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企业管理 > 电子商务 > 阿裏巴巴正傳:我們與馬雲的“一步之遙”

『簡體書』 阿裏巴巴正傳:我們與馬雲的“一步之遙”

自編碼:1807806
商品貨號:9787539979083
作者: 方興東 劉偉
出版社: 江蘇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4-12-1

售價:NT$ 225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十幾年來,方興東與馬雲每年一次,老友聚首,開懷暢談,阿裏上市前,作者再次與馬雲深度對話,阿裏上市前的布局,深入探討了一係列人們關心的話題。

本書忠實記錄了阿裏壯大、馬雲封聖的曆史。作者通過細致梳理和盤點,對阿裏巴巴的15年成長史進行了忠實回顧。從海博翻譯社到淘寶網,從淘寶商城到天貓,從支付寶到阿裏雲計算,從拉來軟銀的第一筆投資到紐交所上市,作者對其中涉及到的人物、細節都有生動展現;對於馬雲、蔡崇信等阿裏元勳對阿裏的貢獻以及他們對互聯網、電商的理解和展望,進行了深刻的分析;對阿裏的文化、製度、人才、管理、戰略、願景等價值觀,也有鮮明展現。阿裏巴巴的發展史,就是一部中國電商的成長史記。

作者簡介:

方興東
中國互聯網研究第一人,2014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嘉賓。浙江傳媒學院教授,中國信息安全網(chinais.net)總編。互聯網實驗室創始人、董事長兼CEO,主要研究方向為網絡空間戰略和新媒體。
1996年起,方興東寫作網絡安全、新媒體、網絡文化和高科技創業相關文章1000多萬字,已出版新媒體、網絡文化和IT產業方麵的專著20部,在核心期刊發表論文數十篇。《三聯生活周刊》2014年9月刊《阿裏巴巴上市時刻:重量級中國拳手的誕生》特邀方興東做權威解讀。
劉偉
資深媒體人,多年從事期刊與圖書工作。觀察者及策劃者,關注“顛覆”與“人文”,“思想”與“精神”。目前於“互聯網實驗室文庫”,致力“打造21世紀的走向未來叢書”。

目錄:

序言 馬雲:怎樣做一個102年的偉大公司
PART 01
他們的故事,全世界最勵誌!
最漫長的等待:上市後的144分鍾
第一天,榮登全球第二大互聯網公司寶座
馬雲的門道
震驚全球互聯網的中國新勢力
幫雅虎數錢:成為雅虎的支撐線資產
軟銀未來發展的搖錢樹
開啟“金融3.0”時代
改變全球互聯網格局:在世界之巔坐二望一
BAT破局,阿裏領軍中國互聯網
首富打群架,打出中國財富新格局
超越美國和矽穀:VC成功的新紀錄和新奇跡
15年締造奇跡:阿裏巴巴的超級資本之路
中國互聯網的第一重鎮
讓浙商群體集體OUT
馬雲的格局到底有多大?
風險投資的破壞者還是成就者?
爭議和委屈
烏鎮一幕:馬雲們完成曆史性的登台亮相

PART 02
我們與馬雲的“一步之遙”
屌絲馬雲
成長與分裂
小翻譯社的創始人
中國互聯網初夢
不被看好的“中國黃頁”
中國互聯網的第一例並購案
阿裏巴巴,再出發
1999年的馬雲
就做電子商務!
加拿大買來的alibaba
時代造就的“馬雲”機會
在互聯網冬天獲巨額投資
“6分鍾”搞定孫正義
西湖論劍的由來
成為中國電商領導者
2005年,阿裏巴巴的巔峰時刻
中國互聯網最奇怪的交易
楊致遠的前世與今生
“非典”炸彈:淘寶和支付寶
香港上市,一天200億美元
聚焦馬雲,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互聯網的第二次冬天來了
馬雲遭股東炮轟事件
支付寶事件,掌控控製權的曆史性機遇
“欺詐門”事件
衛哲其人:功與過
馬雲最大的爭議
十月圍城:淘寶暴動
B2B私有化,馬雲的新布局
退市:在陽光燦爛時修繕屋頂
“小而美”的組織架構
以退休為開端,馬雲神話的極致
不當CEO的馬雲
微信紅包:兩馬之爭的中國意義
餘額寶驚魂
香港,失去了一個公司還是失去了一個時代?
美國上市:阿裏上講壇,蘋果下神壇

PART 03
下一個十年的阿裏巴巴和馬雲
馬雲的獨門絕招:超越互聯網的思維模式
網絡空間的特性
超越互聯網思維的網絡空間思維模式
網絡時代生存之本:打造網絡空間領導力
阿裏的全新定位:網絡時代的基礎設施服務商
超越“大物流”,貫通“天”“地”“人”
未來趕超3000億美元的秘密武器
螞蟻金服——超越當下的殺手鐧
走自己的路,擇優出擊全球五大市場
全球化的選擇:投資、收購還是自主耕耘?
如何超越穀歌成為全球第一?
馬雲的萬億美金夢:能否顛覆和超越美國商業思想?
全球互聯網的下半場:下一個6億網民
阿裏來了,中國互聯網來了
你敢想象萬億美元級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嗎?
阿裏巴巴的風險:任何事情都要做最壞的打算
下一個十年的阿裏和馬雲:沿著中國互聯網的曲線預測
另一個視角:從中美互聯網力量對比中尋找未來
你也可以成為下一個馬雲

後記 為什麼要寫阿裏巴巴和馬雲?
參考書目
致謝
附錄 阿裏巴巴大事記

內容試閱:

馬雲:怎樣做一個102年的偉大公司
最奢侈的事情,大概就是在上市前逮住馬雲聊聊天。十多年來,我一般一年會打擾他一次。兩個人,兩杯茶,酒店的大堂,或者在他辦公室,馬雲不同的辦公室中都會有一套茶具。十多年來,時勢已經鬥轉星移,當年投身互聯網的熱血青年們有人已經以千億級的身家牢牢占據財富榜前茅,而大多數人依然在互聯網的第一線繼續奮鬥著。十多年來,阿裏巴巴也今非昔比,從一個京城互聯網界壓根不搭理的創業公司,成為今天中國互聯網一馬當先的領導者。好在,令人欣慰的是,朋友間的見麵、朋友間的聊天,依然輕鬆如故。
這次耗費了不少短信,調整了幾次時間和地點,終於在2014年7月25日能和馬雲麵對麵輕鬆聊聊天了。原本的時間是前一天晚上,約好晚飯後到西湖邊的凱悅喝茶。等到時間差不多了,馬雲短信說,能否改到明天早上,一起吃早餐吧。本來我也沒有任何目的,沒有任何主題,就是希望最輕鬆、最自在地聊聊。改時間當然沒問題。
早上九點,我提前半小時先到了湖濱路28號凱悅酒店。這個位於西子湖畔的酒店,步行即可至湖濱國際名品街,酒店毗鄰武林廣場和杭州大廈,成為馬雲今年最喜歡出沒的酒店。而十多年來,最初幾年的見麵主要在杭州黃龍賓館,後來主要是世貿中心。地點的變化應該正反映著他出入便利性的改變。
十分鍾後馬雲就到了,他拿出來的是助理帶的早餐。簡單的幾個碟子,一碗粥,兩碟素菜。臉色比我想象的好,雖然風塵仆仆從歐洲剛剛回來,但是精神狀態不錯。他說,這兩天腰不舒服,前兩天去歐洲,每個國家跑了一天,坐車的時候沒感覺,回來就有反應了。
與之前的聊天相比,這一次馬雲對於阿裏未來的戰略思考明顯已經進入一個全新的境界。他認為無論騰訊還是百度,在戰略上已經滯後於阿裏。他思考的更多是如何超越穀歌和蘋果,超越美國商業企業達到的高度,超越一直統治這個時代的美國商業思想。馬雲的自信和視野已經漸漸顯露出一覽眾山小的全新氣魄。麵對國內媒體和微信上的各種非議和質疑,馬雲已經不再多介意,有了勝似閑庭信步的從容和開闊。
首要關心的事情當然是上市的時間。本來開始確定的時間是8月份上市,後來推遲了,也因此傳言很多。的確,阿裏上下也對上市一事心懷忐忑。有人說是因為美國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對阿裏的質疑,有人說是國內政策對阿裏去國外上市有變化。這一點,馬雲很是輕描淡寫,他說:“推到9月份,是因為8月份華爾街要休假,美國人的生活習慣很難改變。都到這一步了,也不差那麼幾天,就推遲吧。反正這個項目那麼大,有各種各樣的疑問,我們再給大家一個月時間,讓所有人弄清楚。”(阿裏巴巴最終在9月19日成功上市。)
第二個話題當然是市值。媒體上對於阿裏的估值為1500億2500億美元。2000億美元,這個數字不但對於中國互聯網,就是對於全球互聯網界也是一個令人驚訝的數字。互聯網公司中隻有穀歌突破了這個數字,Facebook正在跨越的過程中。馬雲卻在思考如何讓市值不要太發熱,節奏不要太猛。他說:“我們現在想想還是不能讓它過2000億,過2000億後壓力太大,現在想辦法把這個東西降溫,必須要降溫,不降溫以後團隊太累了,年輕人會瘋掉。”(實際上,阿裏9月19日上市當天就輕鬆突破了2300億美元,10月28日更是一舉突破2500億美元,超越了沃爾瑪。升勢還沒有停止的意思,11月6日市值突破2800億美元,“雙十一”前夕的10日,股價接近120美元,最高點突破了3000億美元。顯然,一個公司一旦上了市,在強大的市場力量下,連創始人也難以把握公司股價的走勢。)
我不由得讚歎,一舉登上2000億美元的高度,的確超越了我們的想象,這個“馬雲速度”是不是太快了?馬雲自己卻不詫異,他說:“我們有我們的節奏,其實也不快,我們這兩年控製節奏,但是由於上市,人民幣開始漲起來,還得往下壓,不能讓它太高。稍微一高,就會破壞你的戰略。我們一直按照自己的步驟在走,隻是以前別人沒注意,沒有特別關注。其實,這是因為我們15年來的布局,慢慢形成了網絡效應,就有了今天。”
在中國突然出現了一個2000億美元的互聯網公司,不但中國人不適應,美國人更不適應。這一點,馬雲的話題一開閘就有點興奮了。當然,他最感慨的還是國內和國外輿論的反差,與國外的一片讚賞相比,國內的質疑、抨擊和冷嘲熱諷非常多。馬雲說:“那天美國人說的一句話最有意思,他說他們專門研究製度,講資本主義講了200年了,但是從沒見過這麼出色、這麼厲害的一家公司居然在中國出現。老外都說,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在歐美看到過如此好的一家公司出現。我自己在想,這個國家,這個社會,這個時代,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事實上,這就是中國現在、今後要麵臨的葉公好龍的心態,也挺有意思的。所有人都想做大,一個民營企業做強做大,他們不適應,國有企業做強做大可以,民營企業你怎麼能做這麼大?”
馬雲最得意之處當然是他的戰略思想。聽馬雲談戰略,是一件令人豁然開朗的事情。這方麵,馬雲不會跟你謙虛。馬雲認為,阿裏今天的成功實際上隻是過去戰略布局的成功。就像今天的戰略,決定了五年、八年之後的格局。
與騰訊和百度相比,阿裏強在戰略,也勝在戰略。當整個業界和社會都習慣將阿裏、騰訊和百度放在一起,以BAT統稱的時候,在馬雲的心目中,其實早已不再把騰訊和百度當作同等的對手。馬雲認為,以戰略見長的阿裏將會迅速拉開與騰訊和百度的差距。這個論斷,對於很多人來說,肯定又會覺得馬雲過於狂妄。而事實上,阿裏上市當天,市值不但超越了騰訊和百度,而且超越了騰訊與百度兩強之和。上市兩個月之後,阿裏的市值已經差不多是騰訊的2倍,是百度的4倍之多!阿裏、騰訊、百度已經不是一個檔次,而是形成1∶2∶4三個檔次。馬雲通過上市,一馬當先,開始明顯引領中國互聯網。而且在他的心目中,這個差距未來還將進一步拉開。
對於人們對阿裏戰略的評頭論足,以及各種質疑和非議,馬雲說:“我們是通過15年的布局,慢慢形成的網絡效應。這就是戰略的威力。上市前我們做了幾次收購,很多人都開始驚呼看不懂了。再過三五年,有幾個人看得懂我在買樓?連老太太都看得懂的戰略我七八年前就在看了。憑什麼現在我買,你們就能看懂?我在2008年講過,一個真正的大樓,是由建它的窗、門拚起來的。你隻有建小房子,才是一磚一瓦從零開始建起來的;而像摩天大樓,主材還沒有做,突然一下那麼大的東西就出現了,那是因為之前都已經做好了。”
話題自然又談到了春節期間微信紅包的熱潮,以及馬雲驚呼“珍珠港偷襲”的驚慌。據我所知,那時候的馬雲的確受驚不小,整個公司也受到極大震動。雖然被馬雲用於狙擊微信的來往現在已經幾乎沉寂,但此時的馬雲反而更加淡定了。現在的馬雲可以輕鬆地說,來往就是一顆煙幕彈而已。馬雲認為,騰訊強在產品,微信的確厲害。但是,阿裏與騰訊不同,阿裏打造的是一個航母艦隊,微信隻是艦載機層次的產品。馬雲說,從QQ到微信,騰訊的艦載機的確升級了。但是,艦載機可以經常升級,航母卻不能經常升級。航母由多個艦隊組成,其強大的戰鬥力不是來自單一的艦載機,而是整體的力量!今天,如果百度沒有搜索,百度會怎麼樣?如果騰訊沒有微信,騰訊會怎麼樣?阿裏如果沒有淘寶,阿裏會怎麼樣?百度和騰訊如果沒有搜索和微信,就完了,而阿裏的今天已經不僅僅是淘寶。
馬雲認為無論是微信紅包,還是騰訊聯手京東,都還隻是戰術級的舉措,對阿裏構不成真正的威脅。馬雲說:“今天中國,戰略取勝,我們是高於騰訊不少。今天微信跟大眾點評合作,大眾點評沒搞出什麼;微信跟滴滴合作,也沒見搞出什麼;今天微信跟京東合作,更愚蠢,所以這麼看隻是資本市場看到了。我們自己都覺得可惜。如果我今天不去看五年、八年以後的布局,八年以後就死掉了。我發現很多公司,包括騰訊,在戰略上都存在很多的問題。”
人們心目中阿裏的競爭對手,國外當然是亞馬遜,國內當然是京東。對於亞馬遜,馬雲是相當敬佩的,他說:“亞馬遜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企業,有一次我和貝佐斯(亞馬遜集團董事會主席兼CEO)兩個人在蓋茨家裏,他知道我們兩個不是對手,但我們兩個很競爭。既生瑜何生亮,如果美國有一個阿裏巴巴,亞馬遜還能活嗎?美國因為沒有阿裏巴巴,才讓亞馬遜活下來。”
而對於京東,馬雲的觀點讓我非常驚訝,他斷定京東的模式存在巨大的問題,前景悲觀:“京東將來會成為悲劇,這個悲劇是我第一天就提醒大家的,不是我比他強,而是方向性的問題,這是沒辦法的。你知道京東現在多少人嗎?5萬人!阿裏巴巴是慢慢長起來的,現在才23000人。收購加起來是25000人。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做快遞?現在京東5萬人,倉儲將近三四萬人,一天配上200萬的包裹。我現在平均每天要配上2700萬的包裹,什麼概念?中國十年之後,每天將有3億個包裹,你得聘請100萬人,那這100萬人就搞死你了,你再管試試?而且它的60%收入是在中關村和淘寶,它自己網上不可能這麼大量。所以,我在公司一再告訴大家,千萬不要去碰京東。別到時候自己死了賴上我們。”
對於阿裏的團隊建設,馬雲說:“我的經商經驗告訴我,沒有一件事情是100%的,商業就是一個波動的、成長的藝術,就是波動成長。對阿裏來講,船長必須保持冷靜,對氣候、天氣所有情況進行分析,你船的規模——船容量和船數量,對一個企業是很重要的。船員的技術含量不低,要有一定的規模——這個才是一個船在海上航行的關鍵。你沒有再次、三次的建設,怎麼能靠近大浪?好好的船也被你搞沉了。這個船下去了以後,換一個浪,你的木梁早就斷了。”
阿裏的團隊是馬雲最引以為傲的,當然也有危機感。馬雲說:“阿裏的這些人放出來,單個看,沒一個特別出色的,你拿任何一個人去比,都不突出。但是我就講團隊,捏在一起,阿裏的團隊就很厲害。馬化騰這幾年比較核心的團隊是香港那撥,基本上是投行出來的,我認為他們戰術多於戰略。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戰術多於戰略是吃虧三年,戰略多於戰術是吃虧這兩年。另外把控者是把方向的,今天他這個船跑到一定程度,馬化騰的船隊OK,我們跟他有一樣的問題。你要看戰略是吃虧兩年,你要看戰術,就吃虧三年。”
人們看不懂他今天的戰略很正常。對於上市前買大白菜一般的收購行為,他說:“上市以後,你站的角度不一樣,我認為我們今天盡管還沒有到這個層次,但是我們是看到新的趨勢了。我們不是在上市以後再開始大手筆收購的。因為那樣就亂了套。我要在上市之前,把所有的都辦了。”
那麼,阿裏上市之後會不會把新浪和雅虎給收購了?在這個問題上,馬雲的思維不再是一個浪漫主義者,而是一個理性、清醒的商人。馬雲說:“收購雅虎的事情我兩三年前就幹過,這個是一個政治問題,不是一個經濟問題。雅虎是一個媒體,比較敏感。”
有些東西不能因為好就可以擁有。就像馬雲投資新浪微博,是因為微博對中國社會有很大的貢獻。投資它是支持它,但是收購就是另一回事。馬雲說:“我是很簡單的,對我來講就是支持社會的變革,如果它有問題告訴我,沒問題,繼續發展,我支持你。如果你需要幫助,我幫助。”
雅虎也是一樣。如果阿裏是做媒體的,馬雲收購雅虎很自然。但是,阿裏不是做媒體的。馬雲說:“因為我是商人,我不想玩政治,我不想當官,我就踏踏實實的,如果你覺得我有價值,我才去投,你沒有價值,我幹嗎呢?”
馬雲說:“雅虎是張皮,我把中國雅虎廢掉了,但是這個錢值得。因為中國雅虎是美國雅虎的縮影,美國雅虎的管理讓我看懂了他們的運作。所以雅虎中國的收購是中國,應該說是全球華人有史以來最漂亮的收購,我收購了以後,學會了幾點,看清楚了西方企業是怎麼運作的。沒有雅虎,根本不知道世界格局這麼大,有多少人真正知道雅虎是怎麼輸給穀歌的?”
阿裏的迅速崛起必將帶來更多人的不適應。不但業界需要很長時間來適應,傳統的浙商和阿裏所在的杭州,也需要更長的時間適應。馬雲說:“格局會變,包括杭州,杭州也要準備好,杭州也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房價高了,物價高了。就像矽穀最近很多生意,因為穀歌和Facebook突然起來了。”
顯然,當下的落差還隻是一個開端,馬雲說:“距離會越來越遠。因為以前大家同起步的時候,很多人都沒去關注,都沒看懂,今天我們看到外麵去了。”
看到外麵,就是亞馬遜和穀歌等美國互聯網巨頭了。這些在中國人心目中如同神話般的美國企業,在馬雲的戰略中,卻是另一個格局。我大膽提出:“到2020年,阿裏能否超越穀歌?”馬雲說:“離2020年還有六年時間。時間來講應該還是有一些的。我們跟穀歌的差異是什麼?隻有你的理念和思想全超過了,你才能超越穀歌。我提出超越沃爾瑪,那是五年前,我在江南會跟他們副董事長講的,我賭十年,如果我超越不了你,算我輸。我說你必須努力幹,而他根本沒當回事。思想、架構體係,他肯定夠,跟穀歌似的,穀歌的商業思想也一樣。穀歌在不斷拓展技術的邊界,而我在不斷拓展商業的邊界,而技術的變革到一定程度會遇到阻礙。我今天走過的地方,從杭州走到富陽,深度、寬度都有,我拓到非洲,拓到南美,相對於技術邊界的拓展,市場的前景更大。所以我們和穀歌的思想不一樣,穀歌今天折騰完手機,明天要折騰一個新的眼鏡、新的手表。而我是商人,我的目標就是怎麼拓展商業邊界,用技術來拓展,這與穀歌是完全不同的。從這個理念來講,我是對的,隻是時間問題。我應該比他們領先三五年,阿裏的雲計算,今天大家都沒看到,阿裏最大的是雲計算。今天的穀歌雲計算他們能力比我們強,但是它不開放,它第一天不開放,從此它就開放不了了。它要開放,技術不如我們,這就是問題。雖然亞馬遜開放,但技術不如我們,穀歌技術比我們強,但是開放不如我們。穀歌在拓展技術的邊界,今天搞軟件,明天搞技術,後天搞。我很簡單,技術拿來賺錢,我們是幹係統。世界上有信基督教的,也有信佛教的,但隻有一個教大家都相信,就是鈔票,這是最容易理解的。這世界上人們最通用的信仰就是錢,其他都不通用。”
今天的馬雲,目光所及已經不僅僅是互聯網行業的穀歌、亞馬遜和Facebook等。他內心所及是要挑戰一個當今中國人可能根本連想都還不敢想的高度。馬雲真正的野心是要在戰略上超越美國的商業思想,而不僅僅是超越美國的互聯網公司。另一位馬雲的朋友曾告訴我,馬雲私下裏的目標是要做一個一萬億美金的公司,而美國迄今市值最高的公司就是蘋果。蘋果市值2014年11月底首次突破7000億美元。馬雲的萬億美金夢顯然是美國市場所不可能企及的。馬雲說,這個記錄是曆史的必然,實現的不是你,就是我。馬雲說:“中國商業文明的發展,就像穀歌給美國技術帶來的巨大變化,阿裏真正給中國商業世界帶來了新的認識。”
作為一個不斷拓展各種可能性的先行者,在中國這個社會裏,馬雲需要承受的遠遠超乎我們的想象,好在他從來沒有妥協和泄氣。馬雲說:“阿裏這幾年,我們如果對社會有很大貢獻,主要的一點是我們在重塑人們對商業的理解。我們是用技術在重新塑造。有一點很可悲,現在我們中國進入商業社會,但是我們的思想還是農耕思想,覺得商人都是唯利是圖的。我們要跨越美國企業對很多問題的看法,我們是用技術去拓展商業邊界。比如一個是研究航空技術,一個是造出來的導彈和飛機,我們是技術,技術不能賣錢,隻能變成飛機、變成導航、變成飛行器的時候,才能變成錢。人們說我支持穀歌,我支持阿裏。事實上大家要去看的兩個角度,你到底支持背後的是什麼。有幾個人能看明白戰略?就像幾個人明白了支付寶這個事情?對阿裏和雅虎的合作,別人認為是最臭的臭棋,其實這是阿裏最漂亮的。沒有雅虎,今天哪有淘寶;沒有雅虎,哪有淘寶今天的格局沒有當年雅虎的收購,今天我們等於跟小蒼蠅一樣。你說沒有支付寶事件,能不能看到今天的餘額寶?沒有支付寶戰略的選擇和抉擇,哪有可能看到今天電子商務這樣的發展?”
那麼,在“目空一切”的馬雲麵前,真正麵臨的挑戰是什麼?馬雲說:“今天我們中國社會有一個挑戰,就是葉公好龍,做強做大,中國做強做大以後,就不適應了。做企業跟小孩子一樣,小孩子創新的時候真可愛,有的小孩真聰明,創新一進來,我們去任何地方,都尖叫,我們現在不叫創新,稱之為破壞。”
2014年,恰是中國互聯網20周年,也是馬雲投身互聯網20年。馬雲說:“我1994年年底開始,整整走了20年。我在1995年年終說的那句話,互聯網將影響人們生活的方方麵麵,後來我說,這句話我說得沒分量,我就說是比爾·蓋