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心理學 > 心理百科 > 天才在左瘋子在右

『簡體書』 天才在左瘋子在右

自編碼:1810034
商品貨號:9787550263932
作者: 高銘
出版社: 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 2016年1月

售價:NT$ 199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這本書,是一群誤入歧途的天才的故事,也是一群入院治療的瘋子的故事。
這本書,是作者高銘耗時4年深入醫院精神科、公安部等神秘機構,和數百名“非常態人類”直接接觸後,以訪談形式記錄了生活在社會另一個角落的人群(精神病患者、心理障礙者等邊緣人)的所思所想。
這本書,是國內第一本具有人文情懷的精神病患談訪錄。在與精神病患對話的內容裏涉及到生理學、心理學、佛學、宗教、量子物理、符號學以及瑪雅文明和預言等眾多領域。表現出精神病患看待世界的角度和對生命提出的深刻觀點,聞所未聞卻又論證嚴謹。
他們說:
絕對四維生物眼裏,我們隻是蠕動的蟲子
膚淺的男人,必然被基因先進的女人毀滅
孩子,你是我創建的角色,生死皆有我定
你追求的那點可憐的光明,根本不值一提
颶風不是虛幻,你還未信,我已死於狂風
睡夢中我猙獰的表情,嚇破世人膽卻仍無解
我們的生命,隻是未知長河中的一個小碎片
我有三隻小豬,我殺死了其中兩隻,而已
……

這本書,能夠讓人們真正了解到瘋子抑或天才的內心世界。

大部分人都樂於成為社會群居動物的一員,所以會對從不同維度看待世界的人心存疑慮,甚至是不假思索的否定。
可是,定義一個人是天才還是瘋子又有什麼真正的標準呢?

相信這本書會給你一個近乎完美的答案。

作者簡介:

他喜歡問為什麼,但不是哲學家
他喜歡探究心理,但不是心理學家
他喜歡追問世界本源,但不是曆史學家
他喜歡動物,但從不去動物園
他是個探險家,但不怎麼旅遊
他寫過暢銷書《天才在左,瘋子在右》
他喜歡白色、金屬金和銀色
他喜歡用“貪婪”形容自己
他喜歡自己製定規則
他堅信自己能拯救世界
他誰也不是
但他誰都是

高銘
70年代,生於北京

目錄:

前言
舊版前言
1. 角色問題
2. 夢的真實性
3. 四維蟲子
4. 三隻小豬――前篇:不存在的哥哥
5. 三隻小豬――後篇:多重人格
6. 進化慣性
7. 飛禽走獸
8. 生命的盡頭
9. 轉世
10. 蘋果的味道
11. 顱骨穿孔――前篇:異能追尋者
12. 顱骨穿孔――後篇:如影隨形
13. 生化奴隸
14. 永遠,永遠
15. 真正的世界
16. 孤獨的守望者
17. 雨默默的
18. 生命之章
19. 最後的撒旦
20. 女人的星球
篇外篇:有關精神病的午後對談
21. 時間的盡頭――前篇:橘子空間
22. 時間的盡頭――後篇:瞬間就是永恒
23. 在牆的另一邊
24. 死亡周刊
25. 靈魂的尾巴
26. 永生
27. 鏡中
28. 表麵現象
29. 超級進化論
30. 迷失的旅行者――前篇:精神傳輸
31. 迷失的旅行者――中篇:壓縮問題
32. 迷失的旅行者――後篇:回傳
33. 永不停息的心髒
34. 禁果
35. 朝生暮死
36. 預見未來
37. 雙子
38. 行屍走肉
39. 角度問題
40. 人間五十年
第二個篇外篇:精神病科醫生
41. 偽裝的文明
42. 控製問題
43. 大風
44. 雙麵人
45. 滿足的條件
46. 薩滿
47. 偷取時間
48. 還原一個世界――前篇:遺失的文明
49. 還原一個世界――中篇:暗示
50. 還原一個世界――後篇:未知的文明
51. 盜屍者
52. 棋子
53. 誰是誰
54. 靈魂深處
55. 伴隨著月亮
56. 刹那
57. 果凍世界――前篇:物質的盡頭
58. 果凍世界――後篇:幕布
新版後記:人生若隻如初見
第一版後記:人生若隻如初見

內容試閱:

生命之章
“你好。”我坐下、摘下筆帽、後打開本子,準備好錄音筆後抬頭看著他。
隻看了一眼,我就後悔了,後悔見他。
我也算是接觸過不少精神病人了,他們之中鮮有眼神象他這樣讓我感到不安的。而不安的根源在於從他的眼神中什麼都看不到,沒有喜怒哀樂。如果麵對的患者是興高采烈那種亢奮的狀態的,那我就不需要多問,聽就是了;假若麵對是沉默類型的也沒關係,無非再多來幾次試試;要是對方情緒很不穩定甚至狂暴,大不了就跑唄,跑快點躲開砸過來的一切,安全第一就成。然而,麵前的他隻有一種態度:超然。說實話我有點怕這類型的患者,因為在他們麵前,我是那個被審視的人,甚至到了一種無所遁形的地步。
我甚至能預感到接下來必將是一段燒腦甚至顛覆我所有認知的時間。
他麵無表情點了下頭:“你好。”
糟糕了!我知道自己的預感沒錯,因為他平和的回應我的問候。對於一個很不穩定的精神病人來說這不正常。
我:“呃……聽說你自殺很多次?”
他麵無表情的看了我一會兒:“那不是自殺,我隻是想提前結束這一章。”
我:“一章?”這讓我想到了曾經接觸過的某一位患者。“你認為我們是在一本書裏?”
他:“不是書。隻是這麼形容。”
我:“那是什麼意思?”
他:“隻是一個環節罷了。”
我:“呃……還是沒明白。”
他漠然的看了我一會兒:“死亡並不是真的死亡,隻是我們這麼說。死亡隻是生命這一段的終結,但是我們還會用別的方式繼續下去。”
“死亡不是死亡……”我在品味這句話,“那死亡是什麼?”
他:“這一章的結束,我說過的。”
我開始有點聽明白了:“原來是這樣……那之後呢?是什麼?”
他:“我也不知道,某種形式吧?所以我想提早結束現在的環節去看看後麵到底是什麼。”
我:“其實……”我隱隱的覺得話頭不對,但一時又沒想好要不要岔開,畢竟他是有自殺傾向的那類患者
他沒打算停下來而是繼續就這個問題點還在說:“生命和死亡隻是我們起的名字罷了,生命本身不見得是好的,死亡也不見得是壞的。這些都隻是必須的某種階段。現在,被我們稱作是生命的這個階段,是某個巨大環節中的一個段落,之前我們經曆過其他階段,之後還會經曆另一些別的什麼,但是我們不清楚那是不清楚那是什麼。”
我:“我大概是聽明白了,你是說我們的生命是某個……巨大的……嗯……某種連續性的一部分?”
他:“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我:“那,那個巨大的……我沒辦法稱呼它,是什麼形狀的?環形?或者就像是NDA一樣的螺旋體?”
他:“你在試圖用生命中的常識去解釋生命之外。但假如真有什麼形狀的話,我認為應該是我們無法理解的,因為目前我們甚至都無法理解生命之外是什麼。”
我突然覺得他的想法很有趣:“也許它就是普通純線性的。”
他非常認真的想了想:“我不知道。”
我:“但是你為什麼會這麼認為呢?”
他:“我隻是說這種可能性存在。所以我才打算提前結束生命來試試。”
我:“但拿生命來……這太草率了,畢竟生命隻有一次機會……”
他有點不耐煩的打斷我:“你怎麼知道的?”
我被問愣了。
他:“你們太喜歡用已知去解釋未知了,然後以此為基準來評判。”
我:“可是這很正常啊,畢竟我們身處在生命當中……”
他:“不、不,不是這樣的,你還是沒能跳出來。也許,下一個環節來看,認為我們現在的階段隻是某種孕育期呢?甚至我們這個階段反而被稱為死亡呢?在其他階段看來,生死的因果關係也許正好是相反,而不是我們現在認為的這樣。你太習慣於用已知解釋未知了。或者說,在某種程度上你恐懼未知,就如同恐懼死亡。”
我知道他這種邏輯雖然建立在假設基礎上,但卻是不可攻破的,因為我沒法推翻他的假設,除非我也向他那樣假設。可這樣一來我就和他所做的沒有任何區別了。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我都會為人類的邏輯極限感到悲哀,並且有沉重的無力感以及某種程度上的絕望。
我決定再掙紮一下:“用已知嚐試著解釋未知也沒錯吧,至少現在看來沒錯誤,因為我們的定位就在生命中,而不是生命之外。”
他:“你從身處的角度看當然沒錯誤,但是從正確與否的角度看就不好說了。”
“好吧。”我徹底放棄了在這個問題繼續糾結,因為他是對的。“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想法的?”
他:“從一張圖片。”
我:“能說說是什麼樣的圖片嗎?”
他:“可以。是一張銀河係的圖片。”
我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不會和某些奇怪的學科有關吧?
他完全沒留意到我情緒的變動,而是眯著眼睛似乎在回味:“那是一張很美的圖片,銀河係像是個巨大的、閃亮的盤子,帶著數以億計的星體慢慢旋轉著。那張圖片就像是有魔力一樣,足足吸引了我將近一個小時都沒能把視線移開。有那麼一陣我甚至已經置身於其中,漂浮在某個位置靜靜的看著它……直到最後我忘了雙腿的存在,忘了掌握平衡,摔倒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