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人物/传记 > 影星/歌星/藝術名人 > 成龍:還沒長大就老了

『簡體書』 成龍:還沒長大就老了

自編碼:1808708
商品貨號:9787539981697
作者: 成龍 朱墨
出版社: 江蘇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5-4-10

售價:NT$ 249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一個真實的成龍和成龍眼中的時代真相
【拿命搏】洪金寶從下麵路過,看到我又站在上麵猶豫,他就忍不了了,站在樓下大罵道:“你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我每天都沒地方停車,你到底拍不拍……
【死就死吧】他們希望順應市場需求,把我打造成克林特伊斯特伍德那樣的“硬漢”。我心裏卻很反感這樣的安排……我心裏想,“死就死吧”,然後大喊一聲就跳了出去……
【暴發戶】我20 多歲就是千萬富翁了。那時候有媒體記者拿著相機衝過來,我叫成家班的人脫下衣服把車牌蓋起來,還嚇唬人家,你敢拍一張就打一拳,現在看來多囂張多討厭……
【購物狂】總之就是原來什麼都想買,現在什麼都想捐,所有這些東西,房祖名說過他什麼都不要,就隻要徐悲鴻的一幅畫,既然他要那就留給他……
【鄧麗君】不久,電話響了。我拿起電話,聽到那邊是鄧麗君的聲音,Jackie,我看你並不需要我,你就跟你的兄弟們在一起吧……
【我的父親母親】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想過自己會有兄弟姐妹,更沒想過爸爸媽媽曾經曆過那麼多亂世情仇……
【林鳳嬌】當時媒體上的報道像爆炸了一樣,我想要打電話給她,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沒有辦法解釋。這個錯誤不是我說對不起就能彌補的。我沒有任何辦法去彌補。後來我就想,不用解釋,就離婚好了。我犯了這麼大錯,一定是要離婚的了……
【房祖名】我年輕的時候也犯過錯,犯了錯,改了就好。接下來你要像個真正的男子漢,堅強的獨立的去麵對應該麵對的一切……
【感謝罵我的人】很多人可能以為我會後悔公布這件事,其實恰恰相反。我知道會有人拿這件事來攻擊我,因為大家不了解其中的來龍去脈……
【愛恨好萊塢】對我來說,好萊塢是一個奇妙的存在。它讓我狠狠地受過傷,也給過我最高的榮譽,它讓我的片酬達到2000 萬美金,也讓我有過強烈的不安全感……

★獨家收錄大量珍藏照片,立體再現幾十年快意人生
配有成龍不同時期、不同場合的生活照、家庭照、片場照、受傷照、珍貴劇照等私家珍藏照百餘幅,精致印刷超值收藏他出生在維多利亞山頂的富人公館裏,不過他的家卻隱藏在狹窄而簡陋的小偏房。從一開始他就身處兩個世界。

 

他的童年很短暫,爸媽給的那條出路讓他過了十年“暗無天日”的生活,在那十年裏,他沒少被師兄弟欺負,沒少被師父教訓,但也是那十年造就了今天的他。

他17歲闖蕩電影圈,每天最早到片場,最晚收工,並自告奮勇嚐試一些高難度的危險工作。
為了拍一個10秒鍾的鏡頭,他連遭數次重創;為了創造一個真實的氛圍,他險被豹子撲倒;為了表現一個富有創意的驚險場麵,他賭命從70米高樓滑落。
他兩次闖蕩好萊塢,以失敗告終,第三次來到美國,用自己的劇本拍攝的電影,首周拿下980 萬美元,成為首部登上美國電影票房榜首位的香港電影。
他滑水、潛水、開車、飛風洞、跳火山,堅持親自上陣,用身體的真實表演,對抗好萊塢的高科技作品。
他性子急、多動症、強迫症、潔癖,他愛管閑事又愛嘮叨,他也有自卑與遺憾的時刻,在做那些驚世駭俗的搏命動作時也會害怕。
他年輕時有過一些或浪漫或心酸的愛情故事,現在隨著年齡逐漸地增長,他開始更多地思考退休和生死的問題。
——總之,他就像我們每一個平凡人一樣。
——但他也是成龍,那個地球上唯一的Jackie Chan。

 

編輯推薦

★成龍61年來首次完整講述 從籌備到出版曆時三年

“我愛這本書,就像愛我的電影一樣。”

★“這個我,不是銀幕上的我,也不是新聞裏的我。我想讓你們看到他。”
“我的人生似乎永遠是熱鬧的,在銀幕上,亮相,出場,打,不要命,在生活裏,成家班,江湖,兄弟,來來來,喝一杯,全天下都是朋友。
我都快忘了一個人是什麼樣子,或者我到底是什麼樣子。
直到朱墨來寫我。
我一邊給她講,一邊想,哦,原來這就是我。
我的平凡,我的遺憾,我的脆弱。我對家人說不出口卻一生難舍的感情。
這個我,不是銀幕上的我,也不是新聞裏的我。我想讓你們看到他。”

作者簡介:

成龍
1954年生,白羊座,屬馬。出生於香港,祖籍山東。本名房仕龍,曾用名陳港生,英文名Jackie Chan。從事電影工作五十四年。

朱墨
1983年生,白羊座,屬豬。出生於河北高陽。北京師範大學、倫敦大學學院(UCL)電影學雙碩士。從事電影工作近十年。

目錄:



普通,不普通
緣起

第一章 人傻錢多

拿命搏
“死就死吧!”
禁令
豹口脫身
這一跳,獻給師父
暴發戶
購物狂
人傻錢多

第二章 凡人一個

小小“女朋友”
初戀
“九號”小姐
Latisha
她是誰
再見,鄧麗君
愛嘮叨
管“閑事”
拔刀相助
為什麼要讀書
我的理想
我也會害怕
凡人一個

第三章 越挫越勇

那些挫折
沒錢的時候
在片場
我的電影態度
什麼是成龍電影
獻給影迷
越挫越勇

第四章 大智若愚

黑社會
要學習
為什麼穿唐裝
與兒子相處
處世哲學
慈善沒有止境
感謝罵我的人
國寶回歸
大智若愚
世界永遠不荒涼

第五章 本性難改

三個奇人:蔡瀾 馬雲 馬未都
見麵熟:威爾史密斯
“魔鬼製作人”:李宗盛
第一個助理:陳德森
兄弟、兒子:吳彥祖
愛死你了:王力宏
真功夫打星:楊紫瓊
敢豁出去:張曼玉
“見死不救”:林青霞
永遠的傳奇:張國榮 梅豔芳
我的父親母親
像父親一樣:何冠昌
一生所愛:林鳳嬌
我和房祖名
寵物們
本性難改

第六章 大哥煉成

阿炮
戲劇學院
小武行
龍虎武師
第一次遠行
就是成龍
重整旗鼓
愛恨好萊塢
全身受傷地圖
大哥煉成

附表:成家班曆代成員
後記
感謝

內容試閱:

禁令
出事那天,我拍的那個鏡頭其實並不複雜,至少對我來說不複雜。大概就是後麵有兩個人追我,我需要跳到一棵樹上去,這在我演過的那麼多動作戲當中也就是個過場戲而已。拍了兩遍之後,前期導演曾誌偉就說不錯,可以了,過了。可我回想了一下,不對,自己跳完之後落地時不夠靈活,我希望再拍一遍。通常我說再拍一遍的時候,沒人能阻止我,結果這一次就出事了。
其實那棵樹也不是很高,對我來說真的不高。結果一跳過去,樹枝斷了。我一瞬間就掉了下來,在往下掉的過程中,我憑直覺一直在抓樹幹和樹枝,那些樹枝就一路跟著斷,我一直抓它們一直斷,等快掉到地上的時候,我習慣性地用手去擋了一下,但頭還是砸在一塊石頭上。後來想想,可見大家當時多忽略這些動作戲,包括我自己在內都很忽略。說跳就跳了,根本沒研究應該找什麼樣的樹,可以承托我的重量。
落在地上的第一反應是腰很疼。當時我爸爸在片場,他過去幾乎不來我工作現場的,也不知怎麼就這次我出事被他當場看到。當時劇組的同事們就趕緊先把我爸爸推走,免得他受到太大刺激。我感覺周圍一下圍上了很多人,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也許隻是一小會兒,也許是很久,我忽然覺得自己沒事了,要坐起來,大家趕緊按住我說不要動!我隻好乖乖地聽話,但就覺得整個人很熱,摔下來之後頭也很漲。後來大家就發現有很多血從耳朵噴出來,那真的是在噴血,但是我的外表又看不到傷,大家都被嚇住了,怕我會死。
……
在這個過程中,我的耳朵還在流血。接著又覺得鼻子很癢,原來是血在倒灌,從鼻子流出來,喉嚨也在咕嚕咕嚕地響。直到這時候我才開始害怕,想起有個形容人快沒命的詞是七竅流血,現在耳朵、鼻子都流血了,我不會是正在七竅流血吧?想到這就趕緊用手摸了摸眼睛,還故意找到手上一塊白的肉去摸,還好眼睛沒有流血……

暴發戶
有天我拿了50 萬現金,讓成家班用口袋裝上,跟在我後麵走,大搖大擺走到楊受成的表鋪,20 多個成家班的人站在外麵,我進去表鋪就問,“什麼叫十大名表?這個是不是最貴的?是最多鑽石嗎?好,來7 個,不用打包,給錢!”
然後轉身就走了。一個星期,每天換一隻戴,還約以前一起做武行的朋友吃飯,一見麵就故意把袖子卷起來給大家看。
整天喝酒開車,早上撞保時捷,晚上撞奔馳,每天人都是暈乎乎的狀態。那時候有媒體記者拿著相機衝過來,我叫成家班的人脫下衣服把車牌蓋起來,還嚇唬人家,你敢拍一張就打一拳,現在看來多囂張多討厭啊!
……

再見,鄧麗君
記得有一天她打電話給我,問能不能一起吃飯。我說,我不是每天都跟你一起吃飯嗎?她說,單獨吃飯。我說好吧。她就帶我到了一個法國餐廳,進了一個包廂。那時候的我,餐牌也不會看,紅酒也不會點,服務生把什麼都拿給我,我不懂,就有點尷尬。她就把餐牌拿過來,跟服務生點東西,說的話裏麵會穿插一些英文和法文。我那時候就像鬧小脾氣一樣,她說牛排五成熟好吃,我說,不要,我就要吃十成熟。她說要喝紅酒,我就說要啤酒。她拿著紅酒杯,細細地聞,我拿起酒杯一口就灌進去。她問我好不好喝,我說很難喝。湯上來了,我看她很優雅地用湯匙舀著喝,我就故意直接拿起來往嘴裏倒。牛排來了,她還沒吃完第一口,我已經把整塊肉都吃完了。西餐的規矩是那種兩個人不吃完,第二道菜不會上來,所以看我吃完,她也隻好說吃完了。最後那頓飯,我是撐死,她沒吃飽。人家吃頓法餐兩三個小時,我們不到半小時就吃完了。一出門我就跟她講,從今以後,永遠不要帶我到這個餐廳,現在我要回去開會了,然後轉身就走了。
……

一生所愛:林鳳嬌
當時媒體上的報道像爆炸了一樣,我想要打電話給她,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沒有辦法解釋。這個錯誤不是我說對不起就能彌補的。我沒有任何辦法去彌補。後來我就想,不用解釋,就離婚好了。我犯了這麼大錯,一定是要離婚的了。一想到這個,整個人忽然輕鬆了,因為我不用解釋了。我隻需要打個電話,隻要她在電話裏質問我,說你怎麼會這樣子之類的話,我就直接說離婚,然後電話掛掉,“兩全其美”。
我打電話給她。
“喂”,對方是很平靜的聲音。“喂,你看見報紙沒有?”她說“看見了”,之後就沉默。
……

打針
一直以來我最害怕的就是打針。除了打針我沒什麼害怕的,像那些蛇啊,蟑螂啊,老鼠啊我都不怕,但是一看見針就怕,就想那個針插到肉裏麵,還要推一管液體進去,好可怕!護士一拿著針走過來我整個人就會發軟。
有一次我在台灣拍《拳精》摔傷了,一直流血。大家把我送到醫院去,醫生說要打破傷風的針。我問能不能不打,所有人都說不行。我記得那個病床很小,是帶滾輪的那種,我就脫了褲子趴在那裏等。等護士過來的時候,我看到那個針就很害怕,就趴在床上推著床跑,護士是個女孩子,就一直跟在後麵追,後來大家幫她把我攔住,她還沒把針紮進去我就已經開始大聲叫喚了。周圍很多人聽到了就過來看,發現是我因為打針在大叫,都覺得很好笑。每次打針我都是能逃則逃。有時候為了逃避打針要忍受別的疼痛,即使這樣我也願意。
到了醫院,醫生說要先照膝蓋和腳,就把我先放進一個小房間,機器嗡嗡嗡地響,我一隻手要抓著一個鈴鐺一樣的東西,坐在一個很擠的椅子上,檢查了一會兒我就睡著了。接下來又換另外一個膝蓋。醫生問我,這樣你會不會累?我說,睡覺有什麼好累的。
接著又要反過來照,要套上一個東西,再把我推進一個艙裏麵。被推進去之後,我睜開眼睛,忽然間整個人就緊張死了,馬上使勁敲艙的內壁,“放我出來!放我出來!”一出來我就說,不行不行,我在裏麵很怕很怕……

慈善沒有止境
當年剛紅的時候每天就是買奢侈品喝酒泡妞……妞不用泡,女孩子就像蝴蝶一樣圍過來,甩都甩不掉。
那時候因為有名了,就開始有人叫你出席一些慈善活動。剛開始的時候,人家過來跟我說,大哥,香港大口環兒童醫院裏麵有很多小朋友想見你,叫了好幾次我都不想去,那時候每天晚上喝酒,第二天哪裏起得來。
後來人家求了很多次,我就想,那就去一次吧。晚上去,還戴著太陽鏡,都不曉得去幹什麼。結果一走進去我就被震撼了,看到孩子們的樣子,真的很難過,他們一看到我就擁過來,還圍在我身邊摸我,身上有很重的藥味,我開始還有點害怕,但慢慢又覺得他們很可憐。他們就講,“我喜歡你啊,我愛你啊,我能不能摸摸你啊”,我一下子就被感動了。再一聽人家那邊工作人員的講話,我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成龍大哥非常忙,他昨天拍戲拍通宵,都沒睡覺,所以眼睛是腫的,隻能戴著眼鏡,一會兒他還要趕回去拍戲,我們歡迎成龍大哥。”我心想,什麼沒睡覺,都是喝酒喝的,太丟人了。
……
我與房祖名
小時候他很皮,最愛翻我的東西。皮包啊,鑰匙啊,桌子啊,櫃子啊,反正所有我的東西他都要翻。
那時候幹爸爸何冠昌送了個古董櫃子給我,大概十幾萬,在當時蠻貴的。我沒地方放,隻能放在家裏。櫃子運來的時候,房祖名就在家裏,他看著人家搬進來放下,就一直盯著那個櫃子。
那個櫃子的樣子很特別,玻璃是不規則的,如果弄壞了,買都買不到一樣的。我擔心他又亂翻,就想出一招對付他。
等人們都走了以後,他還在看著那個櫃子。我就跟他媽媽擠個眼,他媽媽心領神會地走過來,我指著櫃子說:“Remember,nobody can touch。”那時候房祖名是讀英文的,我就故意說英文。他媽媽趕忙回答:“Oh,ok ok。”
過了一會兒,他還在旁邊,他媽媽故意經過,用手去碰了一下那個櫃子。她一碰,我馬上拿個報紙卷起來打她。報紙打下去聲音很大的,一邊打一邊說:“I told you, nobody can touch !”他媽媽就假裝嗚嗚地哭。
自此以後呢,他每次往自己房間走的時候,本來可以從櫃子旁邊經過,那樣比較方便,但他永遠不直著走,每次都要兜一個圈,碰都不敢碰那個櫃子,我看了覺得很開心。接著就很安心地把幹爸爸送的一些古董小物件,那些零零碎碎的東西,都放進櫃子裏。他每次經過那個櫃子,都還是遠遠躲開。我很得意,這個辦法真有用!
有一次,忘了他是犯了什麼錯,我吼他:“出去! Out !”因為那時候我已經發誓不打他了,隻能吼,吼完把他推出房間。推出去之後,我把門半掩著,開個小縫往外看。那時候外麵的燈是亮著的,我的房間燈是暗著的。我能看見他,他看不見我。
我就看他在不遠處回頭,眯著個眼睛,皺著個眉頭,憤怒地看著我房門。先是看看我,又回頭看看那個櫃子,再看看我,再看看那個櫃子,忽然他快步走到櫃子前,轉頭再瞄一眼我房間,很快地用手“嘣嘣嘣”打了那個櫃子好幾下,打完又看看我房門,見沒動靜,又“嘣嘣嘣”打了一通!
我趕緊叫他媽媽來看,我倆躲在房間裏笑得前仰後合。現在那個櫃子還在我家擺著呢。
……

愛恨好萊塢
有時候我的影迷會說,大哥什麼都會,滑水、跳傘、潛水、開車、摩托車、各種門派的功夫……這是因為我對自己有高要求,希望每次都帶給觀眾驚喜。最近這十幾年當中,不斷有人說成龍老了,打不動了,我不會去解釋,隻是用作品來證明給大家看。年紀越來越大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但我依然會在這個年紀去飛風洞、跳火山,我還是不比那些年輕人差。
別人說,大哥你是超人。其實我不是,我隻是肯去拍而已。科幻片、卡通片甚至有些動作片,我們都拍不過好萊塢,但是有一種我們可以贏過他們,就是人的身體真實表演出來的動作。那些冒險的特技,美國那些大明星沒有人去做,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去做。他們有高科技的幫助,很多東西做出來比我們好。現在隻有我這個蠢蛋還在做這種玩命的東西,我也沒有時間去學那些高科技了。
這些年來,我的電影觀眾一直在翻新,有從很早就一直追隨到現在的,也有剛剛才開始看的。有些喜歡標準的成龍式動作片,有的喜歡我拍好萊塢製作。我把他們分成基本觀眾和新觀眾,對於所有觀眾我都要負責。這就是為什麼我拍完《尖峰時刻》還是會拍《神話》,拍完《功夫之王》還是會拍《大兵小將》,拍完《功夫夢》還是會拍《十二生肖》,在《天將雄師》之後又拍《Skip Trace》。我希望盡量滿足喜歡我的人的期望,給他們看到不同的我,我也要對得起全世界各個角落裏那些正在看我電影的影迷。
現在的我已經非常幸運,不需要再為了賺錢拍戲,而是為了興趣。就像《十二生肖》,我從一開始就跟製片人說,我已經做好了虧錢的準備,我們什麼都要最好的。籌備了7 年,最後去了全世界5 個國家8 個外景地,拍了整整一年。連電影裏麵的十二生肖銅首道具都要做最好的,自己花了幾百萬。我不能說自己的動作最好,投資最高,但至少可以用盡自己的資源和力量,一天天去打磨,一點點用心去拍,最後拿出一部對得起觀眾的作品。這也是我自己默默在跟好萊塢比拚的方式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