是上海醫科大學)跟隨“中國眼科之父”郭秉寬先生攻讀博士,是先生的關門弟子。博士畢業後,我去美國做醫學博士後,師從國際視覺和眼科學研究學會副主席 Robert G. Anderson(羅伯特·簡·安德森),雖然在眼科學界我的導師都是國內、國際的著名專家,能成為他們的弟子是許多同行夢寐以求的機緣,但我深深感到,一路走來,總有逆水行舟之感。
我問自己,人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我開始尋求自己內心真正的歸宿,做了人生中第一個重要的選擇——1999年,我放棄已經在醫學上取得的成就和光環,把自己變成一名學生,進入美國田納西州範德堡大學皮博迪教育和人類發展學院(Peabody College of Education and Human Development, VanderbiltUniversity)攻讀教育心理學碩士。
做出這個決定時,很多人都認為我腦子進水了,父母和公婆更是認為我瘋了,錦繡前程就這麼放棄了?!和成功人生僅一步之遙,現在突然去弄什麼心理學,太不靠譜,也太不負責任了,畢業後,有沒有工作都不確定,折騰到什麼時候才是頭?我周圍的人都嘲笑我:你都已經38歲了,又是個中國人,說英文有口音,對美國文化也不熟悉,畢業能找著工作嗎?誰找你做谘詢呢?客戶可能隻有一個,就是你自己!
其實,做這個決定,我也有過掙紮,20多年的積累消失於一旦,年近 40歲,從零做起,背井離鄉,前途未卜。我當時跟我愛人講,當醫生的話能賺很多錢,當心理谘詢師能不能找著工作都不知道。我愛人說:“其實你不是一個對物質生活要求很高的人,你睡在哪兒都能睡著,也吃不了多少,人生很短,既然你這麼喜歡心理學,一下班就看這方麵的書,幹嘛不去試試呢?”
我問自己,畢業後如果找不到工作,是否能養活自己?記得當年有許多留學生都靠在餐館打工養家糊口,我也可以去餐館打工,照樣能有飯吃,我相信:有一顆準備吃苦的心,一雙勤勞的手,即便打工,也能養活自己。
有人說,不為五鬥米折腰的人,家裏肯定不止五鬥米。其實,我當時讀書先後借了近十萬美金,直到 2013年聖誕節前夕才還清。因為我相信:人生隻漲不跌的投資就是學習和成長。
人生苦短,比如,一個人活 80歲,掐頭去尾,真正醒著的時間,三分之二都是在工作。既然主要的時間是在工作,那幹嘛不做一件自己喜歡並擅長的事情?!很多人一年到頭都在忙,並不喜歡自己的工作,就等著好不容易有假期,趕緊去哪兒旅遊一趟,然後回來接著忙,我不想過這樣的日子,如果工作變成每天都像假期一樣該多好,人要做自己由心而發的事情。
那什麼是自己喜歡的事情呢?自己喜歡的事,就是你休息時間想做,別人不給你錢,你還願意去做、而且倒貼都願意去做的事。我業餘時間都是在看心理學和自我幫助方麵的書。於是,我決定放棄在醫學領域取得的成就和光環,開始學習教育心理學,我想做一件每天都喜歡並擅長的事情,生命本身的目的就是幸福和快樂,不是等有了錢、有了時間、有了房子、有了位子、有了帽子、有了車子、有人愛、有了……才能快樂幸福,每天快樂才是生命真正的意義和質量所在。
人生沒有不能承受的苦難,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學習心理學之後我有如魚得水之感,2001年從全美排名前三的教育學院 Peabody College ofVanderbilt University順利畢業,從危機幹預熱線的誌願者做起,後來在美國最大也是全球最大的心理健康中心 Centerstone工作,不久就晉升為移民和難民項目主任。
在 Centerstone工作的日子裏,為從 30多個國家來的移民和難民服務。不管是移民還是難民,都是離開了自己熟悉的環境、熟悉的人脈、熟悉的文化、親朋好友,放棄或被迫放棄自己曾經擁有或創立的一切,來到一個語言不通,文化不同、甚至還遭受歧視的地方,從零開始。記憶最深的是一位經曆了種族大屠殺,從索馬裏來的五十開外的男性,他告訴我,敵對種族半夜衝進他的家裏,當著他的麵,殺害了他的兒子、父母,強奸了他的妻子,然後對他下了毒手。當天晚上,突然雷雨交加,敵人沒有來得及確定他是否真的死亡,就離開了。後來,他在朋友的幫助下逃到難民營,輾轉來到美國。我無法想象一個生命,經曆了如此慘絕人寰的變故,如何能夠堅持到現在?而他臉上透著淡定和沉靜,心態也十分平和,他身上有一種非常深邃的力量,讓我震撼。我問他,經曆了如此殘酷的人生,你怎麼能夠如此平靜祥和,他說:“相信上帝有他的安排,我不能改變,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把每一天該做的事做好。”他讓我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懂得了——信仰的力量。
還有一位從非洲來的壯年男性,英俊挺拔,非常幹練,很低調。我後來知道他在自己的國家是高級官員,因為內戰,他被迫離開自己的國土來到美國。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沒有了以往的便利和前呼後擁,因為語言和文化的不同,他所擅長的也都一下子失去了價值。在美國,他的體能是他唯一的資本,他開始幹各種體力活,住在非常簡陋的地方,待有了一點兒積蓄,能和人用英語交流後,他就開始走街串巷賣東西,有時被狗追趕,有時走近別人房屋,被人用槍瞄準,險些丟了性命。他堅持著,努力著,終於有了自己成功的生意。
索馬裏的漢子,非洲來的壯年,和許許多多從不同國家來到美國的移民和難民證明了:人生沒有不能承受之痛,一切都可以重來,一切也都可以更好。

人生後悔想做沒做的事,遠遠大於做錯了的事
工作後不久,我在被稱為美國最佳居住城市之一、以煙霧山著名、有許多湖泊的納什維爾市,建造了一所300多平方米的獨幢別墅,有11個房間,其實平時最多也就用3個房間,房前屋後種滿了我喜愛的花草,每個季節都有不同色彩的鮮花盛開。
我還種了專門吸引各種蝴蝶的草木,起風的時候滿溢著不同花草的芳香,我在院子裏放了各種鳥食,吸引不同的小鳥。清晨,綠色的草坪掛滿了露珠,在晨曦中閃閃發光,晶瑩剔透,活蹦亂跳的小兔子跑來跑去,淘氣的鬆鼠上躥下跳,各種小鳥發出歡快的叫聲,小蜂鳥拍打著翅膀,就像停在了空中,非常夢幻。
在清晨,我常常坐在沙發上看書,看著窗外的這一切,這種瓜果飄香的田園生活我也很喜歡,可是內心深處總有一種空蕩蕩的寂寥。
物質帶來了很多方便和舒適,可沒有帶來內心的充實和滿足,這不是幸福。那時我已經 40多歲了。我常常問自己,人生到底往何處去?我的下半輩子就這樣過了嗎?
我能清楚地看到,如果不做改變,我的日子很可能就會這樣日複一日地過下去,上班、下班、澆花、種菜、做飯、洗衣、旅遊直到離開這個世界,難道我
20多年所受的醫學、心理學的教育和積累的實踐經驗,每天給四五個人做谘詢就了結了嗎?這是我生命的全部意義嗎?
很多時候,坐在窗邊,我會拿出一封信來,每每看到信上的一句話,心就被觸動,不能平靜。當年,為了在美國繼續學習,我向中國大使館申請免去回國服務的要求,大使館回了信,信上大概寫著:“祖國培養你多年,我們同意你繼續留在美國,但也希望,未來你能夠報效祖國。”每每看到這句話,我的心底總是湧起無限的慚愧和內疚。
我們這一代人,從上小學到博士畢業的學費和住宿費都是全免,國家給了很大的支持,在我人生的壯年,學成之後並沒有為國家做過什麼就直接出國了,但不管美國的環境多麼優美、清潔、有序,心裏一直有一種無根的感覺,讀大使館的回信的時候,有被祖國召喚的感慨和感動,也很難過。
其實,不僅是我,很多像我一樣的海外學子心裏都有同樣的感受,總覺得很愧對國家。我相信,如果我聽從這種召喚,憑我在身心健康領域幾十年的學習,可以為國家做一些事情。
記得在讀書期間,我讀到一項對老年人的調查研究——研究人員問老人們:你們一生中最遺憾和後悔的是什麼?如果生命能夠重來,會做什麼不同的選擇?絕大多數人回答:會去做想做而沒敢做的事。
人生後悔想做沒做的事,遠遠大於做錯了的事。人害怕改變,因為怕失去現在的舒適,未來又不知在何方?而我相信,千千萬萬的移民難民,在連基本生活沒有保障、語言交流都不會的情況下,還能養家糊口,我受教育的程度和語言水平遠遠超過了一般的移民和難民,無論怎樣我都會有地方住,會有飯吃,最壞的結果就是去餐館打工、或當保姆。人一旦設置了自己的底線,就會無所畏懼。我寧願做錯,也不想留有遺憾,於是,我放棄了美國的一切,選擇回國,再次一切從頭開始!

人生最多的傷害來源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後,作為心理援助誌願者,我先後兩次趕赴災區救援,發現山河破碎,家園被毀,人們哀傷、麻木、迷茫,在遭受如此大的災難後,首先需要處理衣、食、住、行等基本生存問題,但當基本生存問題得到解決,媒體和救援部隊撤離後,心理創傷會慢慢顯露。短暫的救援很難解決根本的問題。
2008年9月,受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及華夏心理網的邀請,愛人和我帶著 10歲的女兒與“5·12心靈守望計劃”心理援助團隊駐紮四川三年,為災區幾萬名師生提供心理援助、壓力管理、留守兒童抗挫折能力的培訓、危機幹預服務和放下過去的梳理。
在汶川救援的三年,我震驚地發現,地震對人的傷害很大,但相比於地震,更大更多的傷害來源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孩子和父母的關係、夫妻關係、老師和學生的關係、領導和員工的關係,以及各種其他關係。
記得有一家三口,震後安然無恙,房子也沒有倒塌,可妻子非要和愛人離婚,我問她:“為什麼經曆這麼大的災害,全家幸運平安,不好好過日子,還要離婚?”她說地震發生時,她和愛人、不滿一歲的孩子在樓上睡午覺,被震醒後,隻見危機之中,她丈夫抱起個枕頭就跑了,沒管孩子,也沒管她。她說不管她倒也算了,可她不能容忍他連孩子也不顧,太自私,這種在生死關頭極端自私的人,怎麼可以做丈夫?怎麼可以做父親?她的丈夫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一臉的無辜和懊悔。其實,這對夫婦都不知道的是:人在危難之中的反應是下意識的動物本能的反應,也就是遇到危險時,會不自覺地躲開或逃跑。這種誤解,在災後的群體中很常見。
還有一位父親,地震發生後,當他幸運脫離危險後,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在教學樓裏的女兒,不顧一切地衝到女兒所在的教學樓,樓房已倒塌,他想進去救女兒,但在倒塌的教學樓周圍,已經擁滿了學生的父母,向他呼喊著去救他們的孩子。他在巨大的壓力下,去了另一幢倒塌的教學樓,掏挖被埋的學生,內心極其糾結和痛苦,被埋的女兒近在咫尺,他無能為力,隻能去救被埋的別人家的孩子。他把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挖出被埋的孩子,希望能夠把這些孩子救出來,就可以救自己的女兒,他救了很多孩子。等他再次跑回埋著他女兒的廢墟時,其他人已將他奄奄一息的女兒救出來了。他抱著滿身是血的女兒,飛奔到醫院,到醫院後不久,女兒在他懷裏停止了呼吸,醫生說,要是早點來,就有救了。我對說這種話的醫生有種想打人的衝動。因為這句話,把這個父親永遠地釘在了無盡內疚、自責的十字架上,不僅是他自己,他的妻子和家人,都把女兒的離去歸咎於他。從此,他開始酗酒。災後,他被評為抗震救災英雄,他對我說:“這個‘英雄’是女兒的血和命換來的,每次被人稱為‘英雄’,我內心有強烈的負罪感。”
更有甚者,一個女孩,幸免於地震災難後,在防震棚裏躲雷雨、躲餘震,她的姨父卻趁其他人不在的時候強奸了她。可憐的孩子,躲了天災,卻沒有躲過人禍。
記得電影《唐山大地震》裏的姐姐,讓她痛苦不堪、幾十年耿耿於懷的不是地震本身,而是媽媽的一句“先救弟弟”。
許許多多的孩子和成人,都曾說過,父母的爭吵和打罵,比地震本身對他們的影響更大更多。

所有的傷痛,都可以在關係梳理中放下
不管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傷痛,都可以在關係中療愈。我開始思索和研究,怎樣才能使人不被這些痛苦所困?全世界,特別是中國,受過專業心理訓練的人很少,可需要幫助的人很多,怎樣才能讓更多的人有機會放下過去、少憂未來、感受當下?數十年積累的國內外實用的理念和方法,加上豐富的實踐經驗,我認識到隻有“助人自助”才能最有效地幫助自己,幫助別人,沒有人真正聽別人的道理,人實際上聽的都是自己的道理,即便聽別人的道理,也是他認同的道理。
我開始整合國內外資源,創建了“放下過去、不憂未來、感受當下”的助人自助的服務係統。
因為,我見證了太多頑強的生命,不管經曆過多麼慘烈的事,隻要學習、向內探索,都能夠放下過去、少憂未來、感受當下,重獲生命的風采。許許多多從傷痛中綻放的生命,讓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足夠的內在的智慧、力量和愛,足以解決自己的困惑與痛苦。
我曾做過一項 12500多人參與的調研,結果發現,當人們有了困惑、麻煩或者難過時,第一時間找心理谘詢師的隻占 2%,而第一時間找親人、朋友、同事、同學的幾乎占60%。
想想我們生活中的各種選擇,不也主要受同伴影響嗎?比如,燙什麼發型,買什麼漂亮衣服,去哪兒吃飯,到哪兒去玩,買什麼東西,看什麼書,找誰幫忙,包括絕大多數人傷心難過的時候第一時間都是找同伴和親人。其實,同伴自古以來就是人們獲得支持、建議和幫助的第一來源。
這讓我想到美國進行的全民 CPR(心肺複蘇)培訓。之前,突然暈倒的人都是送往醫院急診,由專業醫生急救,做CPR(心肺複蘇)。後來,政府和醫院發現,很多人在前往醫院的路上就去世了,因為絕大多數的意外,並不是發生在醫院或醫院周圍,而是在家裏、在工作單位、在小區或公共場所。所以美國政府開始了對沒有醫學教育背景的普通成年人進行
CPR培訓,這樣,在意外發生的時候,附近的人就可以提供援助。
美國每年因心血管疾病死亡的人近百萬,占總死亡因素的二分之一,其中,60%~70%的人,因發生心髒驟停,來不及等到醫院救治就死亡了。對廣大民眾進行 CPR技術的培訓和推廣,使其中 40%的心髒驟停者,因為及時得到受過CPR培訓的普通人的幫助而獲救。每年有近 20萬的人因此重獲生機。
和心髒驟停一樣,絕大多數心理危機,比如自殺和嚴重情緒失控,也都不發生在醫院、心理治療、心理谘詢室,而是發生在家裏、工作單位、小區或公共場所。所以美國為大眾提供了危機幹預熱線服務,我也曾在危機幹預熱線做過義工。在熱線服務的人,絕大多數是接受過 5天危機幹預培訓的誌願者,他們來自各行各業,並沒有心理谘詢方麵的教育和經驗,經過短期專業培訓,考試合格後,在專業人員的督導下,為有心理危機的人提供服務。
我在想,為什麼我們一定要等到生命垂危或出現心理危機時才想到啟動同伴救助係統?為什麼不能在人們感到失去內心寧靜、與人和諧之時,用一套同伴互助的方法,使我們能夠放下過去、少憂未來,感受當下?為什麼不能在一切矛盾和攪擾發生之前,就開始學會如何化解、安撫自己的情緒?如何真正地與人溝通?《黃帝內經》中說“上醫治未病,中醫治欲病,下醫治已病”,我們能不能在一切還來得及的時候關注健康,創造正能量?
如果讓每個普通人都能學會幸福的方法,該有多少家庭可以擁有寧靜和諧的幸福生活啊!就這樣,“海藍幸福家”同伴教育體係誕生了。
我們的使命就是幫助大家麵對人生的各種境遇,回歸內心的寧靜和諧,讓大家擁有一個孩子和愛人一出門就想回來的家。我希望每個人都能開始探索對自己的生命和生活質量至關重要的問題:究竟什麼樣的人適合做自己的伴侶?如何使親密關係持久保鮮?如何與人親密溝通?如何與婆婆相處?如何讓孩子學習有動力、有抗挫折能力?如何應對外遇?如何放下過去、不憂未來、感受當下?如何知道自己適合的工作究竟是什麼?如何與上級搞好關係?如何陪伴生病的自己?如何與恐懼、焦慮、憤怒、悲傷、內疚、羞愧、抑鬱的情緒和平相處?使它們成為通向智慧和與人連接的橋梁,而不是困擾自己的陷阱……

最悲催的人生是:從未選擇,總被他人安排
人活著就是為了幸福,當跨越了半個多世紀,經曆過許多次的絕望、無奈、悲傷、無人能助的恐懼,目睹過許多功成名就之士的人生軌跡後,我一直在探尋什麼是人生真正的幸福。
我發現:人生真正的幸福,是在任何逆境中都能很快恢複內心的寧靜和與人的和諧,並持續不懈地為實現夢想挺進。
回顧曆史上和當下諸多成功者的人生就會發現:內心的寧靜和與人的和諧才是決定幸福的關鍵。而且,現代醫學、神經科學和心理學的發展為我們達到這個目標提供了科學有效的途徑和方法,使內心達到寧靜、與人的和諧不再是一種概念,而是隻要學習和踐行就可以抵達。
其實,生活真的並沒有你看到的那麼糟糕,生活中沒有絕對的好與壞,喜怒哀樂、酸甜苦辣、跌宕起伏都是生活的必然部分,禍兮福兮,彼此相依。有許多科學有效的方法可供學習,讓我們不再被過去攪擾,麵對現實,享受當下,不憂未來。
很多方法,就像跟農民學鋤地,跟廚師學做飯一樣簡單。自己學了、用了就可以傳授給我們身邊的親人、朋友和同伴。
當我們能夠解決自己的問題的時候,就會感到自由和身心充滿力量;當我們真的可以幫到親人、朋友的時候,會發現原來生命有著前所未有的滿足和甘甜。
生命是一係列選擇的結果,所有的選擇都有代價。選擇了就義無反顧,不要糾結和反複。太多的人,在選擇時糾結,在選擇後還繼續糾結,結果人生就在糾結、懷疑和猶豫的消耗中度過。之所以糾結,是害怕失去的比得到的多,人們很少考慮在糾結中失去的時間、失去的內心寧靜和安然,最大的失去是失去時間和內心的平靜。如果你的選擇是由心而發,結果是利人利己,就開始行動,在行動中,很多問題就會自然解決,當你堅定不移地向前走時,許多門自然會打開。沒有人能在糾結中體驗到美好生活。
生活不是求仙訪道,走捷徑。生活一定要自己去品嚐、沉澱、付出和創建。生命很短,別辜負了自己,辜負了命運!等、靠、要的人生是乞討的人生,過一個自己選擇的人生,也許很苦,也許很累,也許沒人理解,隻要自己知道是對的,就勇往直前,因為最悲催的人生是:從未選擇,總是被人安排!
親愛的,你呢,你是否真正為自己做過選擇或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