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现代/当代/都市小说 > 無聲告白(我從未告訴過你的事)

『簡體書』 無聲告白(我從未告訴過你的事)

自編碼:1809314
商品貨號:9787539982830
作者: (美)伍綺詩 著
出版社: 江蘇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5-8-1

售價:NT$ 175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莉迪亞死了,可他們還不知道。

 

莉迪亞是家中老二,李先生和李太太的掌上明珠,她遺傳了母親的藍眼睛和父親的黑頭發。父母深信,莉迪亞一定能實現他們無法實現的夢想。莉迪亞的屍體被發現後,她的父親內疚不已,母親則一心報複。莉迪亞的哥哥覺得,隔壁的壞小子鐵定脫不了關係,隻有莉迪亞的妹妹看得一清二楚,而且,她很可能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作者簡介:

伍綺詩(Celeste Ng)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和俄亥俄州長大,父母均為科學家的她,是香港移民第二代。在出版《無聲告白》前,她已寫作多年,小說及散文作品多見於各類文學期刊雜誌。
《無聲告白》是伍綺詩耗時六年寫就的第一本長篇小說,故事編排精妙細致,文筆沉穩內斂,一經出版便廣受好評,成為2014年度最具實力且眾望所歸的黑馬,不僅躍升為《紐約時報》暢銷書,還獲得包括美國亞馬遜網站在內的無數媒體評選出的2014年度最佳圖書。
伍綺詩如今與家人一起在馬塞諸塞州的劍橋生活。
想了解更多關於伍綺詩的信息,可關注她的官方網站:http://www.celesteng.com

內容試閱:

莉迪亞死了,可他們還不知道。
漢娜的房間在閣樓。她靠在床沿上,從床圍子裏掏出一本書來。其實這本書是莉迪亞的——《喧囂與騷動》,高階英語,不適合五年級閱讀。幾周前,她從莉迪亞的房間偷出這本書,莉迪亞根本沒發現。過去兩周,她開始從頭到尾地讀它,每天晚上都讀一點,就像含著櫻桃味的“救生員”牌糖果那樣津津有味地品嚐裏麵的詞語。不知怎的,今天晚上這本書似乎變得不一樣了。直到她翻到前一天看到的地方,漢娜才明白原因:莉迪亞畫出了書中的一些字句,有的地方還潦草地做了課堂筆記,寫完“秩序與混亂,南方貴族墮落的價值觀”這句話之後,她就沒在後麵的書頁上寫過字。漢娜翻了一遍這一頁之後的部分——幹幹淨淨,沒有筆記,沒有塗鴉,沒有跳出來打斷黑色鉛字的藍色字跡。她翻到莉迪亞的筆跡戛然而止的地方,發現自己也不想再讀下去了。
昨天晚上,漢娜躺在床上看月亮,發現它像一隻熱氣球緩緩地從天空飄過,雖然她看不出月亮在動,但是,如果視線挪開一陣再看向窗外,就會發現它的位置變了。她甚至覺得月亮會被後院裏的大雲杉樹絆住。過了很久,她幾乎都要睡著了,忽然聽到低沉的撞擊聲,差點以為月亮真的撞到了樹上。不過,她朝外麵一看,月亮躲在了一片雲彩後麵,屋裏的夜光表顯示,已經是淩晨兩點鍾了。
她安靜地躺著,安靜地聽著,甚至都沒有習慣性地擺動腳趾,那個聲響聽上去像是前門關閉的聲音。前門不太好關,得用胯骨頂著它,才能碰上門鎖。有賊!她想。透過窗戶,她看到一個身影穿過前院的草坪,看起來不像賊,隻是一個隱沒在黑暗中的瘦小身影,逐漸遠去。莉迪亞?她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一幅沒有她姐姐出現的生活畫麵:漢娜可以擁有餐桌上最好的位置,坐在那裏,正好可以看到窗外院子裏的丁香花叢,樓下的大臥室也可以屬於她。吃飯的時候,大家會首先把土豆傳給她,父親會給她講笑話,哥哥向她傾吐秘密,她也能得到母親最燦爛的微笑。這時,那個身影走到了街上,很快就消失了,快得漢娜甚至覺得自己從未看見過它。
現在,在自己的房間裏,漢娜盯著書頁上亂作一團的文字發呆。那是莉迪亞,她現在可以肯定了。她應該講出來嗎?如果講出來,母親會十分失望,因為漢娜眼睜睜看著她的心肝寶貝莉迪亞走掉了。內斯會有什麼反應?她想起整個晚上內斯都緊皺眉頭,使勁咬著嘴唇,連咬出血來都沒有意識到。他一定也會生氣的。他會說:“你為什麼不跑出去追她?”“可是,我不知道她去哪兒了呀。”漢娜對著黑暗說,“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去哪。”
星期三早上,詹姆斯又給警察打電話。問:有什麼線索嗎?答:我們檢驗了所有的可能性。問:無論發現什麼,能否及時告知我們?答:我們仍然期待莉迪亞能自己回家,我們會跟進這件事,當然也會隨時通知失蹤者的家屬。
詹姆斯邊聽邊點頭——盡管他知道菲斯克警官看不見他點頭。掛掉電話後,他坐回桌旁,沒有看瑪麗琳,也沒有看內斯和漢娜。他不需要多做解釋:他們能從他的表情看出來,沒有任何消息。
看來,最好的辦法隻有等待。孩子們沒去上學,留在了家裏。在恐懼麵前,電視、雜誌和廣播的魅力黯然失色。戶外豔陽高照,空氣新鮮涼爽,但沒人建議大家到門廊或者院子裏坐坐。連做家務都有可能幫倒忙:如果使用吸塵器,可能會把某些蛛絲馬跡吸走;把地上的書撿起來收好,可能會破壞某些可疑的線索。所以,全家人隻有等待。他們圍坐在桌邊,不敢與任何人對視,隻好盯著桌麵的花紋,似乎那是能夠提供解答的巨大指紋或者尋人路線圖。
星期三下午,一位路人發現,湖上有一艘小船在無風的天氣裏飄浮。幾年前,水塔還沒建成的時候,這個湖曾經是米德伍德的水庫。如今,湖邊長起一圈青草,成為夏季的遊泳池,孩子們站在木質的小碼頭上跳水,人們在湖邊開生日派對或者野餐。這條小船的纜繩可能是某位公園管理員解開的,泊船的時候沒注意,或者是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沒人會在意這些小事。有人知會了警察,也告訴了公園的管理人。直到星期三深夜接近淩晨,一位警官在察看當天巡邏記錄時,才把飄浮的小船和失蹤案聯係起來,於是,他給李家打了電話,詢問莉迪亞是否會到湖裏的船上玩。
“當然不會。”詹姆斯說,莉迪亞拒絕——是拒絕——學遊泳。詹姆斯十幾歲時就加入了遊泳隊,還在內斯三歲時教會了他遊泳。可對於莉迪亞,他教得太晚,女兒都五歲了,詹姆斯才第一次帶她去遊泳池。他站在淺水區等女兒過來,水還沒有沒過他的腰部。莉迪亞根本不願往水裏走,她穿著泳衣,躺在池邊哭了起來,詹姆斯最後隻能放棄,還得向女兒保證他不會逼她跳進水裏。因為等的時間太長,他泳褲的上半部分早就幹了。雖然米德伍德湖離家很近,但即使現在,到了夏天,莉迪亞也隻敢走進腳踝深的水裏衝洗一下腳上的塵土而已。
“當然不會,”詹姆斯又重複一遍,“莉迪亞不會遊泳。”直到對著聽筒講完這些話,他才明白警察這樣問的原因。他打電話的過程中,全家人都不寒而栗,似乎已經猜出來警察會發現什麼。
星期四早晨天剛亮,警察抽幹湖水,找到了莉迪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