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现代/当代/都市小说 > 我們

『簡體書』 我們

自編碼:1810030
商品貨號:9787550015500
作者: 辛夷塢
出版社: 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售價:NT$ 249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上冊】
――我能送你的,是我們知曉以前28年的惦念!

出生時間隻相差一天的祁善和周瓚,從小就被兩家長輩視作“小冤家”,幾乎所有人都以為他們遲早是會在一起的。哪知他們竟將這樣親密的發小關係維持了整整28年。
對祁善而言,周瓚就像一隻張揚奪目的風箏,天性逍遙。她知道風箏的線始終牽在自己手中,可是風箏再美,飛得再高,人人都誇,有什麼用。不管風從哪個方向吹,他不在身邊,她有的隻是那根線。她真正想要的卻是一個穩定的伴侶和一段相濡以沫的感情。
她用了多少的時間去對一個人放心,就得用多少的時間甚至更大的代價去收心。
她想,都28年了,她應該是可以對他“免疫”的。所謂“免疫”――中過毒,幸未死,從此心有無私天地寬。
而她在心底一直想問的那個問題,或許,時間終會給出一個答案吧。


【下冊】
――善良的人在追求中縱然迷惘,卻終將意識到有一條正途。

周瓚從來不信祁善會愛上除了他以外的人,他曾以為祁善翻不過他的五指山,可後來才發現,如果祁善是孫悟空,他卻並非如來佛祖。他更像白骨精,無論披上哪一張皮,在祁善的火眼金睛下都無所遁形。
做朋友仿佛是他們與生俱來的本能,可在感情方麵他們卻有著死穴。因為深知對方太重要,所以害怕任何一種不確定的因素來打擾,哪怕是愛情。
他看過太多失敗的感情,寧願無拘無束地生活。然而經年累月,當他失去過,方漸漸明白:愛怎麼會沒有束縛。脫韁的野馬天高地遠,終究無所歸依,她是他最後的羈絆。比起失去,他寧願受她所製。
很多東西放久了反而更有味道,但也有很多東西放久了會變質。
他不知道,青春裏一路相伴的他和她,是否還能成為彼此生命裏的“我們”?

作者簡介:

辛夷塢
當下最受歡迎的80後女作家,青春文學新領軍人物。其獨創的“暖傷青春”係列女性情感小說連續10年成為億萬讀者的心頭最愛,本本長居銷量排行榜冠軍位置。其中,《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更開創了國內青春電影先河,成為內地被成功搬上大銀幕的第一部青春小說。與趙薇的強強聯手,也開啟了辛夷塢作品的影視新紀元,其所有作品均輸出影視版權,且由豪華一線陣容打造,並將作為中國青春文學影視化最成功的典型輸出海外。

2014年,《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原來》《晨昏》《山月不知心底事》《許我向你看》《我在回憶裏等你》《蝕心者》《再青春》共八本辛夷塢代表作白金紀念版全新上市!2015年,溫暖力作《應許之日》持續暢銷!2016年,出道十年紀念之作《我們》重磅上市!

新浪微博:@辛夷塢

目錄:

上冊:
序 我承認我們曾曆經滄桑
第一章 記得小嬌初見
第二章 兔子不吃窩邊草
第三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第四章 好朋友的距離
第五章 中過毒,幸未死
第六章 長發公主與少年
第七章 愛之深傷之切
第八章 命有“雙子”
第九章 另一個世界的陰影
第十章 我以為已將你藏好
第十一章 戴佛珠的道姑
第十二章 壞人不需要眼淚
第十三章 不需進,隻需守
第十四章 被攪碎的月光
第十五章 甘心洞開的城
第十六章 自私的人比較堅固
第十七章 小偷的自覺
第十八章 有家似無家
第十九章 方便麵與愛情
第二十章 另一個周家人
第二十一章 烈焰與利刃
第二十二章 如你一樣純潔
第二十三章 接受他或放棄他

下冊:
第二十四章 愛是天生的束縛
第二十五章 等不到的原諒
第二十六章 另一片海闊天空
第二十七章 一條繩上的螞蚱
第二十八章 誰是不可替代
第二十九章 另一片樹葉
第三十章 你方唱罷我登場
第三十一章 不可觸碰的禁區
第三十二章 要努力的都不是真心
第三十三章 從阿謙到子歉
第三十四章 這一刻的意義
第三十五章 陰影裏的瘋狂
第三十六章 寄生者與入侵者
第三十七章 命定的伴侶
第三十八章 得到的才是最好
第三十九章 我要的不是你
第四十章 最多情的無情
第四十一章 沒有魂魄的自由
第四十二章 斜風細雨終須歸
第四十三章 避無可避的沉沒
第四十四章 江河入海
第四十五章 獨守心眾守口
第四十六章 此心安處是吾鄉
第四十七章 厭倦說抱歉
第四十八章 另一種成全
尾 聲 我們之間的事

內容試閱:

★精彩試讀★
等待最磨人之處不是久候不至,而是無法預計結果。假如這一秒你選擇了放棄,就意味著在此之前的億萬分秒裏,你所付出的精力、耗費的心血統統可以忽略不計。等待一天或是等待一生,在結果麵前並無區別,它們最終隻會被簡單粗暴地劃分為兩種:成功或失敗。
也許下一秒等待的人就來了呢?
也許再熬一會兒想要的結果就會出現?
偉大的愛迪生就是在這樣不甘心的惡性循環中鍥而不舍地發明了電燈吧!
祁善心想,她為什麼不能抱有同樣的僥幸呢?不該等也等了,洋相也出了。一個被推遲的婚禮總好過新娘被新郎放了鴿子。她獨自站在鮮花簇擁的禮台前,麵紗下的臉平靜而木然,思維卻不合時宜地發散,仿佛渾然未覺身後的禮樂漸漸被細碎的耳語取代,隻是緊攥著手裏的捧花,沉默靜候著。等待是祁善擅長的事,就如同她擅長原諒他。
“他恐怕不會來了。”好心的親友在耳邊規勸。
祁善注視著自己的鞋尖,緩慢地搖了搖頭。
“你憑什麼這麼相信他?”旁人也心疼於她的固執。
“是啊,他要來早就來了。”
“他根本不想和你結婚。”
“你真傻……”
……
紛雜的議論和質疑瞬間將她包圍。
祁善不勝其擾。她終於按捺不住,翻出了兩本結婚證,展示在眾人麵前,隻為了證明這場婚禮不過是個形式。他會娶她的,他們本來就是一體。
這一招撒手鐧終於讓周遭安靜了下來――靜得讓人心慌。
祁善遲疑地掀開白紗,這才發覺她手裏捏著的哪裏是什麼結婚證,分明隻是兩本殘舊的作業本!
她兩眼一黑,耳邊傳來陣陣轟鳴。
……
“醒了?”展菲伸了個懶腰,笑嘻嘻地看她,“做了什麼好夢?”
祁善微眯著雙眼去適應光線的變化,她沒有向同事解釋剛才那個離奇而荒唐的夢境。展菲也未注意到她臉上短暫的怔忡,隻顧著小聲抱怨,“我們館領導實在太摳門。好不容易組織一次集體活動,不肯給我們訂機票就算了,十三個小時的火車,好歹給訂個軟臥吧。我的腰都快斷了。”
火車剛剛穿過一個漫長的隧道,窗邊撲麵而至的依然是沒完沒了的山脈和沒完沒了的稻田,直看得人眼也累,心也空。明明打盹前祁善還陷在患得患失的期待中,被火車裏時斷時續的信號鬧得心似貓抓,這種狀態下居然也能睡著,還把夢做得活靈活現的,簡直不可思議。一定是她昨晚沒睡安穩,此前火車又一直行駛在信號微弱區,發出去的手機信息遲遲得不到回複,她恍恍惚惚東想西想,才讓那討厭的夢鑽了空子。
想到手機,祁善這才發現自己的手上空無一物,入夢前她還一直把它攥在手心裏來著。她有些心慌地直起腰翻找,結果在大腿一側的座椅縫隙裏把手機摳了出來,上麵有三條未讀信息,最後一條來自十八分鍾前。她趕緊點開來看,明明每個字都認識,看完卻有些發蒙,怕自己沒有徹底從夢裏回過神來,又屏息將那三句再簡單不過的話分別按順序和倒序串聯起來看了一遍。
12:26:幾時到站?
12:29:我去接你方便嗎,有話跟你說。
12:34:想是想,但不是為了紅米糕。
而祁善在12:21發出的最後一條信息裏半開玩笑地問他:“老問我什麼時候回來,就這麼想我給你帶的紅米糕?”
手機屏幕靜靜地在祁善手心裏暗了下去。展菲的喋喋不休像從極遙遠的地方傳來。
“幾點了?快到了沒有?”
“我肚子餓死了。下次再有這樣的活動我發誓一定要休病假。”
“等會兒你坐不坐單位的大巴回學校?”
“祁善姐,你在幹嗎呢?”
“祁善!”
被忽視的展菲最後一聲幾乎是用吼的,佯怒地拍了一下祁善的胳膊。
祁善險些沒抓牢手機,抬頭瞄了展菲一眼,回應道:“哦……”
展菲說:“想什麼呢,幫我看看時間,到底還有多久才能到站呀?”
“哦,還有一小時四十分。”祁善心虛地將手機側轉,怕人發覺她有些發熱的耳根和臉上的不自在,又將頭微微垂下。“就快到了。”
展菲習慣了祁善的慢條斯理,並未覺出異樣,哀歎一聲便百無聊賴地看著窗外不再言語。祁善得以將那些信息又調出來過目了一遍。被展菲拍過的手臂還有點發麻,提醒著她眼前這一幕的真實性。疑惑、不安、羞怯……還有一絲喜悅,所有的情緒像一小隊紀律散亂的螞蟻沿著脊背悄然往上攀爬,直至占據腦海。火車的哐啷聲也似被她心跳的節奏帶得越來越急促。
她想了好幾種回複的方式,打字又刪除,折騰得手機還剩20%不到的電量,最後隻簡單對他回了句:“我爸媽要來接站,回去再給你電話。”
剩下的一個多小時忽然變得飛快。窗外的景致裏有了越來越多的屋舍和廣告牌,終點站就要到了。出站時,展菲又問了一遍:“祁善姐,你怎麼回去,要不要一起打車?”
她們圖書館安排了大巴車來接站,不過車子是直接開回學校的,而祁善和展菲都住在校外。
提起回家的事,祁善又有些懊惱。昨晚她和家人通電話,爸媽非說要來車站接她,是故她剛才便沒讓子歉過來,免得關係尚未完全確定就得在長輩麵前費心解釋。哪知到站前十分鍾,媽媽又來電話說單位臨時要加班,而祁善的爸爸不會開車,這就意味著他們都來不了,早知道……
祁善正待說話,兜裏的手機又響了,她拿出來看了一眼,心裏暗道:“果然!”
展菲替祁善扶著行李箱,聽她有些無奈地對著電話說:“我就知道他們會抓你來當差。不用了,我自己叫車回家……你今天很閑嗎……呃,那好吧!”
“小嬌?”展菲似乎也猜到了是誰打來的電話,見祁善點頭,便笑著問,“她來接你,能不能讓我蹭蹭順風車?”
火車站附近正在進行市政施工,打車不易。祁善短暫地猶豫,仍是應了聲:“好。”
來接她的車還在途中,她們尚須等待。祁善和展菲揮別了單位同事,輪流去了一趟洗手間。祁善在洗手池前逗留了一會兒,怔怔地想,回家後給子歉打電話該說什麼呢?今天是周末,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若她剛回來,晚上就急著見麵,會不會顯得太過心急?她用打濕了水的手一下一下地順著頭發,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不覺有些陌生。
當祁善低頭擦拭著手上的水痕,慢騰騰地走出洗手間,隻見到她和展菲的行李箱孤零零地留在原處,而本應在照看行李的展菲卻並不在旁邊。展菲這小姑娘心也太大了,難道不知火車站出口處人來人往,最易丟失物件?該不會在她離開的片刻出了什麼緊要的事吧?想到這裏,祁善有些擔心,趕緊環顧四周,直到熟悉的身影落入眼中才鬆了口氣。
其實展菲就在幾步開外,因她背對祁善,身旁又有根柱子,是故祁善乍一眼並未瞧見。她正與某人聊得興起,祁善拖著兩個行李箱走過去時,他們正拿著手機互留聯係方式。
發覺祁善走近,展菲興高采烈地朝她招手示意。
“我新認識了一個朋友。”祁善一站定,展菲便笑嘻嘻地向她介紹新友人,說完又繼續往手機裏輸入新的聯係人姓名,嘴裏念叨著,“大周朝的‘周’,讚美的‘讚’對吧?”
“姓沒錯,‘zan’是‘王’字旁。”名字的主人糾正道。
展菲腦子沒及時轉過彎,疑惑地抬頭,“‘王’字旁?”
“‘瑟彼玉瓚,黃流在中’。”他笑著解惑,“出自《詩經大雅》。我爸媽喜歡附庸風雅。”
展菲的手指仍猶疑地懸在手機屏幕上方,目光卻流連在那人的笑容裏。
他見展菲依舊摸不著頭腦,索性將手機從她手中抽出,三下兩下輸入完畢,又遞回她麵前。他這串動作自然無比,然而祁善她們圖書館最年輕潑辣的姑娘腮邊迅速泛起了可疑的紅暈。以至於當他將手機物歸原主時,展菲傻傻地竟未及時去接。
祁善趕緊清咳一聲,展菲會意,臉卻更紅了,飛快地奪回手機,不敢再看他的眼睛,假裝認真地研究他剛輸入到她手機裏的名字,自己沒發覺說話的節奏已亂了一分。
“噢,原來是這個‘瓚’……用在名字裏的可不多,我猜這也是一種玉器的意思。”展菲在G大圖書館也工作了大半年,雖說工作與用戶谘詢有關,但讀的書也不算少。
周瓚聽了展菲說的話但笑不語。展菲頭一回覺得年輕男人笑起來時的眼睛和嘴角旁那道細微的紋路看上去是那麼賞心悅目,難怪祁善姐曾說“如花似玉”這個詞最早是用來形容男人的,她起初還不信。這麼看來他爸媽很會取名。
“‘瓚’是‘勺子’的意思。”說話的是一直靜默在旁的祁善,她在展菲的訝然和周瓚眉毛微微上揚的神情中適時又補充了一句,“是玉做的沒錯,隻不過是質地不太純的玉。”
祁善為人處世的原則一向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展菲實在沒有想到她會忽然插上這麼一句話。即使她說話是一貫平淡陳述的語氣,仿佛在與人討論一個簡單的學術問題,卻莫名地讓《詩經大雅》的格調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展菲張了張嘴,拉著祁善轉向“周勺子”,笑著解釋:“這是我同事祁善,我們圖書館典藏部的資深館員。職業病,你可別介意。”
周瓚顯然並未放在心上。
展菲從祁善手裏接過自己的行李箱。這場令人愉悅的邂逅是本次旅程最大的彩蛋,該說的話已說了,未盡之意現在也沒到說的時候。
“我們該走了,很高興認識你。”展菲揚起臉看著周瓚,用看似輕快的口吻道,“我以後要是真給你打電話問東問西,你可不許嫌我煩!”
周瓚莞爾,“那要看你問什麼。”
他語帶戲謔,可展菲直覺他是不討厭自己的。星座運勢裏說她本月會遇桃花,上周她剛讓祁善姐給她編了條粉晶手串,莫非真有那麼準?她唯恐自己這點小心思都寫在了眉梢眼角,有些赧然地試圖掩飾,匆匆轉移話題去問祁善:“小嬌到了嗎?她的車停哪裏?”
周瓚的眉毛再度挑高,可惜展菲光注意到祁善變得略顯複雜的表情。
祁善微抬下巴向展菲身旁的人示意。
“你自己問他。”

【經典語錄】
★愛情裏最美好的事,莫過於“你”和“我”最終成為“我們”。
★她用多少時間去對一個人放心,就得用多少時間甚至更大的代價去收心。
★所謂“免疫”,其實原理極其簡單――中過毒,幸未死,從此心有無私天地寬。
★一個人之所以不珍惜另一個人,原因不外乎如下:其一,不珍惜她也不會失去她;其二,失去她也沒所謂!
★他像一隻張揚奪目的風箏,天性逍遙。她手裏牽著線,風箏再美,飛得再高,人人都誇,有什麼用。不管風從哪個方向吹,他不在身邊,她有的隻是那根線。
★愛什麼都不是,又什麼都是,不過是求個寄放之所,此心安處即是吾鄉。
★很多話,有些說出了口,有些沒有;那些年,有時我們靠近,有時遠離。是誰說過相愛是場注定會醒的夢?我們一起做夢,但願一起醒來,還能擁被相依,聊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